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025章 应对窃听

“这个可就深奥了哦,况且真正的好茶也不是普通老百姓能喝到的。”徐云微微一笑:“只不过,能参悟道理便好。”
徐云有些哭笑,他说的那些只不过是平日看过的一些有品位的人写的一些大道理,他对茶语禅意可没那么深的理解。
徐云一边递给小雅香槟,一边用手用力的弄了一下浴池内的水,故意搞出很大的声音来。
“它生产在一座围墙环绕占地仅十亩的葡萄园。”徐云道:“处于昂博奈的中心地带。”
就在这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只是现在说来挺惭愧的,因为这些道理徐云可不是自己悟出来的,算是“剽窃”来应付若莱施文。
“那你说,我以后也品普洱读人生好不好?”小雅笑看着徐云,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徐云像是一个朋友,即便她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和徐云交朋友,但徐云并没有嫌弃她的意思。
这个若莱施文啊,可真的是一个不容易对付的角色呢。
“我们是喝红酒呢,还是喝香槟?”徐云微微一笑,用手势示意小雅放轻松,就正常和他聊天。
小雅佩服的竖起拇指。
“琥和*图*书珀茶汤,入口清香甘洌,留在舌尖的茶韵,散布四肢百骸,通体舒泰,的确能够让人回味无穷。”徐云点点头。
好茶,品尝一杯便足以让人心旷神怡,充实而有意义的人生,哪怕只有十年二十年,也能让人们永远记住。
说完话,手机也递给小雅了:发出一点声音来,你懂得,一个红唇表情。
小雅沉默了,那她现在经历的一切,算得上是历经磨难吗?算得上是栉风沐雨吗?
“普洱如红酒般晶莹剔透,就好像是……玫瑰花瓣浸出的琼浆玉液。轻啜韵味绵软悠长,淡淡的陈香伴以柔滑之感,沁人心脾,其香醇甘美,使两颊生津,怕品茗者要陶陶然醉意朦胧了。”徐云也有些诗兴大发道。
没想到若莱施文没怎么买账,小雅却“中毒”很深啊。
这一瞬间,小雅的希望似乎被徐云彻底的点燃了。
徐云的动作相当干脆,直接把自己脱的只剩下一件遮羞裤,光着脚就走向了门口,有些不耐烦的开门道:“谁啊!”
“那你可是要在浴池里好好的伺候伺候我。”徐云一边倒酒,一边对小雅说。m.hetushu.com
“那我就看一下喽。”徐云拿着香槟仔细的观察了一番,感慨道:“哎呦喂,库克安邦内黑钻香槟1998啊,这香槟可不多见啊,大老板还真是大方呢。”
其实真的挺搞笑的,至少他们两个人都是一直在强忍着笑声,差点憋出内伤来。
“大老板也太客气了吧?”小雅已经放开了浴室的水声。
庸碌的人生就像是一壶普通的茶水,除了解渴之外,不能给人带来任何值得留下念想的东西。
送酒人连忙低头,把所有东西送到房间之后,低头迅速离开了。
这一切都像是一杯茶,一杯好茶的意义在于它的茶香,而不是在乎它的容量有多少。
小雅怔了一下,很快明白了徐云的意思,马上弄出了水声:“人家就等着要好好的伺候你呢。”
小雅长叹一口气,这还真的是挺难为情的,可是为了徐云,她依然照做。
小雅的表情还是挺谨慎的,徐云一边哼哼唧唧,一边用手机打出一行字:窃听器在冰桶里面,一会儿好好表现。
可现在小雅居然说自己需要这种大道理,那他就只好勉为其难和-图-书的再说一些。
“精品的茶给人以身心的享受,正如高尚的人给我们带来精神的力量。温室里培植不出上等茶,缺乏锤炼的人难以成大器。”徐云淡淡道:“小雅,你不是温室里的人,所以我不相信你会这样一直堕落下去。”
光阴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任何一个人都应该珍惜自己的人生,珍惜现在的每一秒,珍惜身边任何美好的缘分,珍惜难得的每一次机遇。
“一丢丢。”徐云道。
门口,若莱施文安排的人,推着一辆推车,上面放了巨大的冰桶,冰桶里面有一瓶香槟,一瓶红酒,另外还有两支红酒杯,两支香槟杯。
“人生如茶,生命如歌,人生旅途,风霜雨雪。一杯茶功夫之短暂,恍若人生,瞬息一切皆空。”徐云说起这些的时候,自己也似乎有了一些感悟。
这些似乎都不算是,这些都是她的逃避,她在逃避自己应该经历的栉风沐雨。
“那也应该有一个适合的吧。”小雅看着徐云:“你真的很懂茶吗?”
徐云微微一笑:“那就谢谢大老板了,哈哈哈,送进来吧,不过我提醒你,别往浴室那边看,我和图书的女人可没穿衣服,我可不希望别人看到她的身体。”
“那我品铁观音呢?”小雅仰慕的看着徐云。
几千美金一瓶呢,徐云也不心疼,二话不说就打开了。
这一切都把在办公室窃听的若莱施文和三少彻底给带歪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听你说起那些茶语禅意,内心就会特别的平静。”小雅平淡道:“我自己很难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平静。但你说的那些道理,却让我真的感觉到了安宁。”
“昂博奈是哪里?”小雅的地理也不是特别好。
“人生如茶,茶如人生。人有人品,茶有茶质。茶品如人品,人品即茶品。”徐云粘手即来:“我们知道的上等茶,都是萃日月之精华,历高山之寒暑,方成精品。这就好像高品质的人,也一样需要栉风沐雨,历经磨练,方成正果。”
“对不起先生,打扰您了,这是大老板吩咐我送来的。希望您能够喜欢。”
小雅也不懂香槟:“很珍贵吗?”
“哈哈哈!”徐云故意笑给冰桶内的窃听器听,端着昂贵的香槟就走向浴室。
“谢谢你。”小雅的心情平静了好多:“那你觉得我适合喝什么茶和*图*书?”
小雅都被说的有些好奇了:“那我们就喝它。”
“难道我躺着的时候你就不能伺候我吗?”徐云一边说,手里一边打字。
徐云示意她去浴室,并且穿上浴衣!小雅马上照做了。
这时候小雅已经在浴缸里放了不少水。
茶如人生,句短味长。
“昂博奈可是法国香槟区最受尊崇的黑皮诺葡萄种植村庄,这款白中黑香槟的产量连五千瓶都没有。极为罕有的品质啊,而且这香槟还具有优质勃艮第红葡萄酒的力量和浓度呢,绝对不是轻易可以品尝到的。”徐云道。
徐云笑着将香槟在冰桶里拿出来,冰桶的深处若隐若现可以看到一个极其微小的窃听器。
小雅耸了耸肩膀:“你喜欢喝什么,我就陪你喝什么。”
徐云一边品香槟,一边时不时用手拍几下水面,发出一些水花荡漾的声音,剩下的就交给小雅表演了。
小雅点了点头:“你是想让人家现在就伺候你,还是想先舒舒服服的在浴池里面躺一会儿?”
小雅刚刚平静下来的心情瞬间再次警惕的紧张起来。
因为生命的意义不在于活得多么长久,而在于活得精彩,活得充实而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