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211章 渊源

中九月不相信:“那他是什么出身?”
赖闻沉默了些许:“好,中小姐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实不相瞒了。”
中九月听到这话,似乎才松了一口气:“没伤到他就好……你若是伤了他,我一定要你好看。”
但现如今看来,徐云没使全力都能和对方打个平手,甚至是略占上风。
中九月后颈上那淡红并非胎记,而是一件“古玩”留下的印记,这事儿在圈子里也传过很多版本。
中九月皱了皱眉头:“海外的生意?”
中九月回到房间就直接对赖闻开门见山:“他究竟是你什么人!”
躲在房间隔壁的徐云听到中九月回来,也没敢吭声没敢露面。
赖闻见到徐云的时候,脸上写满了疑惑:“徐云,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中九月?你们之间究竟是什么渊源?”
“中小姐,我也没有开玩笑。”赖闻道:“我不瞎,我看的出来,你们之前一定有接触,只不过这种接触也一定是在你并没有看到他的情况下吧?”
男子皱了皱眉头:“中小姐,在不伤人的情况m.hetushu.com下让我带人去找刚才那位……这或许是不太容易的事情。”
中九月瞪了赖闻一眼:“赖老板,这些属于我个人隐私的事情,希望麻烦你不要再打听了好吗?”
“中小姐好眼力。”赖闻笑了笑:“只不过,不论他是什么出身,他都是我的人,中小姐若想挖墙脚,可就不太厚道了。”
“这身手根本不可能是普通出身!”中九月斥道。
“没错。”赖闻道:“已经有些年头了。你没见过他,是因为他一直都在海外,他刚刚跟我回国的。”
赖闻当然也知道徐云不是普通出身,这身手太出乎他的意料了,他本来还以为徐云能和中九月身边的高手战个平手就谢天谢地了。
“还等什么呢!现在就去啊!”中九月怒斥一声。
“他救过你?”赖闻这下就起疑了,徐云不是特种兵退伍吗,特种兵哪有功夫去荷塘放风筝啊!
徐云这么说,赖闻还真不会有怀疑。
中九月眉头一皱:“赖闻,我现在没心情跟你开玩笑。”http://m.hetushu.com
中九月扔下这句话就冲了出去,然而徐云却早已经躲的没影儿了。
断线的风筝就断线的风筝呗,还整个坠落的纸鸢,搞的画面好复古。
这时候那个男子也走了出来,走到中九月身后低声道:“中小姐,天气有些凉了,我们还是先上车吧。”
这也实在坑了,徐云不怕起冲突,但却是真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种情况。就刚才中九月那眼神,就好像她是被皇阿玛辜负了的夏雨荷似的,徐云都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真做过对不起人家的事儿了。
中九月转身就给了这男子一脚,锋利的高跟鞋直接踢在男子的小腿迎面骨上,这一下还是非常痛的。
“我和他的关系不是一两句话就能简单解释清楚的。”中九月道:“但他为什么会为你做事,你总是应该容易解释吧,一个月之前我们见面,你身边可没有这号人。”
“这么说来,你来之前根本不知道中九月是谁?”赖闻道。
看到赖闻起疑心,徐云也不得不编故事了,怪就怪麻三儿这混蛋和*图*书没给自己说清楚。
“我的事情难道还需要向你解释吗?”中九月平静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都要把人给我找到,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我真不知道她就是中九月。”徐云瞎掰话起来:“若不是刚才我无意看见她后颈上的指盖大小的淡红胎记,我也不知道我以前就见过她。”
男子不在说话,使劲儿低头。
“中小姐,你不说,我也不明白啊。”赖闻道:“至少让我知道我能如何帮你吧?”
中九月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徐云在隔壁咧嘴一阵唏嘘,麻三儿这孙子可以啊,竟然还做过这么惊天动地的事情?那为什么不想让中九月知道是他做的呢。
“没有。”男子摇摇头:“对方的实力真的很强,或许并不是我能够对付的。中小姐,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赖闻一听这话也傻眼了,这里面还有这事儿?
“中小姐,我做事你是清楚的,我只看重人的能力,不会去多虑人的出身。不管他是什么出身,我既然选择重用他,那就不会多问他的出身。”
中九hetushu.com月已经没有心情继续留在这里,她以为徐云已经走了,也就快步走出饭庄。
赖闻点点头:“你放心,我会转告他的。”
赖闻尴尬的一怔:“好……好……”
中九月瞪眼道:“你刚才究竟有没有伤到他!说啊!”
说完,她又再次返回饭庄的房间中,此刻房间里的赖闻还在拼命琢磨这事儿呢。
“好,那你见了他,就问问他,当年救我的人是不是他!”中九月突然提高了声音:“如果是他,那他为什么要躲着我避而不见!”
“如果什么事情都那么容易的话,我要你们做什么?”中九月反问:“我养你们难道就是为了做简单容易的事情?”
荷塘畔坠落的纸鸢……徐云心中嘀咕着,麻三儿这小子可以啊,看不出来还挺有文采的呢。
中九月追出来找不到徐云,一直追出饭庄外,看着空无一人的停车场,中九月整个人脑海中都一片空白。
而这时候她的专车已经停在了饭庄门口,见中九月一出门,司机就迅速给她打开车门。
“他现在的确在我手底下做事,之前你没见http://www•hetushu.com过他,是因为他一直都在非洲帮我打理一些海外上的生意。”赖闻道。
“我只是希望能见面坐下来好好聊一下,而不是扔下一句话就走。”中九月道:“赖老板,这件事情就麻烦你了。请你转告他,他完全没必要躲着我。我不会把他怎么样。只是想谢谢他,仅此而已。”
徐云自己都不知道这一句话能引起那么大的波动!麻三儿这孙子究竟给他支的这叫什么招儿啊!
男子是真不明白了:“中小姐,那人究竟是……”
“当然不知道。”徐云道:“我见到她的时候也不知道会那么巧,是刚才我和她手下人动手的时候,我无意察觉的。”
“中小姐……”男子有些不解了,为什么要踢他啊。
赖闻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
赖闻听到中九月如此质问,自己的好奇心也一下就激发了:“中小姐,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刚才一说那话……你……你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一直等中九月的车远远离开,徐云这才松一口气走了出来。
“你的确不应该再瞒我了。”中九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