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058章 只有我威胁别人的份儿

拉莫尔恼怒的放弃了“翻身的机会”,跟徐云匆匆离开。
等到徐云乘坐电梯离开之后,三少才不爽的开口:“爸,难道我们就真的听他安排?我们凭什么就这么帮他!若不是因为他,今天我们也不会损失那么多人!”
“做好你该做的,别去给我想那些有用没用的。”若莱施文说完就直接起身拂袖而去。
拉莫尔胡乱的点着头,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了。
刚刚恢复了行动力的拉莫尔突然一把抓起车门储物箱里的手枪,喀嚓上膛就指向徐云。
徐云笑了笑:“我去楼上是得罪人,带着你去可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难道你希望招惹若莱施文吗?”
“你什么意思?”拉莫尔一怔。
三少虽然心中不服,但仍是碍于父亲的威信而点了点头。
“想在赌场里面翻身?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徐云不屑道:“真把自己当赌神了?不想输的倾家荡产,现在就收手,以后也别往这种地方来。”
拉莫尔愣住了,他也慢慢明白了过来,有些时候人确实是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拉莫尔咽下一口唾沫,面色沉重。
甚至是子弹爆炸而出的画面他都能看的一清二楚,他的手指就在扳机上,可此刻这只手却已经和*图*书完全失去了自我控制能力。徐云只需要做一个简单的拉动,拉莫尔就会自己扣动扳机,让子弹打爆他的脑袋。
拉莫尔紧张的连呼吸都有些错乱。
“你不会是把我当三岁小孩子一样耍吧?”徐云把拉莫尔的原话送给他:“用手枪开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
手枪口瞬间对准了拉莫尔自己。
三少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这样。
拉莫尔虽然不聪明,却也不傻,倘若他是个傻子,他杀自己前老大的时候也不会那么干脆利索的。
拉莫尔大口的呼吸着失而复得的空气,整个人的脸色也开始慢慢的恢复了,他绝对没有想到徐云会有这种举动,刚才那种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感觉历历在目。
徐云摇摇头:“我特别讨厌别人威胁我,哪怕是若莱施文用你这种手段威胁我,我也会毫不客气的解决他。”
徐云松开手,看都没有再看拉莫尔一眼,他不需要有什么防备,对付拉莫尔这种人,把事情的利害关系讲清楚,他自然会判断正确的做一件事情,还是愚蠢的处理一件事情。
拉莫尔没有回避徐云的目光,和徐云对视着。
“且不说就凭你根本不可能杀了我,就算你真的杀了我,若莱施hetushu•com文也不会放过你。”徐云淡淡道:“我对若莱施文的价值是你连想都不敢想的,所以你若是真敢动我,你可能真的会被株连九族。”
拉莫尔的眼睛距离枪口只有二十厘米的距离,如果光线充足的话,他肯定能够看清楚枪膛里面的构造。
拉莫尔惊恐万分,双手抠住徐云的手指,想要让自己透口气。
“我真的只是一时脑热,我不会真的伤害你!你了解我……我怎么会伤害你呢。”拉莫尔干笑着,笑声里面都是恐惧:“我真的只是想开一个玩笑,一个玩笑而已!”
“你若不相信,我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徐云摇摇头:“况且你觉得我有跟你解释的必要吗?”
徐云笑了,点点头:“很好啊,你比之前聪明太多了,活学活用了呢。”
徐云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我想要给你的表示,就是饶你不死,你觉得这个表示够不够意思?”
“只有三岁的小孩子才会认为找人做事就不能去得罪他。”徐云耸了耸肩膀:“有些时候,想让人更快的帮你解决问题,得罪他反而是更有利的手段。”
就在拉莫尔想要翻身回本的时候,徐云居然出现,告诉他要走。
“我错了……http://m.hetushu.com我知道错了,原谅我的一时冲动!”拉莫尔连忙解释道:“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好好帮你做事。”
徐云再次找到拉莫尔的时候,拉莫尔已经输红了眼,虽然他也算是小小暴发户了,但是这短短的时间里就输掉了那么多,还是让他有些难以忍受的。
……
没等拉莫尔坐稳,徐云突然伸手,一把掐住了拉莫尔的喉咙!
可是徐云的手指孔武有力,就像是无根扎入凝固水泥体中的钢筋,拉莫尔根本没有办法掰开!
拉莫尔来不及反抗,后脑勺紧紧被按在了座椅的头靠上,徐云不是闹着玩而,所以手腕是有相当大的发力。
因为过度挣扎,拉莫尔很快就出现了缺氧状态。
“自己的人没用就不要怪在别人的身上。”若莱施文面无表情道:“我告诉你,想要解决问题就要考虑的更全面。这件事我们必须做,而且还要好好做。”
“是……是啊……当然可以啊,你想要怎么样表示?”拉莫尔心里多少都有些小期待。
拉莫尔一点都不相信徐云所说:“这都是鬼话而已!”
徐云回头看了拉莫尔一眼:“你这是在威胁我?”
“你去楼上为什么不带我一起?”拉莫尔不解的问徐云,这话显然hetushu•com也有那么一丝恼怒和不甘。
然而他手腕尚未完全发力的时候就被徐云一招简单的擒拿给反折了手腕。
“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的人,还没有一个是能活着出去的。”若莱施文的声音透着阵阵阴寒:“就算是徐云不让他们死,我也不会放过他们。他们每一个人都必须死……”
若莱施文嘴角抽搐:“就算是徐云解决不了他们,我也不会让他们活着离开。”
“你不会以为你已经利用过我了,所以我没有了什么价值,就想把我一脚踹开吧?”拉莫尔道:“徐云,城市那么大,如果你等的那些人一旦换酒店,没有我那么多眼线,我倒要想知道你怎么去找。”
“你给我一个翻身的机会!我这一把就要翻身了!”拉莫尔不甘心的咬牙道。
而这时候两人已经走到车旁边,徐云开门坐进车内,拉莫尔紧随其后也坐进车内。
拉莫尔现在哪还顾得上其他,只能拼命点头,每一次点头都因为徐云虎口对咽喉的受力而痛苦万分。
“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但这是你仅有的机会。”徐云道:“记住,只有我威胁别人的份儿,还从未有人能威胁过我呢。”
“你知道你这样做究竟有多么的愚蠢吗。”徐云道:“现在你的命真的不在你手上了m.hetushu.com。”
“所以你应该相信我。”徐云道:“不过,你刚才这样做也确实提醒了我,想要你帮我继续做事,也应该要对你有所表示。”
三少使劲儿的点点头。
徐云这才缓缓松开了手。
“我刚说过,有些时候想让人帮你做事,得罪他也是一种有利的手段,你就马上用在了我的身上。”徐云挑了挑眉毛:“难道不是吗?”
三少听到血腥的东西就来劲儿,两眼泛起青光:“他们必须死!”
“爸,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给他们离开菲律国的机会。”三少保证道:“只要有机会,我就把他们一网打尽!”
命悬一线!
“你给我消停一点,别擅自做主!”若莱施文瞪了三少一眼:“做好你应该做的事情就够了,至于其他的,你就别添乱,我可不想还要给你擦屁股,你最好记住,命只有一条,那些佣兵比杀手还不好惹,你就别去招惹他们了。”
“得罪人?你为什么要得罪他?”拉莫尔不解:“你不是需要他帮你做事情吗,需要他还要得罪他?你不会是把我当三岁的小孩子一样耍吧?”
“现在就安排人去查他们的入境身份。”若莱施文命令道:“千万不要打草惊蛇,把查到的身份马上做记录,全境封锁,绝对不能让他们离开菲律国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