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040章 烂泥扶不上墙

“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对你下手?”若莱施文瞪着儿子道:“如果杀了你能让我免除今天这些麻烦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就要了你这条狗命!”
就好像昨天晚上他们怎么闹都没有关系,别说徐云杀了五个人,就算是再杀五个,他也有充足的时间安排人来处理,毕竟房间内发生的一切没有人看到。
三少低头认错,不敢反抗,若现在他还耍性子,父亲真生气把他给扔出去不管他,那这事儿就真没人能帮他平了。
“三少,你也别看我,昨天的事情我都是为了自保,你也别怪谁。”徐云微微一笑:“要怪就怪你自己,或者去怪你手下的人不中用。”
每一次他犯了错误,都会用这种方式来逃避应该属于他自己的惩罚。
“爸,我已经认错了。”三少爬起来:“如果你觉得还没有出气,那就尽管对我动手吧,所有的惩罚我都全部接受。”
若不是旁边的人赶紧拦住若莱施文,恐怕他还有可能再上前去跺几脚!
“大老板,我说今天这事儿就算了吧,三少也是因为担心你,所以才一时冲动,若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做这种事情。”徐云微微一笑,他帮着三少开脱?呵呵……如果若莱和_图_书施文会相信,早就相信了,何必等徐云说呢。
“我就是因为你啊爸!”三少不服道。
“昨天晚上那是……”三少刚想开口,若莱施文就打断了他。
“我告诉你,这是我最后一次原谅你犯这种错误!如果你再给搞这些麻烦,就给我永远的滚出菲律国!”若莱施文吼了一声:“就当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你还有脸说昨天?”若莱施文瞪着儿子,他希望儿子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什么。
三少仍然没有说什么,默默的跟在徐云和若莱施文的身后,一起上楼了。
然而,现在所有这一切都是能是若莱施文的幻想,连亲生儿子的支持都没有,他真的很无力。
或许是成功的次数多了,三少才总是会觉得,只要他这样做,父亲都不会惩罚他。
作为一个父亲,作为一个拥有权力帝国的父亲,他有理由去愤怒!三个儿子都不能真正继承他打拼下来的权力啊!这对于他而言岂不是一种悲剧?
若莱施文狠狠的瞪了三少一眼:“你杀人是因为他们没有能帮你把徐云给杀掉!但你当着我的面又不能去杀徐云!所以你才把你的愤怒都发泄在其他人的和图书身上!你是我生的,难道我还不了解你吗!?你若是再不给我闭上嘴巴,小心我还教育你!”
徐云当然不会为一个想杀他的人开脱。
若莱施文深呼一口气,声音都有些颤抖:“真没想到你这么豁达,居然还会为了他开脱。你明明知道,他愤怒到要杀人根本不是因为我。”
如果他手下这些人去处理,仍然还会走漏风声,那他也怪不得他们,那就是他气数已尽了。
只有三少一个人,站在父亲的办公桌前,不敢去坐,但站在这里又心有不甘。
徐云跟他也没有什么好客气的,转身就坐在了沙发上。
徐云摆摆手:“不至于,父子之间何必斤斤计较呢,都是一些小事情,风一吹就过去了,一切都是过眼云烟了。”
下面的事情自然有若莱施文信任的人来处理,这些年他处理过很多这种事情,所以他对他手下的人还是有百分之百信任的。
可是碍于父亲在场,他又不能说什么,只能强忍着,这一股股的怨气忍的都快成疾病了。
若莱施文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重重的坐在了椅子上。
“如果你想犯浑,那就给我滚出家门!别连累我。”若莱施文这话说的够重的,“如果m.hetushu.com你还想要做我的儿子,就搞清楚,想明白自己是什么身份!什么事情应该做,什么事情不应该做!”
“我已经不想跟你废话了,马上跟我到楼上办公室!”若莱施文甩手便走。
如果他的儿子都能够靠谱一些,都能够成为他的左膀右臂,他还会在总统面前低三下四?他早就扬眉吐气了!说不定下一份总统民选之后他就能当总统!这样他的家族在菲律国的政治上将写下浓厚的一笔。
“爸,这个王八蛋敢撞你!他就该死!”三少心里已知道自己做错了,但仍然要去解释。
有句话叫做知子莫若父,若莱施文自己的儿子自己当然了解,老三从小就会做戏,这事情都根本不能算是什么秘密。
正常人家的父亲哪有这样对待儿子的啊,若莱施文是被权力洗脑的人,所以他做事情才会如此这般。
原本有无限潜力的两个儿子都离开他了,剩下一个在他身边也根本做不了什么。
三少没想到父亲会说出这么严重的话,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而若莱施文?
若莱施文比任何人都担心这件事情被曝光,私底下的事情他可以轻松按压,但这种光天化日之下的东西很难彻底控制!和-图-书
而外面更是有几十个人听到了枪响!这就没有那么容易遮盖了,很多事情都比想象中更要困难。
徐云看着这一幕,真有点觉得三少这儿子当的可真够憋屈的。
若是没有徐云在,他怎么站都行,跪在父亲面前都没有关系。但是现在有一个外人在旁边,他心里肯定是有抵触的。
现在不一样,大庭广众,至少有十几个人亲眼看到了三少击毙他人的一幕。
谁都不希望自己会在外人面前被数落,两岁的孩子都知道要面子,何况三少都已经是二十多的人了。
这就是嘴巴上谎言最高的境界,说谎的人都觉得自己真的没有说假话!
权力在若莱施文的心中才是第一位的,而孩子只能够排在第二位,永远不会超越他心中的权力。
难道他还要为了他明明默认的事情而对他恶言相向吗?!
然而这一次没有用了,若莱施文完全没有原谅儿子的意思。
他无意是最失败的!
若莱施文一记耳光就狠狠的抽了上去,三少手里的枪都没拿稳,啪一声摔在地上。
他必须让自己的父亲感觉自己所做一切都是为了父亲考虑的,都是出于他的孝心,这样父亲才会给与他原谅。
三少不耐烦的看了徐云一和图书眼,他心里对徐云是相当的厌恶啊,厌恶至极!
三少冲到若莱施文的面前,紧张的看着若莱施文受伤的额头。
然而三少的戏虽然很真,但却仍然无法逃过父亲的眼睛。
这一切都是因为孩子的不争气,才让他在这场权力的游戏中玩儿的如此艰难,如此窘迫。
三少被踹的直接摔出去两米。
看着同龄人的孩子开始掌控某些中心权力的时候,若莱施文何尝不焦虑,何尝不痛苦,何尝不想要自己也像他们一样呢?
若莱施文的话让三少的心瞬间冰凉。
三少惊愕了,昨天的事情父亲明明知道啊?!
愤怒让若莱施文有些失去理智,他起脚狠狠的踹在三少肚子上。
看看别人的政治家族越来越壮大,通过婚姻,通过合作,通过子承父业,一个个家族在这样菲律国的权力游戏中,都不断的扩大自己的人脉,自己的关系,自己的能力,扩大自己的队伍和家族战线。
可是他没有机会去做到。
三少被父亲说的一句话都无法反驳。
若莱施文也就是因为“后续无人”的原因,才被总统所嫌弃,因为他是一个不被看好的势力,所有都认为他就是他们家族的顶峰,如果他垮了,没有人可以撑起来他的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