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三季 号令群雄

第0279章 深入虎穴

但唯一有一个非常意外,没有这种东西。这就不得不引起徐云的怀疑了。
徐云来村子的时候已经注意了一个问题,这个村子的人大部分都是种芒果的。
其实徐云担心的是出租车司机会乱说他今天晚上遭遇,现在出租车司机开车都带着对讲机聊天的,尤其是晚上的司机,若是没人聊天会很无聊的。
此刻徐云已经潜入了村子里,他将出租车司机的手机关机,然后塞进了口袋,安全第一啊。
那天之后,所有的狗就都没有了。整个村子里的人也都纳闷儿了,怎么会一夜之间狗都死了。
徐云为什么一定要让这个司机带他去,那也是有原因的。
这一点恐怕还要归功于黑胡子。
对于一个连人都敢杀的家伙,杀狗肯定小意思啊。
毕竟现在出租车是不分白天和黑夜的,尤其是有了滴滴之后,更是如此。
一旦黑胡子真的会做那么多小心的准备,即便有出租车路过他也不会去怀疑,毕竟他的女人离开也是打车离开的。
任何人在脱离困境之后,都会想要和亲近的人分享一下,出租车司机也不例外,离开hetushu.com之后就想掏手机给老婆说一下,但一摸口袋,手机却找不到了。
这个村子里原本是有很多家人养狗的,但是黑胡子每天晚上出入,狗都会狂叫,让他心烦意乱,尤其是他做完事情回来的时候,狗叫让他心惊。
不论是北方男人还是南方男人,不论是东方男人还是西方男人,但凡是个男人,那就要面子,任何地方,任何职业,任何场合,只要是男人,就没有不要面子的。
深更半夜的时候突然的叫声更是让他心中发狠。
徐云这也是为了社会着想,出租车司机的散播速度又快,万一被人胡扯出去,引发不必要的社会恐慌就不好了。
徐云点点头:“够劲儿,走!”
“走就走!”出租车司机不爽道:“我今天就是要让你知道,别看不起我们南方爷们儿。”出租车司机也是豁出去了。
徐云只是笑说想让他赚点钱,补贴补贴家用,毕竟夜里还开车的一定是家里不容易,不然谁也不会大半夜不休息。
路途中,出租车司机也问他这个问题了,为什么一定要带上他。
村子里的和图书人对这事儿说了几天之后也就没动静了,至少这段时间也没有人会养狗了,狗的死因有很多猜测版本。事情没搞清楚之前,谁也不会再弄一条狗来等死。
介于黑胡子这种人,徐云不得不防,他能那么在特警队和刑警队的围剿下,安然无恙的在宁南躲那么久,一定是有他的生存之道,所以徐云都怀疑这家伙会在自己藏身地周围安装一些远距离的无线监听或者是监控。
徐云一扭头,对旁边一个特警道:“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一些北方五大三粗的老爷们儿,私下里会说你们南方小男人吗?”
确定了目标点之后,徐云一个腾空越过院墙,他必须给自己的判断找一个证明。而院子里一点农具都没有,就是最好的证明。
徐云无奈一声叹息:“罢了,既然你那么坚持,我也不难为你了。”
“我没说什么啊。”徐云道:“你去那边把具体位置写下来,然后跟他们回去做口供吧。”
徐云进入村子之后就观察每一户门口的情况,通过一些细节上的问题,徐云能看出每一户人家有多少人出入,有没有人和图书住,等等很多问题。
出租车司机恩了一声,徐云下车之后他就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种鬼地方,他一分钟都不想多待。
“你说什么?”出租车司机一听这话就不愿意了:“说谁小男人呢?老子去就去!”
出租车司机还挺感动的。
黑胡子做这种事情,神经衰弱很正常,他晚上经常睡不着觉,有一点微弱的声音都睡不着觉!他对声音特别的敏感,所以一旦有狗叫,他就会特别恼怒。
村子里的人,即便是好吃懒做的,家里也多少有一些工具吧。
“啊?”那特警一怔,不明白徐云什么意思,南方男人可没有个别人说的那么小里小气的。
这样他能随时观察整个村子周围的动向,万一察觉不对劲儿,就能第一时间逃走了。
这种事情若是乱传出去,容易对宁南的社会安定造成影响,毕竟现在太多人都喜欢造谣了,满嘴胡说八道的家伙越来越多。
这时候正好是芒果上市的时候,即便是夜里村子里也能闻到非常浓厚的芒果味道,很多人的家门口都有丢的芒果皮。
这是徐云一直都挺担心的一件事情,m.hetushu.com狗这东西不只是耳朵灵,鼻子也灵,徐云能控制脚步声,但气味这东西可没办法控制,他一个陌生人的陌生气体一定会引起狗的惊觉。
“欢迎投诉,我不是警察。”徐云咧嘴一笑:“我发现你这人也太不爷们儿了,磨磨唧唧的,多大点事儿啊?”
徐云一咧嘴:“真的?不会吓尿的话就走啊。”
只有没有人住的,或者是住在这里却又不做农活的人。
很快出租车司机就把徐云送到了目的地。
“就是因为这种人啊,一点胆魄都没有,直接毁了你们南方男人的名声。”徐云道:“他既然不说,那就让他走吧,你们给我借辆车,出租车,我自己去。”
“你信不信我告你?”出租车司机一瞪眼:“你的警号是多少。”
“你开车直接去特警队,到了之后就找他们大队长。”徐云道:“他会接待你的。”
黑胡子原本是为了自己做的一件事情,如今却成了作茧自缚,如果他没有搞这毒狗的事情,今天晚上徐云出现一定会有狗“通知”他的。
幸运的是这个村子里根本就没有人养狗。
出租车司机这才松了一和图书口气,他就知道,只要他强硬起来,警察也不能拿他怎么样,他一定要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争取。
这一路上徐云也了解了这个司机,他没有那种开车聊天的习惯,对讲机也没用,电话也没打,一路上也没和徐云说多少话,是个不善言谈的人。
走进这家的门口,徐云又观察了一下,一点都不像是正常人家。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所以徐云只能接受出租车前往。
出租车司机脸一横:“你说多大点事儿?杀人犯啊,你让我带你去找杀人犯,我有病我才跟你去呢,我还没活够呢,我还要养家糊口呢,你能不能多理解理解别人?”
于是,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黑胡子给每一家养狗的人家都投了一块裹了毒的猪肉。
村子里很安静,就连狗叫都没有。
可惜现在一条狗也没有了。
“我不写了,我带你去,我让你这个北方男人看看,我们南方男人也有种!”出租车司机自己可以丢人,但却不能丢南方男人的面子!
院子里很干净,明显是有人经常打扫,所以不可能是没有人住的……徐云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个邪气凌然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