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253章 神偷的女儿

十块二十的看起来不多,但是一个人坑十块二十,十个人就是一百两百呢。
卧槽!
“老板,再给我拿六个生蚝。”夏秋雨把钱递给了大排档老板:“刚才那事儿怪他,您别介意。”
大排档老板一怔,没有啊,一样的招儿他不可能在一桌人身上用两次啊,他找的是正好的八十块啊!
徐云一边吃生蚝一边笑眯眯的看着,他还真不知道夏秋雨准备做什么,这拿了钱去给人送钱了?不能吧……
“是哦。”夏秋雨道:“可是我若不告诉他,他多找给我十块钱,他没有小便宜赚能分心吗?”
虽然这六、七千块钱也做不成什么事情,但至少对这个大排档老板是一个惩罚和教训!让他记住以后少用这种不争的手段来坑害消费者的钱。
“以后你不用这样了,不管是任何时候,你需要多少钱都可以给我说。”徐云道:“我给你。”
大排档的老板怒气冲冲的坐了下来,手里端着一盘生蚝,直接丢在了桌面上!
“你是我什么人啊,我为什么要伸手跟你要钱。”夏秋雨一摆手:“我和*图*书也是有手有脚的人,我可不会随便要人钱,兽首找到之后,我去哪都能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毕竟我也是麻省理工毕业的硕士生好不好。”
徐云这下可真有点没胃口了,明明是这混蛋东西骗他钱呢,夏秋雨居然去给人家送钱还道歉!这里外里亏的可不只是二十块,还有一个面子问题。
夏秋雨也摇摇头,一脸无辜的样子:“我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呀,肯定是搞错了,来,我们吃我们的,不用理会他。”
徐云一怔:“他分心又怎么了?”
“栽面儿?”夏秋雨摇了摇手指:“我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哟,这是什么态度啊。”徐云不乐意了:“难道你没听说过吗,顾客就是上帝,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上帝呢?来来来,坐下来,我教教你什么叫服务。”
夏秋雨伸出手:“给我一百块钱。”
徐云没想到夏秋雨会说这话,反正在这种地方也出不了什么大事儿,让夏秋雨去也没关系,徐云便点点头答应了他。
徐云也不怪她,这换做是www.hetushu.com谁也会这样做的。
夏秋雨说完就把钱递给大排档老板:“你数一下,多给我十块。”
徐云想也没想就给她了,夏秋雨接过钱就走向了大排档的老板。
“你猜一猜他若分心会发生什么?”夏秋雨得意的笑了笑。
说着,大排档老板就把钱放在了他围裙下面的一个腰包里面,然后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对夏秋雨道:“姑娘,看你那么实在,我多送你一个生蚝。”
徐云在这边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夏秋雨这算什么教训人,等夏秋雨一回来他就要起身:“你这是栽面儿去了。”
夏秋雨指了指座位:“我去处理,你坐。”
“你还治他哪了?”徐云无语:“你给人钱又买了几只生蚝而已,况且我这么远都看到了,他给你找零是正好的,你还说他多找给你十块钱?”
“慢慢吃,不够的话我再给你买。”夏秋雨嘿嘿一笑,她自从被赖闻给抓了个现行之后,身上就分文没有了。
妈呀,这姑娘是不是傻,八十块钱都数不清楚?大排档老板哈哈一笑,接http://m.hetushu.com过钱,抽出一张十块的:“可能人多我看错了。”
一把椅子突然就落在了徐云和夏秋雨两人酒桌的对面。
“是是是,我一定好好说他。”夏秋雨接过找零,随便数了一下:“老板,你找错钱了。”
徐云彻底被震惊了,不愧是神偷无影的女儿啊,刚才她是什么时候出手的,是如何把这大排档老板身上所有百元大票都搞到手的,徐云都没看清楚!
“那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徐云小心翼翼道:“不会是就靠这个吧……?”
尤其是这种地方,有些人不在意找的零钱,就会亏掉十块,有些人在意的,数一数反而会让人再多坑一倍。
就在徐云一脸茫然的时候,夏秋雨突然在口袋掏出了一把钱,全部都是百元的票子,厚厚的一叠,起码也有六、七千块!
服了,这下徐云是真服了!
夏秋雨得意的笑了笑:“我可是两手空空来的华夏,身上也没什么钱。本来指望见你的时候,你会资助我一些,但没想到你没这个意思。”
徐云啊了一声,尴尬了半天:“你……你也没说啊和_图_书……”
夏秋雨被徐云逗笑了:“少拍马屁。”
突然间有钱的感觉是真好啊。
大排档老板一听就笑了,马上接过钱,找给了夏秋雨八十块:“还是小姑娘你懂事儿啊,你那朋友实在是太过分了。”
哎呀我去!这算怎么个事儿啊,这是要给人家服软呢?
徐云苦笑道:“虽然那些人的钱来的不干净,但你这样做也是有点不太合适。”
“恩啊。”夏秋雨道:“我在任何一个城市的火车站下车之后,转一圈,总能碰到好多‘三只手’,在他们身上总是能得到不少的收获。”
“我还真是没想到你这身手能有这么好。”徐云笑了笑:“可以啊,就你这一手本事,放在哪里都饿不死。”
他看了大排档老板一眼,又看夏秋雨:“他这是什么意思啊。”
这种小伎俩虽然很拙劣,但是却屡试不爽,太多的人都因为不在意而被这些小手段而坑了。
一晚上坑几十个人,这非法收入就上千了。
哐当!
徐云一脸茫然:“什么钱啊?”
“少跟我来这一套!”大排档老板甩手一挥:“我知道是你们做的!把我和图书的钱给我还回来,咱们什么事儿都没有。”
夏秋雨也没办法,看徐云也是个较真儿的人,但她并不想惹出事情,就在徐云起身的时候,她便伸手拉住了徐云的手腕。
徐云拿起一只生蚝:“我先吃为敬!”
这是原则的问题,恶是小恶,但却不能因为小恶就可以去放纵它的滋生,若是小恶不能及时的控制,早晚会变成大恶的。
徐云竖起大拇指,做膜拜的样子:“我就佩服你这种学霸。”
“谢谢老板。”夏秋雨微微一笑就回来了。
这种事情在全国各地都很多。
“我也知道不合适,但我没办法。”夏秋雨道:“我来华夏就是找兽首的,根本没时间去打工赚钱。我父亲的线索可没那么直接告诉我兽首在哪,我也是通过一点点的线索找到的,这个过程里我要生活,我只能用这种并不光彩的手段去赚钱。”
徐云愣了一下,把女孩的手甩开可不是他的作风,他回头看了夏秋雨一眼,似乎是再问她这是要做什么。
“这还用说吗,我人生地不熟来这里,之前一直都上学又没有工作,我去哪赚钱啊。”夏秋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