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036章 不成大事儿的主儿

虽然拉莫尔并不是多么的靠谱,他手下那个阿三也不是一个能成大事的人,但徐云还是愿意相信他们会帮他把事情做好。
就在拉莫尔想要和徐云商榷一下关于未来合作的时候,一辆陌生的车辆出现在他别墅外的小路上。
徐云无奈的摇摇头:“人家来找我的,你不需要说什么。”
徐云点点头:“那以后,我就不认识小雅这个人了。”
此刻小雅对徐云的信任度已经提高了很多:“杨娅。”
就在徐云和杨娅入睡之后,拉莫尔还没有入睡呢,他刚刚成为老大的兴奋仍然不减,这一晚他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药,驰骋了一整晚都没有任何腰酸背痛的迹象。
而且还有一句话,叫做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拉莫尔一把拉住徐云:“这……这……”
顿了一下,杨娅的目光里突然泛起一丝泪光:“徐云,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样感谢你……等回国之后,我请你吃饭?”
虽然现在狗的标签是人类的好基友,好闺蜜,可以陪吃陪睡陪洗澡,但放在古代可不是,古代狗乃污秽之物。
只要有其他当地的“有心人”能够和货源方合作,暴利就会使得另一方势力短时和*图*书间内升起。
拉莫尔虽然听不懂中文,但是却听到“争吵”和“解释”以及“安抚”,一个女人短短的时间里就被徐云给搞定了。
徐云微微一笑,站起身,走到露台边,低头道:“没想到大老板那么快就亲自找上门儿了,看样子在菲律国,我想去任何地方都逃不过大老板啊。”
所以正常情况都不在宴会筵席上食用狗肉,如用狗肉宴请客人是对客人的侮辱。
豪车。
“好。”杨娅一点都没犹豫,回答的相当干脆:“你想吃什么我就请你吃什么。”
徐云看到了杨娅耿直的一面,哈哈笑了笑:“你是不是傻,你应该说,若吃海鲜就在菲律国请我吃啊,回国吃一顿,在这里都够吃十顿的了!”
“到现在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徐云道:“你若去天娱集团工作,可不能再随便拿个名字用了。”
别看拉莫尔已经是占地一方的流氓头子了,可是面对国家权力核心的人物,他还是瞬间就不知道如何应对了。
所有的一切都远远超出了拉莫尔的想象力。
一句俗语,叫“狗肉上不了宴席”,特别适合用在拉莫尔的身上。
拉莫尔就http://www•hetushu•com是这种典型的小人物,如果他是能放眼未来的人,就不会背叛自己的老大了,毕竟现在他手里还没能掌握最赚钱的核心犯罪业务,这么早就把山寨拳王给干掉,对他而言绝对不是一个好事儿。
这里的海面很干净,干净的让人有一种忍不住就脱光衣服跳进去的冲动。
拉莫尔这一瞬间都快尿了,国会参议员若莱施文,这么大的一个政治家族的大佬,来给眼前这个徐云道歉!
“徐云!我的好兄弟!我知道你在这里呢。”楼下突然传来了若莱施文的喊声:“难道不打算请我进去坐一下吗?”
越是不成大事的人,越是对眼前的利益盯的重要。
慌乱中,拉莫尔面前的咖啡杯都打碎了,他站起来,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去迎接,还是不去迎接才对。
“你有什么好紧张的,来客人了,你作为房子的主人,招待一下。”徐云道:“至于这么六神无主的吗?”
完全都听懂了。
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连国会参议员都亲自上门儿找他,都喊他兄弟?
犯罪集团的人最在乎的是面熟和忠诚,拉莫尔他们老大能住这么大的房子,绝对不http://m.hetushu.com是只靠着街头这些东西。
甚至装过狗肉的器皿都不准放上灶头,叫“狗不上灶头”,古人认为狗都是低贱的,有贬义之意,所以才会有一些狗腿子,狗篮子,狗日的等等骂人的话。
他对徐云也没有任何抱歉的意思。只是喊徐云和杨娅,跟他一起到二楼巨大的观景楼台上去吃点东西。
“怎么了?”徐云笑看着拉莫尔。
就是这么点事儿!
“没。”徐云摇摇头:“但这是常识啊,就好像娱乐休闲会所的地方都用号码来做称呼一样,这也是常识。”
街头的这些东西虽然是一步很客观的收入,但是要养这么多手底下的小弟,恐怕也不可能过上这种奢侈的生活。
气氛终于轻松了下来,杨娅的情绪也总算是缓和了。
观景楼台有上百平米,非常大,眼前就是来别墅的沿海小路和金灿灿的阳光海滩。
等到拉莫尔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大老板就别客气了,直接进来吧,我马上下楼。”徐云说完就转身。
拉莫尔整个人都懵逼了,彻底傻眼的瞪着徐云!
杨娅点点头:“以后我也不再是小雅这个人了。”
对于拉莫尔来说,这一切都好像是再做梦一m.hetushu•com般。
拉莫尔心中冷笑,男人和女人之间除了这些之外还能有什么。
只要有钱,就能称霸,这个社会就是那么现实和简单。
有了徐云对安全的保证,小雅的心情舒缓多了,虽然这一切对她而言感觉有些梦幻。
很快,汽车直接停在了别墅门口。车门打开,副驾驶上就走下一个衣着整洁青年,迅速打开后门,一个让拉莫尔怎么也不敢想的人走出了汽车——若莱施文!
拉莫尔需要的是横财,可他自己并没有那个能力去赚。这也是徐云不看好拉莫尔的原因,他对拉莫尔就是利用一次就完事儿,根本不会去考虑拉莫尔以后混成什么样子。
“兄弟,是不是生气了?”若莱施文笑了笑,没多解释什么,直接道歉:“昨天的事情都怪犬子,我今天是来真诚道歉的。”
徐云没有贬低狗的意思,只是古人贬低了狗,以至于猪狗不如这种成语到现在仍然还在延用,历史文化可不是一天两天能改变的。
两人说了些什么,拉莫尔一点都不好奇,因为他觉得自己听懂了。
小雅苦笑一声:“看来你懂得还挺多呢,难道在国内也没少找过女孩子?”
这条路拉莫尔就根本没有接触,就因为这个,他也不m•hetushu.com可能成事儿的,至少货源方面不会找一个连他们老大都背叛的家伙合作。
这家伙都快天亮了才下了药劲儿,昨天折腾了整整一夜啊,恐怕一时半会也起不来了。
拉莫尔指着楼下汽车:“怎么了?你当然不知道怎么了!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
因为晚上睡的太晚了,第二天早上徐云和杨娅到九点多才起床,而这时候拉莫尔仍然再睡着呢。
当然,现代社会不一样了,狗是宝贝啊,而且一顿狗肉火锅吃下来也要好几张大票呢。
只有拳头的人永远是帮着有钱人打天下的。拥有天下的人永远都是有钱人。
这种奢侈的生活显然是靠着暴利的产业来赚取的,比如说毒。
“行啊。”徐云点点头:“那我可是要吃海鲜。”
“可是我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和他说什么啊!他这么会来这里啊!”拉莫尔紧张的语无伦次道。
至少现在他一句话能召集很多人去给他做事,这就足够了。
无非就是徐云养的女人很生气,很愤怒,责怪徐云那么久没来看他,而目的就是因为包养的费用再多要一点。而徐云只是需要舍得花钱,这女人最后还是会乖乖趴在他脚下伺候他。
杨娅没想到徐云竟然是跟他开玩笑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