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042章 试探

“不会那么夸张吧?”徐云道:“那这件事情必须要尽快妥善的处理。”
当然,他是不可能真的去帮若莱施文对他们菲律国总统动手的。
这就是若莱施文为什么那么想要得到徐云信任的原因。
徐云心中咯噔一下,若莱施文这老东西是玩儿真的啊!
能说出这种话的人,显然不是一般的人。
若莱施文淡淡道:“我听过一个关于你们华夏古代的故事,说这个刘邦围攻一个叫项羽的霸王,对方坚持了好几个月,项羽把刘邦的父亲都给抓来了,要挟刘邦,说是要烹掉刘邦的父亲!”
徐云没有否认。
敢烹享使用自己父亲的人,这想法都是不够心狠手辣的人不敢想的。
“行了,别解释了!去调监控,马上给我查出来跑掉的人是什么身份,想尽一切办法把人抓回来。”若莱施文道:“还有,通知总统府那边的人,如果有任何的动静,都要第一时间的通知我!明白了吗?”
“是吗?”徐云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对厚黑还有研究。
徐云换位思考一下,自己的确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因为脸面足够陌生,实力对于若莱施文而言也是深不可测的,既然能隔空控制骰子,那徐云http://m.hetushu•com即便是不需要枪和子弹也能置人于死地。
“明白了!”
怪不得若莱施文一直对徐云都这般殷勤。
就在三少刚被人带走之后,就有人冲进了若莱施文的办公室!
“兄弟你这就想的太简单了。”若莱施文摇了摇头:“菲律国的社会很复杂的,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要提防的东西也远远超出你的想象。”
徐云道:“我仍然不该乱说话。”
“当然,除了总统。”若莱施文继续道:“但是总统那么高的身份和架子,恐怕也不会把兄弟你放在眼里。”
现如今,想要找一个能够帮助自己解决这么大一件麻烦事情的人可真不多见。
“当然。”若莱施文点点头:“若是想要成大事,有些事情就要看淡,看看你们华夏上下五千年的这些历朝历代皇帝,那一个不是心黑颜厚?”
若莱施文竖起拇指。
“这么说,如果有特殊情况,你为了保住自己的身份地位,会宁愿牺牲你的儿子?”
“如果因为三少的事情威胁到你的身份地位,你会……”徐云说到这里,故意停住了,不好意思的摆摆手:“对不起,大老板,这些话我的确是和_图_书不应该乱说的。”
“尤其是开国皇帝!更是把心狠手辣做到极致。”若莱施文道:“若不能做到,就根本不可能成就一番事业。”
徐云可不是杀手,而且这种改变国家格局的事情是会对整个国际上都有严重影响的。
若莱施文用力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整个人的手心都拍的红透了!
肯定和他老爸一样,连吼带叫的对手底下人发脾气,就是为了能够第一时间就把他给抓住。
若莱施文即便是笑的再开怀,也没有办法掩盖他的狼子野心,徐云非常肯定,此刻若莱施文心中最大的那个对手,就是总统。
徐云点点头:“我明白,越是你身边的人,做了一些事情越是会让你难做。”
“兄弟。”若莱施文突然放缓了声音:“如果我出了事情,那我恐怕就没有办法帮你去保证你想做的一些事情能够顺利进行了。”
“是吗?”徐云故作惊讶道:“难道凭大老板参议员的身份,还保不住三少吗?”
“那大老板可真不能出事儿。”徐云微微一笑:“若不然,谁帮我啊。”
这种事儿谁敢去做啊!徐云若是真在菲律国把他们总统给废了,那就不用找兽首了,直接去国际军事和图书法院接受审判吧,以后都别想翻身了,这错儿可不是小错。
“兄弟不需要考虑那么多,我对于你们华夏的文化非常喜欢,我也喜欢研究你们华夏的厚黑一学。”若莱施文淡淡道:“你们古代有一个叫刘邦的皇帝,能成事儿,就是因为心黑手辣,做事也足够厚颜。”
徐云笑而不语。
“所以现在我是不准许任何人动大老板您啊。”徐云开玩笑的道:“如果有人断了你的路,那就是等于断了我的路,我肯定是要和他势不两立的。”
“大老板,主要是因为人太多了,我们的人手不够。”
“是啊……”若莱施文叹息道:“我最怕的就是这个混蛋给我惹出这种麻烦来,但结果他还真的是不辜负我的期望,真的给我惹出麻烦来啊……”
若莱施文长叹一声:“这跟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你做任何事情,我都可以想办法保你,因为你和我之间的关系更简单,没有人能利用你对我构成什么威胁。即便是我要保你,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
若莱施文摇了摇头:“如果被有心人利用,别说保不住他,我恐怕都会自身难保了。”
“大……大老板!不,不好了!”冲进办公室http://m•hetushu•com的人,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外面的人不容易控制,有……有人趁乱跑掉了!”
“大老板,就算是有人跑掉了,你也不至于那么着急吧。”徐云微微一笑:“以你的身份,难不成还有人敢乱说话不成?”
他的眼神中闪过无奈,闪过愤怒,闪过焦虑,闪过不安:“真是一群废物!这么点小事儿都做不好?!”
这老东西看样子是早有准备和想法了。
“这次若是再给我搞砸了,我就要了你们的狗命!”若莱施文吼道:“快点去给我抓人!”
若莱施文看着徐云,希望得到他想要得到的答案。
若莱施文看向窗外:“儿子没有了,还可以再生。”
徐云不知道若莱施文究竟想要说什么,但是他能感觉到,若莱施文有求于他的事情,现在恐怕是要说出口了。
这在若莱施文的眼中,叫做无毒不丈夫。
徐云点点头:“这个故事基本上所有的华夏人都听说过。刘邦说,他和项羽都是受命于怀王的,并约为兄弟,他的父亲就是项羽的父亲,项羽若烹他的父亲,就等于烹自己的父亲,到时候也分给他一杯羹吧!”
若莱施文听到徐云说这番话,脸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如果说,和_图_书保住大老板,就能保住我想要得到的利益,我当然会选择你这边。”徐云心里也清楚,忽悠又不花钱。
现在若莱施文的压迫感非常强烈,危机四伏让他开始坐立不安。
“凭兄弟的能力,想要帮你的人太多了。”若莱施文道:“只不过有一点,我的能力更全面,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我这一步。你说呢?”
徐云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他也就顺着若莱施文的意思来:“大老板刚才都说了,总统也看不上我这样的啊,哈哈哈,就算我想叛变,人家不领情,我又何必找那种羞辱呢。”
是总统想要对他有所行动,所以他才会有想法想要反抗的。
徐云微微一笑:“这么说来的话,如果是大老板,大老板也会这样做?”
总统的玩笑可不是能乱开的,尤其是这种情况下的。
“我很佩服。”若莱施文道。
看到若莱施文这做法,徐云就不难想象出昨天的时候三少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状态。
若莱施文却很轻的笑了一声:“这没什么,我知道你的意思。”
“不论那个人是多么大的绊脚石,你都敢帮我?”若莱施文也用一直开玩笑的语气道:“如果那个人是总统呢,那你打算怎么办?是帮我,还是叛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