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232章 老牛的追踪

看到徐云这样低调,老牛的人也不明白了。
这时候老牛的手下马上把雪茄准备好,递给老牛,然后帮老牛点火。
“我说话的时候特别不喜欢有人插嘴。”徐云仍然平静:“牛哥,你是有身份的人,手下人就更要好好管教,不然会让别人感觉你身份都掉价呢。”
惟多贪念而稳见,好争而机深也。”
老牛没开口,他手下人又抢戏了,上前劈头盖脸就骂:“你他妈算什么东……嗷——!”
川字骨的男人正是今天和赖闻通过电话的老牛!
面相书上说:
“我……和他,就是……那种,怎么说呢……非常非常不熟悉的交情而已。”徐云道:“几位这下明白了吧?若是要找麻烦,就去找赖闻,别找我。”
老牛回头看了身边负责调查这件事情的人。
银色大路虎上走下来一个中年男子,一米七,敦实,谢顶,带着一股非常阴狠的劲儿,后脑勺上是川字骨,深深挤出两道深沟,三块头皮肉高高鼓起。
“那个……怎么说呢,这辆车的主人若是和你们有冤有仇,那是他的事情,和我无关,我就是借车开了一下而已,你和图书们千万别误会。”徐云笑眯眯道。
徐云怔了一下,恍然大悟:“你就是牛哥啊?”
老牛第一时间就赶来了现场,对于这个让他震惊的年轻人,他是真的想要亲自会一会。
“看牛哥说的,我这能有什么前途啊,我这就是混口饭吃,打发时间而已,根本就不值一提。”徐云摆摆手:“赖老板那边还不知道能不能看得起我呢,哈哈哈,牛哥见笑了。”
老牛对手底下的兄弟有信心,知道他们肯定不会看错人。
他第一时间就安排了人到赖家附近,等着赖闻回来的时候查看清楚赖闻车里究竟有谁。
因为他们都听被打的人说过了,赖闻身边这个青年是个非常嚣张的家伙,实力也很恐怖,两吨的汽车在他眼里和三岁小娃的电动遥控小汽车没什么区别,一脚就能踹飞。
老牛没说话,他看着徐云,想听听徐云究竟要说什么。
徐云这一出来,老牛的人就马上相互通报,在徐云进入市区之后,就彻底被跟上了。
啪——!老牛的巴掌狠狠抽在手下后脑勺上:“给我滚一边去!”
那人上下打量了徐云一m.hetushu.com番:“没错,就是他……牛哥,我看到了,下午就是他坐着赖闻的车一起回去的赖闻的别墅,肯定就是他打了我们的人!”
而现在,徐云的行为告诉他,他这一次来对了。
徐云咧嘴一笑:“徐云,牛哥叫我小徐就行了。”
“没错,我就是。”老牛站在车外,徐云坐在车里,至今都没有下车的意思。
殊不知老牛今天来是要客气的对待徐云,准备和徐云玩儿以礼相待呢。
老牛抽了一口雪茄,看向徐云的表情更狐疑了,他看不懂这家伙究竟是卖的什么药。
万万没想到老牛居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当真是让徐云很是意外。
“这样,牛哥,我给你点根烟,道个歉,这事儿你就别找我了,你去找赖闻,都是他主使的。”徐云这时候也已经开门下车了,他没带烟,但车里有钻石芙蓉王,他直接拿了下来。
一句话没说完,徐云突然提膝动手了,一下就把这家伙的话给憋进了嗓子眼。
徐云又不认识老牛,在车里也没下来,他抬头看着老牛道:“你是他们大哥啊?那个……大哥,我知道,你们跟www.hetushu.com上我,就是因为这辆车,但这辆车的主人不在。”
徐云干笑了两声:“牛哥,看样子,你是来找我麻烦了啊,哈哈哈……不过我还是想告诉你,对你手下动手的事儿,那是赖闻的意思,不是我的意思,我没有想招惹你的想法。”
徐云一怔,没想到老牛会说这番话,他还以为老牛会一言不合直接招呼手底下的人就动手呢。
“你不是赖闻的人?”老牛一瞪眼。
安危执其大体,得变态多权变,有时能容恶,以感化其心志,有时不忍辱,以传扬其是非。
若徐云真是一个怂包软蛋,他还真会觉得自己白来了。
面相书里面有记载,这叫川字骨,在后脑海之第正部,上至百会之巅,下齐风府之际当中之骨较长,两侧之骨较短。
川字骨天性聪明又机智,多预算,善广交游,同流则软化为群,亦善言论,交际则通达各界。
“下车!我们老大有话跟你说!”那人还牛气呼呼呢。
“川字骨,前业充裕,祖上宦游式成业,此为享受余荫,又有承桃兼受田宅,加以达外经营,乘时扩充,开辟利源,流通货物,而至中上之富http://www.hetushu.com
老牛皱了皱眉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滚开!牛哥会抽你这种东西吗!”老牛的手下一把将徐云手里的香烟给扇飞!
所以老牛第一时间就盯上徐云了。
“牛哥难道不打算请我抽一支吗?”徐云微微一笑。
“看来牛哥是讲究人。”徐云道:“抽雪茄好,雪茄没那么多害处,这才叫有品位呢。”
十几分钟之后,一辆银色的路虎揽胜直接开到了徐云汽车的旁边。
老牛点点头:“兄弟,年少有为啊,年纪轻轻就能得到赖闻的重用,以后前途不可估量啊。”
徐云都已经准备好擒贼先擒王,若是动手直接把老牛给控制了。
老牛身旁的人上前猛拍徐云车门,徐云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哎呀,这是要干嘛呀,夜黑风高的,还有没有王法啊,那么多人要抢劫啊?”
老牛眯起眼睛:“兄弟,人只要有实力,哪里都能端稳了饭碗,若是姓赖的有眼无珠,那我老牛可是慧眼识英雄。”
所以一看这家伙就不是好招惹的主儿。
这种川子骨主富而寿,横三字骨方贵。
老牛的人只敢跟着,也不敢做什么别的。终于在徐云hetushu.com停车之后,他们才赶紧联系了他们的老大——牛哥。
但现在眼前这个人,怎么看都像是怂包软蛋。
老牛和赖闻通过电话之后,马上就询问了他安排的人,得知他安排的十几个人都被赖闻身边一个青年放倒之后,老牛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
虽然发动机的声音早已经打扰到了徐云,但徐云却仍没有睁开眼睛的意思。他的车窗是落下来的,外面的人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这种人常与贵人交往,其人刑克早子,先女宫成立,而多妻妾也。子迟又从庶出,好淫又多官讼,又有戚友之累。
看着烟盒里的烟撒了一地,徐云也没什么反应。
这家伙抱着小腹跪在地上,疼的满头汗珠子,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肋骨至少断三根。
老牛有些不解,站在他对面的这个家伙若是有那么厉害,又为什么要如此低三下四的呢?
“这意思还不够清楚吗?我就是说,你们有冤有仇的找对人,别连累无辜。”徐云道。
“还不知道兄弟叫什么名字呢。”老牛抬手示意所有手下都不要轻举妄动,平淡的问徐云。
别看老牛面无表情,但心里却笑了出声,这家伙果然是有些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