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255章 人性

今天看到如此伟大的母爱,夏秋雨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我求求你们不要报警!千万不要报警!”女人害怕的浑身颤抖:“我家里还有孩子等我呢!”
“这不是钱的事儿,我要报警抓她!”五大三粗的汉子怒道。
她的做法真的不可耻,这是一个母亲为了孩子而失去了理性,任何人在这种时候都会把人性暴露出来的。
五大三粗的汉子一看到钱,心也就没那么狠了,想了想点点头:“行,大兄弟,我就给你一个面子。你说这女人也奇怪啊,偷鸡腿,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呢!”
她是一个没有母亲的人,从小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去了哪里,她只有一个父亲。
徐云再次给他拦住,对女人道:“大姐,你偷人家多少钱,还给人家。”
一声怒喝在不远处传来,徐云和夏秋雨都忍不住看向了声音的方向。
那五大三粗的汉子上前一把就抓住了女人的头发,吼了一声:“跑啊!再跑啊!你个小偷!我打死你!”
只见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手里拿着hetushu•com一个翻烤鸡脖鸡翅的那种夹子,拼命的追向了一个妇女。
夏秋雨一看这样子,心里就知道一定有其他的隐情,小偷可没这样子的。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节日,是儿童节,她女儿在她出门的时候,说想要一个儿童节礼物,心愿很小,就是想吃一个鸡腿,这让当母亲的她路过烤鸡腿店面的时候想起了女儿的话。
女人咬着嘴唇,半天没说话,后来好不容易开口了:“没……没有误会……我是偷了他的东西,你们若是要打就打吧,但我求你们,别让警察抓我,我……我女儿还在家里等着我呢。”
夏秋雨可看不惯这个,虽然她没有偷窃的习惯,但她毕竟是神偷的女儿。平日她也看不惯小偷小摸的人,但是小偷小摸的人脸上都能看出一个“贼”字。
女人一听报警就害怕的抓住了夏秋雨的手腕,她知道求这个汉子,他不可能答应她,她只能把希望寄托于徐云和夏秋雨的身上。
“看见没有!她自己都承认了他是小偷!”五大和-图-书三粗的汉子再次扬起手。
“没错!我是那边卖烤鸭脖烤鸡翅烤鸡腿的,没想到一个不注意,这女人就偷了我一个鸡腿跑了!”五大三粗的汉子非常生气的瞪着眼睛。
“大哥,等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啊,您就当街打人啊。”徐云笑呵呵道:“咱都是大老爷们儿的,对一个女人动手不好吧。”
“她是小偷!小偷就是该打!”五大三粗的汉子一瞪眼,仍然要动手的样子。
徐云安抚了一下五大三粗的汉子,低头对这女人道:“大姐,你这事儿可真不对。你自己都说了,你家里还有孩子等你,你就是这样给你的孩子当榜样的吗?”
她已经在烤鸡腿的摊位面前转了快两个小时了,她每一次想出手,都会有一个声音让她住手!但最终还是为了女儿的一个小小心愿,舍弃了自己的尊严和灵魂,做出了偷窃的行为!
抽泣中,女人把事情的原由说了出来。
可这个女人的脸上一点都看不出来那种“贼”的感觉,怎么看都是一个淳朴的农村妇女,三十五、和*图*书六岁的样子,若是细看会发现,她的皮肤恐怕比城市里那些四五十的女人还要粗糙呢。
徐云看得出夏秋雨脸上的担忧,一个箭步上前,一把就拦住了这大汉的巴掌。
徐云把一百块钱递给了五大三粗的汉子:“这个你就不用找了,就别追究了,算是给我一个面子,好不好?”
而这个大姐除了在家务农外,还打打零工,收入十分有限。这次,她带着病情较重的大女儿大双来城市治病。因为肾脏问题,孩子需要吃杂粮,所以她就想来小吃街,找卖杂粮的地方偷一些。
所以他会生气,徐云也能理解,不过因为一个烤鸡腿打人就有点过分了。
摔倒在地的女人也不吭声,手里紧紧攥着一个塑料袋,咬紧嘴唇,眼睛里面噙着泪。
“饿极了也不能偷啊!”五大三粗的汉子不爽道。
徐云掏出钱问他:“多少钱?”
“站住!别跑!”
她蹲下身,对女人道:“大姐,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这段时间,她带病重的大女儿在宁南的医院看病,因为没钱给孩www.hetushu•com子补充营养,加上六一儿童节到了,所以一时糊涂做出傻事。
就在徐云看见,担心鞋底开胶的时候,鞋底还真就开胶了,女人一个踉跄就摔倒在地上!坏掉的鞋子也飞了出去。
鸡腿?
这就是人性,一个把偷窃看的如此可耻的女人,在这一个瞬间,还是为了孩子而沦陷了,她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么的无耻,可是她却依然这样做了。
这个大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生病的孩子。她今年才三十四岁,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的两个孩子都患有肾脏疾病。
“那个……这样吧,鸡腿多少钱,我给你。”徐云道:“这事儿就算了吧,这大姐一看也是真有困难,可能是饿急了。”
女人突然再次攥紧了手里的东西:“你让他打我吧,如果打了我,能把鸡腿给我……我……我愿意让他打!”
听完这个大姐的话,夏秋雨的眼睛里已经噙满了泪水。
听到女人这话,夏秋雨的心一下就软了。
一想到女儿那天真无邪的脸,一想到女儿的病痛,让这个母亲就无法忍受。
和图书云和夏秋雨都愣住了。
这汉子说完就扬起手要打人!
即便是徐云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听了这个故事也有些忍不住了。
夏秋雨半天都没敢相信:“你偷了一个鸡腿?”
妇女大概有三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的很普通,方格的衬衣一看就是特别廉价的那种,脚上的布鞋也非常破旧,多处地方都已经开胶了,鞋底随时都有可能要掉的样子。
徐云这话刚说完,女人就忍不住痛哭了起来。
她很不幸,有一对双胞胎女儿原本应该是幸福的人,可无奈两个孩子都在一岁的时候查出了肾脏的问题。因为两个孩子都生病,导致家庭经济困难,她丈夫居然不堪压力,做出了极为不男人的时候,和她离婚不知去向!
她只偷了一个鸡腿,原因很简单,因为只是女儿想要吃了,她自己是不会去吃的。她不想要偷,她也知道这种事情是多么的可耻,可是母爱和人性在那一刻让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了。
这种出来做小生意的,谁都不容易,但凡是没那么困难,谁也不会推一个小车子出来熬到大半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