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220章 粗活

徐云看向窗外,还有很多汽车,看样子今天来看这货的可不只是他赖老板一个人啊。
赖闻怔了一下。
汽车来到石门山的时候,徐云就知道了,今天一定是有什么东西要交易。
“换个人,继续说服她。”徐云给的答案非常简单。
“我是粗人。”徐云道:“赖老板只管把那些粗活交给我就好,至于对付女人这种事情,还是让其他人去做吧。”
说到这里,赖闻的脸上露出了无尽的后怕,这显然是他不敢去想象的一件事情。
徐云点点:“明白了。”
汽车一路直接奔往了湖湘郊外的山区。
赖闻既然已经做出决定,徐云也不能再说什么,只能乖乖接受了。
而今天他们去的是远郊株县的一个石门山,这地方很偏僻,人烟稀少,大部分当地人也都离开山区去城市生活了。
“但我这种选择是迫不得已,我没有其他的选择啊。”赖闻道:“这不是深思熟虑的选择。”
“关于中小姐那边,我一开始并不知道是她,我只是相信一旦事情闹僵,我也能强行压制他们。”徐云道:“只是没想到中途出了意外。”
http://www.hetushu.com是这些家伙的那些套路,夏秋雨压根就不理会。
说到这里,赖闻也不再多说了。
赖闻点点头。
“有其父必有其女!”赖闻道:“她和她的父亲一样,都是手法相当高明的神偷,我至今都不明白她是如何避开了我设置的那些机关术……若不是因为那天凑巧我去收藏室,恐怕她已经得手离开了。”
徐云又解释道:“赖老板,我的出身你是知道的,我所在的地方根本没有多少女人,每天都是和一群汗臭淋漓的大老爷们混在一起,我对女孩子真的没有经验。”
徐云在他眼中也是聪明人,有些东西不必解释,相信他也能明白。
“很多事情原本就是如此。”徐云道:“赖老板已经做了最正确的选择,换做任何人都一样会做出这样子的选择。”
赖闻既然说有“粗活”要做,显然就是提醒徐云,今天的事情或许不会那么顺利的。
湖湘市有很多的山,寻幽访古可以去岳麓山,黑麋峰有洞天福地,集佛教之大成的道吾山……
赖闻上下打量着徐云,这家伙不懂女和图书人心?
徐云毫不犹豫的摇摇头:“赖老板,这不一样,这个我一点把握都没有。”
赖闻怔了一下,这家伙可真是……幸好是出了意外啊,如果真的和中家撕破脸,还真给自己惹不小的麻烦呢。
赖闻又头疼了:“那我还真是不能乱用人才呢……”
赖闻看着徐云,皱了皱眉头。
“但这次不一样,这次是以德报怨的事情,我对哄女孩子一点信心都没有。”徐云嘴上是拒绝的,可心里却在呼唤,快点把夏秋雨的事情交给老子吧!
看赖闻这样子,显然是买家,他可没有带什么他的宝贝来。
他说不合适就真不让他去做了?怎么也让他去试试啊!
赖闻对这事情似乎是非常无奈的:“我的确不是一个以德报怨的人,我也想让她付出代价,可谁让她有价值呢。”
当然,来这里做的交易基本上都是见不得光的,若是能见光,就不至于开车上百公里来这种地方了。
“今天来的这些人没一个好东西啊,都是无赖。”赖闻笑着对徐云道:“一会儿千万别对他们客气。”
进入石门山,路面开始颠簸,晃晃http://www.hetushu.com悠悠的来到目的地的时候,赖闻有些不适的揉了揉太阳穴,他还是没睡够呢。
“赖老板,不是我不想帮你解决问题和麻烦,只是这种事情,实在不适合我来做,我没那么细腻的心思。”徐云道:“我也不懂得女人心。”
“好!既然你是粗人。那今天下午就陪我去做一件‘粗’事。”赖闻哈哈一笑,拍了拍徐云的肩膀:“让我看看你的手段。”
徐云耸了耸肩膀:“赖老板,我已经说了我不适合做这件事情,所以我没办法给你任何的保证。”
徐云心里呐喊啊,我他妈就是谦虚一下,你还真当老子没本事哄女人呢。
“徐云,如果我执意要你做这件事情呢?”赖闻突然冒出一句。
这可倒好了,赖闻直接真给他安排了“粗活”去做,压根没再提过让他去说服夏秋雨的事情。
徐云又故意追问:“那神偷无影的女儿呢?他女儿的手法也很厉害吗?”
徐云表面平静的点点头,心里却有点失落,这赖闻也太给他面子了吧!?
“这么说来,她的确是个厉害的角色。”徐云道:“既然赖老板已经把人给抓住了,那和_图_书……为什么不做出处置?软禁她是为了什么。”
赖闻一怔,没有回答。
赖闻突然眼前一亮:“徐云,你连中九月的事情都能解决……如果说,这件事情让你来帮我解决,你有多少胜算?”
徐云知道赖闻为什么会这样做,但仍要故作不解:“为什么?据我所了解,赖老板可不是个慈善家,也不是一个喜欢以德报怨的人吧?”
赖闻依然很给徐云面子,让徐云和他同行同坐一辆车,没有让他去和那些其他手下做同一辆车。
徐云笑了笑:“我会和赖老板做一样的选择。”
“因为你没有深思熟虑的机会。”徐云道:“除了这样,还能如何?”
“折磨她?”赖闻苦笑一声:“我哪敢啊,我把她当奶奶一样供奉着,每天好吃好喝伺候着。”
赖闻知道徐云说的没错:“如果一直无法说服她,那怎么办?”
这时候车门被司机打开,徐云先下去之后,赖闻才跟在徐云身后走了出来。
有竞争的地方就有手段,就有阴招,这是根本无法避免的事情。
“为什么?”赖闻不解。
当时面对中九月的事情,徐云可是很有自信的。
或许是有新货出www•hetushu.com土咯……
赖闻突然陷入深思,之前对付夏秋雨,他找的都是深知女人心的家伙。
那样至少可以让徐云先和夏秋雨碰个面,让夏秋雨知道现在的情况。
“如果你执意让我去做,我也没有办法,你是老板,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去做什么。但我必须要负责的告诉你,我肯定是做不好的。”徐云这话说的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赖闻长叹一声:“这也不是有经验就能解决的……”
……
徐云意识到他依然有戒备:“以我对赖老板的了解,对于一个曾经偷过你东西的人的女儿,你应该不会轻易放过吧?难道……是要慢慢折磨她?”
若是那天晚上夏秋雨真的得手了,赖闻恐怕就没有功夫去非洲了,若不大病三五个月,都对不起那价值连城的兽首啊。
下午三点整,徐云就在赖闻的安排下坐上了一辆越野车。
因为人烟稀少,反而成了一些人喜欢来这里做交易的地方。
如果换一个不懂女人心的家伙去做这件事情,会不会起到物极必反的作用呢?
“徐云,如果你碰到一个人,找了你的麻烦,可你却发现这个人对你有用,你会怎么办。”赖闻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