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028章 阴谋的夜晚

若莱施文为什么如此看不上老三,就是因为老三是个这种人。
“好!很好,非常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三少道:“人手,武器,我全部都给你安排好,你只需要把那个混蛋给我扔出窗外!狠狠的摔死他!”
然而,就是这个头脑太恐怖了,二儿子居然挪用生意方面的钱,自己大赚一笔,几个亿美金到手以后,竟然说要去享受人生,说人生无非就是要享受,享受的活一天,比挣扎的活一辈子都更有意义。
庄徊恍然大悟,怪不得三少会那么疯狂。
庄徊有些尴尬,但他知道三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即便是有巨大的金钱诱惑,庄徊仍然要考虑一下。
虽然是父子,之间有些应该虚伪的东西也仍然是要虚的。
若莱施文走到这一步,可以说是被逼无奈,但是现在他享受这一切,明知是一种罪恶的深渊,他也无法自拔了。
老三狂妄,自大,不知道天高地厚,总以为自己的能力很强大,总认为自己任何事情都可以解决。
唯一留下的三儿子是他第二个妻子的孩子,这个孩子跟他两个哥哥的差距真的不是一星半点。
因为http://m.hetushu.com若莱施文早已经有了这个权力,所以老三才会有这样一个童年。
“当然没有关系!”三少吼道:“因为只要今天你们能够把这个人给我杀掉,从明天开始,这里的一切就都属于我了!属于我了明白吗?!”
二儿子本来是应该要继承他的生意,一切生意,不仅仅是云霄赌场,还有石油,还有建材,还有各种海洋资源的生意,因为这一切都可以通过权力得到。
……
“谢谢三少栽培。”庄徊点点头:“那我就更不能让三少失望了。”
因为自始至终徐云都没有展示过自己的实力,大老板就这样信任他了。
庄徊点头表示能做到。
而他手中权力也是为云霄赌场而服务的,云霄赌场的收入可以让他来稳固自己的权力,坚固自己的羽翼。同时自己的权力也能让自己更稳定的掌控住云霄赌场这个聚宝盆。
这么多年,也没有联系了。
三少此刻的心情有多么兴奋,他自己都没有办法形容了。
三少压根那就没想过庄徊会不做,现在已经开始制定计划了:“除了你之外,我会让所有和图书的有能力可以帮助你的人都站在你身边帮你!我让你们群起而攻之!”
“是大老板这样说的?”庄徊惊讶道:“大老板既然想让他死……又为何要……”
他拿了属于自己的那笔钱离开了,去过他花红酒绿的日子了。
“三少,这可是大老板留下来的客人。”庄徊还是挺冷静的,“你确定真的要这样做?”
若莱施文深知权力和金钱能让一个人发生怎么样子的变化,所以他不会把真正的经济权利让儿子控制的。
“对了,那个女人不能伤!那个女人是个极品……他小子有艳福啊。”三少舔了舔嘴唇:“那个女人给我完好无损的带回来,有我的吃,就有你的吃,也有兄弟们的吃。你明白我什么意思吗?”
“庄徊,我突然发现你的废话好多,要不要做?如果你不要做这件事情,有的是人想要做!”三少这一刻似乎已经成为了他父亲的角色,似乎一切都已经掌握在了自己手中,身份和架子更大了。
若莱施文今天愿意和三儿子赌,其实就是想给他一个教训,他甚至都猜出了他的小心思,所以他才故意要避开,故意要回家,故http://m.hetushu.com意让他去做他所有想耍的小心机!
三少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的,但嘴巴却没有承认:“高手多的是,庄徊,我是再给你机会,你知道吗?我想要给你机会。”
当然,这些话不能说出来,毕竟三少仍然是三少,有些东西,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大家都要顺着点。
这一切都不需要若莱施文发话!
就比如若莱施文说自己不在乎云霄赌场一样,表面上看起来,他手握菲律国很多方面的大权,很多地方都可以轻松来钱的。但实际上他收入最多的源泉就是云霄赌场。
自从他们的母亲离开这个世界之后,若莱施文就没有办法去控制他们了。
就好像是五岁的时候第一次去迪士尼的感觉吧,似乎自己的梦想彻底实现了一般。
可以说的非常难听,如果三少没有若莱施文这个父亲,就连街边上一个小混混都不如!
几十年前,若莱施文也是一个正直的人,也曾经幻想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改变菲律国的历史,也希望凭借自己的力量让菲律国变的更加强大。
如果徐云是一个隐藏实力的人,庄徊可就是处于一个不利的位置了,庄徊和_图_书赌的是自己的命,所以他不可能像三少这样冲动。
庄徊没有说话,他现在也已经知道徐云是个不好对付的人了。
这是相互相通的,他不能把云霄赌场交给任何一个人打理,哪怕是自己的亲儿子,那也不可能。
三个儿子没有一个能传承他,这是若莱施文很头疼的事情。
他根本不知道他自己的一帆风顺都是因为若莱施文手中的权力!
庄徊怔了一下:“闹出多大的声音都没有关系吗?”
“我爸留下的人又怎么样?”三少哼了一声:“他知道我要做什么,他不管,因为他压根就不相信我有这个能力!但今天我就是要告诉他,我要弄死的人,绝对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我比他更毒!”
“三少,你让我做的事情,我哪一次也没有让你失望过吧。”庄徊淡淡道:“所以,你信任我。才让我来做,换一个其他人,你不会信任的。”
而且二儿子天生就是一个做商人的好材料,对于理财方面有非常恐怖的头脑。
小混混尚且还知道为了生存能放低姿态,为了生存能吃苦耐劳,而三少呢?他什么都不会,从出生开始,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说要什么就有人给hetushu.com他,说想做什么就有人给他做!
“是,三少。”庄徊心道,有他们的吃,也是要等你三少吃腻了,你三少吃腻的女人,往往都会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了,谁还有心情吃啊?
对政治方面有很强嗅觉的大儿子突然选择和他断绝关系,说要像一个叫贝尔的探险家一样,去那些该死的地方做一些作死的事情!至今若莱施文都不知道大儿子的死活。
若莱施文很清楚,自己的儿子输定了,若不然他也不可能会拿出那么大的“赌注”来。
然而现实一次次的教育了他,所以到了今天,他早已经放弃了自己曾经的伟大和理想,他知道凭借一个人根本改变不了腐败的当局,既然改变不了,那他就要适应这个社会,若不然权力的中心是不可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的。
庄徊被三少招回身边,三少直接就把他今天晚上要做的事情给讲明白了:“今天只要你能杀了他,我以后每年给你翻倍的佣金,庄徊,听明白了吗?”
老三是一个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的人!
可三少至今都不明白这是因为父亲,他还以为自己天生就有一股“王霸”之气呢,他还以为自己天生就是一个权力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