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218章 徐徐渐进的接近

“赖老板,有什么事情我能帮你分担的,你尽管开口。”徐云道:“我是来帮你做事的,不是来做客的。”
“啊?”徐云一怔,摇摇头:“我不知道赖老板碰到的是什么麻烦,所以真的不好说。”
丰盛的宴席少不了好酒,三五杯下肚,赖闻的话就多了起来。
听到赖闻这么说,徐云心里就不解了。
一直等到中午十二点,赖闻才终于睡醒了,但他起床之后的精神状态依然并不好。
“一会儿吃过饭,我就带你去参观我的收藏!”赖闻道:“不是老哥吹牛逼呢,在燕京我不敢说这话,但在湖湘,我就敢说,这整个地区所有收藏家手里的东西,也都比不上我自己的!”
“老板……不是我们不想办法,只是她真的软硬不吃。”手下有些无奈。
徐云继续道:“有些事情赖老板也应该看淡点,我相信得到你重用的人一定都是忠心的,只是能力上有不同,并不一定适合他现在所做的事情。”
“不肯吃饭就饿她一顿!”赖闻恼怒道:“没看到我今天没有和-图-书功夫去招呼她吗!你们给我饿她!我倒要看看她能坚持多久!”
赖闻一声叹息:“我就知道你肯定会这么说,所以我才没有一开始就把事情告诉你。”
徐云把一切都听在了耳中,他显然已经猜出了赖闻他们口中所说的是什么事情。
“你们他妈还能做点什么!?”赖闻不爽的瞪眼道:“一点破事儿都处理不好!一个丫头片子有那么难对付吗!这都多久了!还他妈一点进展都没有。”
“罢了,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赖闻道:“但我这样做有我自己的理由,因为这个人来我家里偷东西,被我抓住了。”
既然赖闻不愿意跟他说这些事情,徐云也就不再多问,继续吃他的东西。
接下来的时间里徐云也一直都很沉默,他知道赖闻现在心中有心思,他说话打断他没有任何意义。
徐云直言道:“不管是什么原因,我觉得都没有这个权利限制一个人的自由吧……毕竟这里是华夏,是法治社会,很多事情都有法律来解决。和图书
“倘若所有人都能像你这样想就好了。”赖闻的脸上好不容易露出一丝微笑。
赖闻的心情大打折扣。
反倒是让赖闻自己好好琢磨琢磨,说不定自己反而能给自己设个套儿钻进去。
不过作为一个“外人”,徐云装作一点都不感兴趣的样子,继续吃他觉得口味最好的这道麻仁香酥鸭。
徐云意识到,赖闻虽然嘴巴上说的好听,但是实际上仍然没有百分之百的信任他。
饭局进行了一半,赖闻就没有了食欲,也变得不爱说话了。
徐云笑而不语。
“没什么,都是一些琐碎的事情罢了。”赖闻摆摆手。
“如果她告诉我我想知道的线索,那我就放她离开。”赖闻道:“这是我给她的条件,可是她却不答应啊,真是一个倔强的女孩啊。”
“神……”赖闻话到嘴边却又停了下来:“罢了,说多了也没有意义了,毕竟这个人好像已经不在了。”
“难道你不想问一问,我为什么要囚禁这个人吗。”赖闻道。
“在非洲的时候,你就不太喜欢做http://www.hetushu.com一些你拒绝的事情。”赖闻道:“在这里,我有一件事情或许也会让你感觉到厌恶和反感。”
徐云这才淡淡开口:“有句古话叫做得人钱财,与人消灾。赖老板,看到你愁眉不展,我心中真的有些过意不去,虽然说有些事情我或许并不能解决,但我若不尽力,我会觉得亏欠。”
徐云道:“那我还真的是有些迫不及待了呢。”
他必须耐下心来,早晚有一天赖闻会憋不住的,到时候他一定会把一切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出来。
组庵豆腐,组庵鱼翅,这都是官菜的代表。
“即便是进来又有何妨,还不是没有逃得出去。”徐云笑了笑:“赖老板的东西没有什么损伤吧。我都好奇是什么东西,让一个女孩有那么大的胆子了。”
“还是个女孩呢?”徐云故作惊讶。
午饭差不多了,赖闻也才缓缓的回过劲儿来。
黑衣手下点头离开。
赖闻点了点头:“我也没必要瞒着你,只是有些事情我不想告诉你,是因为你的性格原因。”
“那和*图*书赖老板的意思是?”徐云试探道。
身体不好的人就是禁不起折腾,这一番折腾让赖闻的身体抵抗力明显下降,看起来病怏怏的。
“真是扫兴!”赖闻不爽的喝了一杯酒,闷闷不乐了起来。
今天的饭桌上,相当丰富。平日赖闻自己是不会做那么多菜的,虽然他这个人很浪费,但却也不会浪费在这方面。
徐云这下已经可以百分之百肯定了,夏秋雨就在这所别墅中。
徐云没有说话,安静的等到赖闻继续说下去。
“我囚禁了一个人。”赖闻开口道。
赖闻一怔,似乎听出了徐云的画外音。
湘菜,华夏历史悠久的八大菜系之一,汉朝就已经形成了菜系。
虽然赖闻身体不舒服,但这午饭还是要吃的,总不能用早上的米粉给徐云接风洗尘吧。必须是正儿八经的接风洗尘一番,这才能显示出他对徐云的重视。
徐云心中豁然开朗,这家伙还真是想什么就敢说什么:“赖老板,我的确是一个尊重人权的人……所以,你还是不要再说了,有些事情我是不会做的,我有我做人做事m.hetushu.com的底线。”
这时候,一个身穿黑衣的手下走到赖闻身边,附身在赖闻的耳边,低声道:“老板,那人听说你回来了,又开始闹事情不肯吃饭了。”
然后还有什么东安鸡啊,金鱼戏莲啊,百鸟朝凤啊,更有腊味合蒸,宁乡口味蛇,剁椒鱼头,麻仁香酥鸭等等等等。
“你的意思是说……”赖闻皱了皱眉头:“我应该试一下不同的手段?”
赖闻眉头皱起:“这东西还真的是让人欲罢不能……如果来的是这女孩的父亲,恐怕我就真的保不住了。”
徐云摇摇头:“有些时候,赖老板的做法或许太不尊重法律了。”
赖闻点点头:“是啊,说出来恐怕你都不相信……我这里把守那么严,她居然都能偷偷溜进来。”
徐云怔了一下,明知故问:“是什么人啊,有那么大的能耐?”
“那也先喝酒,时间还早呢,以后你就住在这里的,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我的就是你的!”赖闻这话说的还真大。
“更重要的是,这个人手里还有我想要的东西的线索……所以我不能放她。”赖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