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223章 真假难辨

个人收藏,毫无意义可言。这些钱不如多捐两个希望小学呢。
虽然这元霁蓝釉白龙纹梅瓶造型秀美,纹饰精美生动,蓝釉呈色鲜明纯正。上面的腾龙也是生龙活虎,但是仍然有一点让赖闻怀疑。
黑脊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没有什么表情神色,这次他带这个赝品出来,并不是打算卖给赖闻的。
古玩行业中的上、中、下三等,即古玩铺,挂货铺,旧货店和摊。旧货店和摊经营零七八碎古董玩器,不能入古玩商会,在行业中人们不承认他们是古玩行。
不知道是元代哪个达官贵人的墓地又被“土鳖”给挖开了啊。
龙环绕于瓶身一周,龙首上仰,双角微微后翘,龙眼突起,显得炯炯有神。蓝釉点缀眼珠,在青白釉的衬托下,更显突出,想必这就是所谓的画龙点睛吧!
“我对那个比较有兴趣。”赖闻突然用手指了指那件元霁蓝釉白龙纹梅瓶。
“好!黑脊,我给你三千一百万!”戴胖子一边说,一边猛挥手,示意手下把车上的专家给喊来。
器内底心及外壁饰有几块釉里红彩斑,彩斑周围有明显的和*图*书晕散现象,呈色艳丽,加上彩斑内的绿色斑点,显得自然洒脱。
到场玩儿收藏的都是抱着捡漏的心态。
龙张口吐舌,露出利齿,上下颚唇边卷翘,颈部细长,有一束长鬣作飘拂状。背部背纹动感鲜明。伸出的四肢指尖锋利。辅助纹是四朵火焰形云,更加衬托出巨龙以其叱咤风云之势,腾飞于万里长空之中。
黑脊是想要让赖闻看中真正的元釉里红高足转杯,一旦赖闻能给元釉里红高足转杯一个高价,那这个赝品元霁蓝釉白龙纹梅瓶也一定会被人看中。
圈足上端稍内收为“卯”,与杯底心上小下大圆锥形“榫”嵌合,两者之间留有间隙使之可以转动。设计巧妙,制作精良,实为酒器中罕见的珍品。
对此徐云就没有兴趣了,看到那些一件一件拿出来的宝贝,徐云可不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
这是徐云不得不给他记好的一点。
但谁知道赖闻居然一下就看中了元霁蓝釉白龙纹梅瓶,却对元釉里红高足转杯没有兴趣。
“我出这个价。”赖闻竖起三根手指。和-图-书
梅瓶造型秀美,纹饰精美生动,蓝釉呈色鲜明纯正,怎么看都是比那元釉里红高足转杯更值钱。
赖闻虽然是个无耻的收藏家,但是慈善这一点上徐云还是很欣赏的。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他都做了很多人做不到的事情。
这次来的东西,最为夺目的恐怕就是两件瓷器了。
赖闻看的很仔细。
更重要的一点,黑脊来这里销赃,那是为“土鳖”组织做事。
黑脊心中一笑,他知道这胖子一向都喜欢抢赖闻的东西。
戴胖子当即懵逼,黑脊的脸上也闪过一丝不敢相信。
这说明什么问题,赖闻心中自然明白。
元霁蓝釉白龙纹梅瓶,元釉里红高足转杯,两件元代的宝贝。
若是真品,这四朵火焰形云的火焰根部连带的一颗小型宝珠,应该像浮动的珊瑚枝一样。
梅瓶腹部刻划出一条龙追赶一颗火焰宝珠,其纹饰为俗称的赶珠龙纹。
所以赖闻给的这个价格让黑脊不得不动声色,他有些不明白赖闻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然而这个梅瓶子上火焰形云根部连带的那颗小型宝珠,却没有那和_图_书种浮动的感觉。
梅瓶辅助纹是四朵火焰形云,赖闻的经验告诉他,这里有些不对劲。
“等一下!”戴胖子显然是被震惊了:“黑脊,你等一下,先别卖!这东西我也看上了!”
腹下部堆塑一螭龙,屈体爬行。
不管他是不是一个恶心的人,他都在慈善上花费了大量的金钱。
这元釉里红高足转杯,侈口,碗状深腹,细高足呈竹节状,胎质细腻,施青白釉,温润光泽。
而拿这元霁蓝釉白龙纹梅瓶的时候,虽然小心,但眉宇间却没有那种担忧的紧张。
即便是他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他也没有兴趣搞收藏。
好东西太多了,包罗万象,什么青铜器啊,金银器啊,瓷器啊,玉器啊,各种字画啊,碑帖啊等等等等,应有尽有。
“今天诸位算是来着了。”黑瘦的家伙笑眯眯道。
这样会让其他人打眼。
“四百万!”戴胖子想都没想就跟上一句。
这些东西就应该放在国家能展览的地方,让更多人看到,什么博物馆之类的地方就应该无偿开放展览。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些东西的意义。
这个杯子和*图*书在外形上看,与宋元时期流行的普通高足杯没有差别,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此杯底与圈足结合处的构造极为奇特。
但是他却不动声色,他知道一旦他说看上的东西,戴胖子肯定会捣乱。
赖闻冷笑一声,看都没看戴胖子,仍然对黑脊竖着三根手指:“三千万。”
赖闻心中一动,这显然是一件好东西。
再说刚才这元霁蓝釉白龙纹梅瓶拿到赖闻面前的时候,赖闻观察的很仔细。
赖闻懂行,一旦给一个价格,其他人又很难真的给出比这个更高的价格,因为这东西实在太贵,给错了就赔大了。
这种宝贝东西,一般不懂行的人不敢给价。
三千万,这个价格够震撼的。不过,说实话,这东西若不是赝品,是珍品,那可就不是三千万能搞定的事情了。
就他们这么多年的认识度上,黑脊很清楚赖闻的道行。
口内侧模印回纹一周,回纹以下至内底印梅花和缠枝菊花纹。
刚才瓷器下车时候,赖闻就一直都在观察,黑脊的人对这两件瓷器都很小心,但是他们拿那元釉里红高足转杯的时候,精神看起来更紧张。
而今m•hetushu.com天黑脊这个场,连摊铺都算不上,简直就是流动摊,更算不上是古玩行了。
这恐怕是这个超级赝品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了。
对于一件赝品,出售方一定也是小心翼翼,但是这种小心翼翼里面有多少成分是“表演”出来的,就要让人自己判断了。
“赖老板不愧是赖老板。”黑脊不动声色的把这元霁蓝釉白龙纹梅瓶拿到赖闻的面前。
但捡漏的事情多数都发生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成型的古玩行,基本不会给人捡漏的机会。
这个梅瓶口小短颈,口沿平坦,肩丰渐滑,肩以下逐步收敛,至近底处微微外撇。
这非常重要,在这一点上就能看得出赖闻对于市场上的实践经验。
关于赝品的断定,很多时候并不是在东西上来断定,而是在出手人的态度上去做出判断。
赖闻的目光没有离开过黑脊和他那些拿“货”的手下,在他们对于一件东西的小心程度上,也能做出一些判断。
“赖老板,你是行家。”黑脊很清楚这里面谁最专业,所以把元釉里红高足转杯直接放在了距离赖闻最近的地方。
“这里可没有等人的规矩。”赖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