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052章 徐云的出击

拉莫尔很兴奋对方有落单的人,在徐云一旁忍不住计划道:“我现在就安排兄弟们把她在赌场里面给绑了!”
拉莫尔说起来这个就更兴奋了:“云霄赌场是大老板的地方,只要你一句话,也没有人敢动我们的人啊。肯定能让她乖乖俯首的。”
这时候已经是最关键的时刻,台面上只剩下卡莉思和另外一个“玩家”,徐云见过这个“玩家”,这显然是云霄赌场的人。
这时,牌面最大的人可赢得桌面所有的筹码。
“别去做自不量力的事情。”徐云再次提醒拉莫尔:“若不然你会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让你的人都在云霄赌场内撤走。”徐云对拉莫尔道:“不要引起大老板的方案。”
拉莫尔点点头,虽然他心中并不服气,但是对于徐云的话他还是不敢不听的。
还是那句话,没有赌场会白白让人赢钱离开的。
在菲律国尤为盛行,由于这种扑克游戏简单,激烈,既含有技巧也有很大的运气成分,所以流传非常广泛,本来这只是扑克游戏,但是因为这种游戏更容易下赌注,所以成为了不少赌场的必上菜。
徐云笑了笑:“我会亲自去解决问题的。”
http://www.hetushu.com“那我们就不再理会这个女人了吗?”拉莫尔有些不解的看着徐云。
拉莫尔也终于有了狐假虎威的机会,仗着徐云的势,他在赌场内也是耀武扬威,面对那些恭恭敬敬向他打招呼的人,他都全部接受了,还真的是摆出一副大哥大的样子来。
拉莫尔一怔,可是这些人对徐云的攀附更严重啊。
若是说不认识徐云,那干脆就不要留在这里工作了。
徐云说完就站起身来,拉莫尔也跟着徐云站了起来:“那我和你一起去。”
拉莫尔至今也不知道徐云只是利用他罢了,利用之后就扔掉走人,等拉莫尔回过神儿的时候,徐云恐怕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到时候估计若莱施文找不到徐云也会把气都撒在拉莫尔的身上呢。
现在徐云一来,云霄赌场的人都会毕恭毕敬的向他打招呼,可以说整个云霄赌场已经没有人不认识徐云了。
所以这家伙现在走的和徐云越亲密,倒霉的时候就越倒霉。
目前看来他们的状态显然是非常的放松。
拉莫尔这才低调下来,乖乖的老老实实站在徐云身后,像个小弟一般,即便是有人给他打招呼和_图_书,他也都用同样的态度送还回去。很快就融入成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弟。
而且既然卡莉思可以独自离队,就说明圣炎佣兵团的团长刺蚁并没有强制性的让他的人留在酒店。
卡莉思这赌瘾也太大了吧?
徐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打草惊蛇,一旦打草惊蛇,事情就将会失去挽留的余地了。
除了卡莉思已经独自出行之外,其他人也说不定随时都可能外出。他们都有可能单独暴露在拉莫尔的人眼皮底下,如果拉莫尔不跟在徐云身旁,他极有可能为了邀功而一时冲动,做出一些无法挽回的事情就来不及了。
即便是再厉害的高手,也很难抵挡赌场里面安排的一些高手,他们都是身怀绝技的家伙。
徐云和拉莫尔赶到云霄赌场的时候,正好是云霄赌场最热闹的时候,整个赌场内都沸沸扬扬。
“你?绑她?”徐云不屑的看了拉莫尔一眼:“就算你的人有这个本事,那你知道云霄赌场是什么地方吗,是你随随便便就可以闹事的地方吗。”
比如说尤金和克罗夫斯基两个人通过房内的电话向前台点了一堆啤酒和小吃外卖,估计两人都是球迷,今天晚上决定要好好享受比赛。而hetushu.com维克多和阪野君两人则是叫了一个姑娘去做服务,价格肯定是要翻倍的了。
虽然卡莉思去了云霄赌场,但徐云也没办法判断她什么时候会突然离开,这就需要拉莫尔的人随时做好准备,他需要随时都得到消息。
让徐云万万没想到的是,卡莉思居然直接奔往了云霄赌场,当最后的消息确定传来之后,徐云诧异了挺久的。
他希望能够让若莱施文看到他和徐云在一起,这样才能提高他在若莱施文眼中的地位。
“你这副模样还是不要让大老板看到的好,让大老板看到他会不爽的。”徐云低声对拉莫尔道:“没有人会希望自己的小弟去攀附别人。”
“我记得我一开始就警告过你,别让你的人去招惹我要盯住的人。”徐云直接打断了拉莫尔的话:“因为你的人在他们的面前连个屁都算不上,即便这个走单的是个女人,你们也招惹不起。”
拉莫尔的人源源不断的将消息传送到徐云的耳边,徐云此刻对圣炎佣兵团简直就是了如指掌。
徐云可谓是一战成名,谁都对这个大老板若莱施文身旁的红人高看一眼。
最后一轮下注是比赛的关键,在这一轮中,玩家可以进行梭m.hetushu.com哈,所谓梭哈是押上所有未放弃的玩家所能够跟的最大筹码。等到下注的人都对下注进行表态后,便掀开底牌一决胜负。
“我不一样。”徐云又一次告诉拉莫尔,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
他们所有人中除了卡莉思离开了酒店,其他所有人的活动范围都没有离开湾海酒店。
徐云想想这的确是一个值得带拉莫尔一同前往的理由,他也确实需要拉莫尔能及时应变一些情况。
“如果有什么事情,你能第一时间吩咐我。”拉莫尔道。
“既然你那么想要跟我一起去,我也就不打削你的积极性了。”徐云点点头:“跟在我身边,没别的要求,多做事,少说话。如果能做到,就跟我走,做不到就不要去给我添麻烦。”
这里的规矩也很简单,各家一张底牌,底牌要到决胜负时才可翻开,从发第二张牌开始,每发一张牌,以牌面大者为先,进行下注。有人下注,想继续玩下去的人,选择跟,跟注后会下注到和上家相同的筹码,或可选择加注,各家如果觉得自己的牌况不妙,不想继续,可以选择放弃,认赔等待牌局结束,先前跟过的筹码,也就无法取回了。
这对于徐云而言或许没什么,但在拉和图书莫尔眼里是必须的一步。
“做得到。”拉莫尔痛快的点点头。
若是拉莫尔现在真和徐云保持距离,等徐云解决任务玩儿消失的时候,若莱施文反而不会怪罪迁怒这可怜的“上位者”。
所以把拉莫尔带在身边对徐云而言也是一件无害的事情。
“少给你自己的脸上贴金,敢在大老板的场子里闹事,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徐云道:“你真以为自己在大老板眼里是个人物了吗?”
拉莫尔被一盆冷水浇灭了热情:“我知道我在大老板眼里根本不算个什么,可……可是……”
“你去了能帮我做什么。”徐云看了拉莫尔一眼,拉莫尔的小心思他很清楚,至今为止拉莫尔都没感觉自己攀附上权贵,所以他现在心里很纠结。
拉莫尔不在言语,他彻底被徐云给鄙视的无语了。
徐云的目标明确,很快就在赌场内找到了卡莉思。
卡莉思刚刚上路就已经再次被盯上了,满街拉莫尔手下的小弟都为了老大能够在未来上位而做出了疯狂的努力。
此刻的卡莉思完全没有意识到半点危险,她的全部心思都在自己手中的那副牌上。
徐云对“梭哈”也是有一定了解的,这种玩法儿在港澳很流行,在华夏南部沿海也很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