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005章 挑拨离间

夏秋雨有些不淡定了,这毕竟不是国内,治安乱七八糟的东南亚什么事情都会出现的。
“说不定我多聊一聊,他也会有兴趣的。”徐云看出了老二的紧张,他微微一笑。
如果现在老大愿意和徐云合作,知道徐云有钱,知道徐云可以给他钱,没有人会傻到不去要这笔钱,金钱是每一个人的追求。
多少人都梦想住英皇室的房子,拿美帝国的工资,娶高丽国的女人,找东瀛的小三儿,玩儿俄罗的小姐,开德意志的汽车,喝法兰西的红酒,雇菲律国的女佣……
徐云挠挠头:“人生最痛苦的事情啊……那肯定不是人死了钱还没花完,是钱花完了,人还没死!对吧?你就别给我整这些急转弯了,每年的春晚我都看,别管你是七个猴还是骑个猴,我都比你还清楚呢。”
山寨帕奎奥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直接走向徐云,目光阴冷的扫过夏秋雨。
老二的眼睛瞪了起来。
当徐云问山寨帕奎奥有多少枪的时候,老二的脸色变了,他有些担心了,担心徐云的合作倾向。
徐云看了下周围,这还真是一个好地方,长满了http://www.hetushu.com荒草,废弃的港口,凉飕飕的海风吹过,海面上的一艘渔船晃的让人头晕,就这么一个好地方,绝对适合杀人跑尸啊,上船带上人就走了,多简单的一事儿啊。
这话其实是为徐云说的,当老二这话一出口,所有手指头扣在扳机上的兄弟全部都松了劲儿。
这个奇葩的国家,什么都跟着美帝国学,连这个都跟着学。
要知道美帝国的社会贫富差距远没有他们菲律国大啊,美帝国的虽然也有贫富差距,虽然对于他们国家而言也是鸿沟一样,但是美帝国是穷人的天堂啊,这才是他们国家枪支泛滥,但社会治安和一般禁枪的国家威慑度也一样。
“有钱人?”山寨帕奎奥皱了皱眉头,冷冷一声道:“有多少钱。”
这么明显的提醒,傻子也能听得明白啊。
他很享受这种事情的发生,似乎这一切若不发生,他的计划反而还更不容易实现了呢。
就说菲律国现在的状态,无官不贪,无官不腐,人民群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多少家庭的人因为活不下去要去港澳当和图书佣人!拿着可怜的工资,做最低三下四的工作。
让徐云欣慰的是,这些人里面没有他们的二哥。
在一个“劫富济贫”的国家,社会仇恨也会底很多。美帝国低收入无收入的家庭是有补助的,一个月几百美元只用来吃饭绰绰有余,菲律国呢?拼死拼活能赚几百美元的多吗?
看到厚厚的一叠钱,都是千元比索,山寨帕奎奥也不是不心动,随身会带这么多现金的,往往都是华夏一种叫“土豪”的生物。
有钱人啊,这若是不能诈出点钱来,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你有多少钱?”山寨帕奎奥看着徐云道。
汽车彻底停下之后,坐在副驾驶上的二哥首当其冲开门跳下,阿三和另外一人压着徐云和夏秋雨就走了下来。
华夏“土豪”喜欢花现金,大把大把的花,给人一种感觉,这种现金好像根本就是捡来的,不是自己用血汗赚来的。
很多东西都导致了美帝国的“社会仇恨值”比较低,而这种“社会仇恨值”在发展中国家是非常明显的。
在美帝国没有工作可以申请医疗补助,无论你的存款多少不管和-图-书你有没有房子,无论你是绿卡还是公民,人家医院无条件看病,你菲律国行吗?不行吧……社会仇恨值高了吧!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徐云又道:“没有准备的人永远都不可能抓住机会的。抓住机会,抓住最后的机会,才能够成功的。”
“你没有资本跟我谈条件吧?”山寨帕奎奥冷笑一声。
山寨帕奎奥根本不知徐云所云:“人最痛苦的事情你都不知道?看来你还真的是没受过苦。”
菲律国黑市枪支泛滥,如果谁有意在这里搞到一支枪,实在是太容易了。况且菲律法律还允许私人拥有枪支。枪支泛滥之后犯罪率高,甚至还有人把枪械当做是展示权势的饰物。
“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跟我说。”老二上前一步,对徐云道:“我们老大可没有功夫听你在这里浪费时间。”
现在知道为什么华夏各大银行是全世界最赚钱的公司了吧?
老二把在徐云身上拿到的钱都拿了出来:“不少呢。”
若是这样,他就没有会了。
徐云微微一笑:“你有多少枪?”
“大哥,这个小子很有钱。”老二突然开口了。
和*图*书是徐云的表情上却看不出任何一点担心的意思,好像一切都毫无关系。
再说住房,美帝国首付3%就能买房子啊!别说在菲律国,就算是在大华夏,你没有百分之三十的首付款也别想住房子啊!人家美帝国住房商业贷款的利息比大华夏公积金贷款都底呢。
山寨帕奎奥似乎已经意识到一些不对劲儿了,他抬头用怀疑的目光看向了老二!
这是老二最担心的事情。
山寨帕奎奥的脸色变了,没想到徐云都死到临头还能说出这种玩笑话:“来人!”
山寨帕奎奥还以为徐云真的是玩儿认真的呢,也竖起耳朵倾听。
人家别的国家出名的都是啥,菲律国出名的居然是女佣。
只要徐云说明了自己的意图,说明了自己有钱,老大一定会合作的。
“大哥,我们动手吗。”老二走到山寨帕奎奥的面前,压低声音道。
“小子,你知道人生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吗?”山寨帕奎奥对徐云道:“我今天就准备让你好好品尝一下这种滋味。”
鬼知道徐云会冒出这样一番言论来:“人生最痛苦的事情太多了,比如什么久旱逢甘霖——一滴,他m•hetushu.com乡遇故知——债主,洞房化烛夜——隔壁,金榜题名时——重名。哪一样都能让人痛苦不堪。”
“等等等,我好好说,好好回答问题!”徐云连忙摆手:“撒尿茨一鞋,喝汤撒一裆,拉屎扣破纸,放屁蹦出屎!这够痛苦的吧?那一样不都能让你一辈子抬不起头呀!”
当老二把钱拿出来的时候,夏秋雨的心里有些慌张,她担心对方会出卖他们,现在一切看起来都特别的有问题,徐云完全没有掌握了主动权的感觉。
这时二哥已经走向了山寨帕奎奥的面前。
这会有多大的“社会仇恨值”啊,这傻缺领导居然还准许私人拥有枪支,这简直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你这是要挑战我学霸的知识量啊。”徐云真没把山寨帕奎奥当回事儿:“行,那我就认真的回答你这个问题。”
面对那么多只手枪,徐云并未惊恐,这一点也看在了老二的眼里,老二现在对徐云又多了几份佩服。
山寨帕奎奥回身一瞪眼,手底下七、八个兄弟都掏出了塞在后腰的手枪!
这种好事儿大华夏的人都不敢想,更别说菲律国的人了。
这是菲律国民都知道的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