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011章 第二步计划

夏秋雨点了点头:“是啊,这当然是。”
菲律国的赌文化可以说是渗透到了方方面面,几乎但凡带有一点竞技性的东西就都会和赌挂钩,这里从小孩到老人,都会参与其中的,根本就是家常便饭一样。
“你想怎么办!”夏秋雨瞪了徐云一眼。
徐云见她那么认真,忍不住逗她:“你有没有看过一本书,叫做《如何赢庄家》,这本书就是我写的。”
夏秋雨知道,骰宝其实就是俗称的赌大小,是一种用骰子赌博的方法。
夏秋雨一脸茫然的看着徐云:“你是说,要去和菲律的权贵接触?”
“你有没有留意菲律国的赌文化。”徐云微微一笑,对夏秋雨道。
夏秋雨怔了一下,摇了摇头。
夏秋雨在徐云的提醒下,还真的有非常深刻的印象,在街边就能看到很多。
夏秋雨来到菲律国之后,一路上没少看到街边就开赌的人。
“这里的赌场是合法的,没有什么可值得留意的吧。”夏秋雨道:“难道你要去赌场里面找菲律国的有权人?”
骰宝是由各闲家向庄家下注。每次下注前,庄家先把三颗骰子放在有盖的器皿内摇晃hetushu•com。当各闲家下注完毕,庄家便打开器皿并派彩。
而且菲律国赌的形式也是各种各样的,合法的非法的应有尽有,别看当局也在试图规范赌场,但是这根本无法禁止。
“你放心吧,我会解决问题的。”徐云淡淡道:“你就留在酒店等我的好消息。”
“我花钱找一个女人跟我去,如果他们真的看上了,我让人留下就好,这样就能够和权贵结识了。”徐云道:“但若是你跟我去,他们看上你了,我怎么办?”
这是徐云考虑周全的地方,夏秋雨可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无论你多么的有钱,只要沦陷进赌场,大把的钞票就会被人一点一点的弄走,而整个过程不会太长,也不会让你有任何的感觉。
夏秋雨当然知道这是行不通的,但是晚上又如何做事?
骰宝是个很简单的游戏,但对于庄家而言,是永远处于有利位置的赌博游戏。闲家无法以技术提高得胜的机会,长远来说庄家必胜。各种投注中以大、小对闲家最为有利,但庄家仍然拥有优势。
对于菲律国的人而言,赌博这东西就好比华夏公园里和-图-书下棋的老头儿,以及跳广场舞的大妈。
一旦和腐败挂钩的人,三观各方面都是畸形的,人性恶心的地方也都暴露无遗,什么事儿脏他们做什么事儿,这都是不用多解释的事情了。
“往往一些你觉得不现实的事情,反而是最现实的。”徐云微微一笑。
徐云摇摇头:“我需要花钱找一个女人和我一起去,你跟我去是不行的。”
“当然。”徐云道:“若是没有掌权者的帮助,没有办法一路绿灯的去做事情,我们想解决问题也真的是不容易。”
夏秋雨似乎明白了徐云的用意。
甚至是说这最大最豪华的赌场,那都是有大量当权者的股份,甚至干脆就是当权者开的。
夏秋雨对徐云一点信心都没有。
“除了地痞流氓之外,我们若是想在菲律国如鱼得水,还需要一方面的支持。”徐云突然微微一笑,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此刻已经过了晚上十点,相信很多好玩的东西才刚刚开始。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徐云淡淡道:“只不过,面对这些当地的权贵,就不能用忽悠的手段了,若是不下点血本儿,恐怕是m•hetushu•com很难搞定他们的。”
在菲律国,赌就是一种全民娱乐的。每天,每个人,都会参与其中。
她说着怔了一下:“你不会是说你要去赌场里面赢钱吧?徐云……你不要那么天真好不好,这种事情一点都不现实。”
“既然你也知道,赌场是盈利的,那你觉得菲律国当局让赌场合法化的目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有权人能够得到更大更多的好处。”徐云道:“所以,这里的任何一个赌场都跟权贵有着无法撇清的关系。”
只会让人突然之间发现,完蛋了,钱没了!
“我……我可能只会是出现一些特殊事件的时候才会出现。”夏秋雨道。
“那你不可能去赌场找到人啊,他们是不可能坐在赌场里面看场子的。”夏秋雨无语:“你想的也太天真太简单了一些啊。”
“我当然不可能把你留下啊,我是必须要把你带走的,所以这样就必然会得罪这些权贵们。我们的合作就有可能会受到损失和影响,我找一个女人跟我一起去,就不会有这些麻烦了。”
毕竟只有男人最了解男人了。
“那你自己一个人一定要小心。”夏秋雨担心hetushu.com的看着徐云。
因为最常见的赌注是买骰子点数的大小,总点数为四到十称作小,十一至十七为大,围骰除外,所以才常被称为买大小。这种简单的赌法全世界各地都有。
可现在徐云若是想要逼当地有权者出面,这或许是唯一的方法了。
“当然。”徐云点点头:“你以为赌场是一个让穷人咸鱼翻身的地方吗?”
什么老虎机啊,赛马啊,斗鸡啊,篮球啊,甚至还有赌蜘蛛的,绝对是花样百出,层出不穷。
徐云耸了耸肩膀:“只有晚上这个时间才是最容易找到他们的时候。我总不能白天的时候往他们办公室里跑吧,那样他们肯定不会接待我的。”
她当然不相信赌场是一个可以发财的地方,对于她而言,赌场就是一个能够让人沦陷之后彻底迷失的魔鬼洞。
“我当然没有那么天真。”徐云哭笑不得道:“如果你是掌权者,你会什么时候出现在赌场?”
“当然没有。”徐云无奈的摇摇头:“但是并非不能赢庄家,只需要做一点小手段就可以了。我不会玩儿什么太复杂的,就玩儿玩儿骰宝这类,就足够让他们输的头疼了。”
夏秋http://www.hetushu.com雨这才恍然大悟,被徐云一说,还真的是的确如此。
“为什么我不能跟你一起去。”夏秋雨道。
徐云点点头表示同意:“那你觉得,如果有人一晚上把你赌场里赢得几乎片甲不留,是不是一件特殊的事件呢?”
不仅仅到处都是,而且还一点都不忌讳呢。
夏秋雨面色为难:“可是有权者可就没有那么容易接触了吧?”
“赌博永远没有人是可以赢庄家的。”夏秋雨摇摇头,非常肯定的对徐云道。
“花钱?找女人?”夏秋雨的表情更是无法理解了。
若是赌场不能让当权者得到利益和好处,又怎么可能被合法化呢。
她知道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所以只能听徐云的,按照徐云的意思去做。
“还有这种书?”夏秋雨诧异道。
夏秋雨不解的看着徐云:“你要去哪才能找到他们,都晚上这个时间了。”
徐云无奈的点点头:“当权者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喜欢乱搞,你看看华夏的那些腐败的,有一个人的男女关系是正常的吗?人毕竟是动物,当权力大于一切,权力能够让他们为所欲为的时候,他们的兽性就无法遮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