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251章 无拘无束才是幸福

……
“盛唐的诗歌我都读过。”夏秋雨认真道:“唐诗宋词是我们华夏古代文明的精髓,我自然是会看的。”
“经验不多,但我喜欢这种地方。”徐云道:“吃小吃最大的魅力是什么,你知道吗?”
“就这价格,咱们是不是应该给当地物价局打个电话呀。”徐云对这价格也有点唏嘘。
一句话来说,任何美食应有尽有,美味异常。这地方也被人们誉为南方“港澳小吃街”。
“知道泰坦尼克号的爱情为什么那么让人向往吗。”徐云问道。
徐云道:“就是因为露丝骨子里讨厌那种虚伪的优雅,所以杰克才能释放她的天性啊。如果是在陆地上,杰克一定会带她来这里吃路边摊的,她也一样会爱上杰克。”
“有钱人要的就是这种服务。便宜的还不愿意吃呢。”徐云起身伸了一个懒腰:“罢了,我是没这么好的消费观念。你想吃什么,咱俩出去雨中漫步,寻觅寻觅。”
任何一个男人如果能碰到一个跟你去路边摊还能发自心内微笑的女孩,一定不要错过,因为这和-图-书种女孩才值得男人去爱。
徐云毫不客气道:“吃小吃最大的魅力就是,比起吃哪种巨慢又装逼的法国大餐而言,这种感觉太爽了。”
这条溢满百姓味道的美食一条街,将来一定如同泛黄的老照片一般,在一些人的记忆里,永难割舍,值得回味。
什么是真的,什么是虚情假意,花花世界真的不必当真。
徐云很懂行,什么东西新鲜,什么东西不新鲜,他看一眼就能猜出来。
地面湿润了许多,散发出一种沁人心脾的芳香气息,让徐云秋雨忍不住多做了几个深呼吸。
对于这个说话直白的家伙,夏秋雨还真是一点招儿都没有。
这才是人的天性释放,夏秋雨之前的一些小拘束也在这种情况下慢慢的放下了。
细雨潇潇地下着,树木的枝条朦朦胧胧着一层淡绿的色彩,雨水顺着树尖滴下来,变成了一串串水灵灵的音符。
不知不觉里,两人竟然走到了一条小吃街。
夏秋雨忍不住笑出声来:“那是因为你不够优雅!”
夏秋雨也不生气,笑http://m.hetushu.com道:“马后炮。”
徐云诗兴大发,得意吟道:“宁南朝雨亦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你多饮一杯酒,小吃店里全是人。”
夏秋雨摇了摇头。
“那你再来一首,再来一首我就服了。”徐云道。
“人家王维一首好好的《送元二使安西》被你改的乱七八糟。”夏秋雨被徐云给逗笑了。
“厉害呀。”徐云道:“那我再吟诗一首吧,恩……走着!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徐云一怔:“哟,没想到你对诗歌还那么有研究啊,这《送元二使安西》可是语文课本上没有出现过的呀。”
这一点让夏秋雨很佩服,夏秋雨真的很想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看样子你很有经验啊。”
徐云这时候已经拿起了另外一个服务本,打开上面一看,更是高端服务啊,随便一个普通的上门按摩就要三千九百八,这价格在外面绝对能做一个档次不低的大保健了。
夏秋雨摇摇头。
夏秋雨也苦笑一声:“这种和-图-书地方根本就不是让我这种普通人来住的。”
夏秋雨点点头,对此她也深信不疑。
夏秋雨没想到徐云答应的那么痛快,很是开心:“我也不知道宁南有什么好吃的,出去找找看呗。”
徐云心里是真佩服,但却故意嘴硬:“苏轼这首《饮湖上初晴后雨》我也会,但我觉得这是描写西湖的嘛,不是描写雨的。”
两人一边说笑一边走,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好几辆出租车停下来问两人去哪,两人都是摆摆手没有上车。
徐云和夏秋雨在这种地方都没有任何的不适应,很快就融入了进去,有些东西更是点了直接拿了吃着走,一点都不讲究!
而且这里还不仅仅只有宁南的传统小吃,还有汉中的鸭脖,港澳的钵仔糕,燕京的炒板栗,南云的汽锅鸡……
从宁南传统的小吃,比如什么芋头糕啊,圈筒粉啊,粉饺油条啊,至于烧烤田螺以及海鲜,酸野就不用多说了。还有各种水果,凉茶,鲜榨果汁,全部都有。
喝的也很多选择,花生糊,芝麻糊,汤圆馄吞,八珍伊面!
hetushu.com秋雨也不甘示弱:“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细雨总是喜欢悄无声息的唤醒大地,悄悄地带走烦恼,抚慰人心的伤痕,万物在细雨的滋润下都苏醒了,夏秋雨也更是忘掉了所有之前的烦恼,尽情的享受着细雨带给她的这一丝宁静和享受。
夏秋雨想了想,马上开口道:“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厉害啊。”徐云挠了挠头:“好,我又想了一首。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排除北上广这些大都会,这个价格找外围都不成问题。
这条小吃街不得了,全国文明呢,可谓是历史悠久,美食众多,是宁南人宵夜最喜欢去的地方,也是到宁南旅游的人必去的一个地方。
宁南的雨很细腻,不会有让人厌恶的感觉。两人在酒店借了雨伞,走向外面。
任何一个真实的女孩,都喜欢让自己心爱的男人带她们来无拘无束的地方。
唐宋两代描写细雨的美诗太多了http://www•hetushu•com,夏秋雨真的就是拈手即来。
这里的东西就便宜多了,十块八块就能买到,贵的也不会超过二十三十,比起大酒店里动不动就成百成千的东西,这些便宜的货甚至更有味道。
而那种喜欢跟男人出入高端场所的女孩,心里想的什么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这时候天色暗了下来,雨也慢慢的停了下来。
“优雅?优雅是什么东西。”徐云摇摇头:“我这么跟你说,就算是再优雅的人,来一次这种热闹的小吃街,也不想回去吃法国大餐了,那些整天吃什么法国大餐日本料理的小资,根本不是为了吃,而是为了装,那些东西哪有这里的东西更美味啊。”
但凡是钱来的足够干净的人,谁特么也吃不起这里的东西啊!一个扬州炒饭都敢要这个价格,这米上镶金边了吧。
自从东盟博览会在宁南永远落户后,这条街更是荟萃了东盟十国的特色小吃,绝对让人去了流连忘返!
夏秋雨再次捧腹大笑,徐云肚子里的那点墨水都被掏空了,才拿出这样一首两岁小孩都会的五绝来应付了:“这是描写夜雨的啊,不能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