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065章 南洋的危机

徐云松了一口气:“这头猪没干傻叉的事情就真的是万幸了,鬼知道这个猪队友什么时候会犯病啊。”
这傻叉还煞有其事的说什么,他们的血管中没有流淌着侵略的血液,但他们也不会在任何挑战前打退堂鼓。然后花了近千亿比索用于军事现代化建设,因为这孙子,陈忠远老师还写了一首诗:我马日虺隤?君心月溯洄?如何阿鸡懦,胆魄肆风雷!?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林歌摇摇头。
卧槽!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呢?”徐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华夏早就声明了,对这个跳梁小丑惹出事情不参与不理睬,也更不可能接受的态度等待不利于华夏的仲裁结果。
徐云和拉莫尔在男人天堂里面出来的时候已经快早上十点了,若莱施文安排的两个尾巴早就饿的饥肠辘辘了。
从仲裁法官名单出炉的那刻起,其间就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政治作秀。仲裁员由东瀛右翼分子指定,中立个毛!
要知道,这个柳井菌二,会几年前因为东瀛的一件贪腐案,被东瀛政府扫地出门了啊,如今却得以摇身一变,居然成了一个国际法法官!这也太可笑了吧!
林歌的表情一直都很严http://m.hetushu.com肃,两人走到拉莫尔看不到的位置之后,才缓缓开口:“南洋的仲裁结果下来了。”
一个卖香蕉的国家,居然要求裁定太平岛美济礁等八个南沙岛礁的海洋地位。当然,这实际上是涉及海洋管辖权的事情,这就是那个傻叉卖香蕉的“阿鸡懦三世”反对华夏在南洋所主张的九段线。
原本这是一个非常明媚的清晨,但徐云和拉莫尔回到家中的时候,拉莫尔的门口却站了一个熟人,徐云苦笑一声,这也太夸张了吧,林歌这小子居然来了。这事儿他并没有想让他也参与,这小子是怎么找来的?
徐云心道,这事儿他也真不可能会太清楚:“对了,仲裁结果是啥?”
华夏人在自己的海域主张怎么管尼玛阿鸡懦三世什么鸟事儿?这傻叉就是犯贱。
林歌笑了笑:“上次制裁还没几个月呢,三胖子应该不会傻到继续招惹大哥吧,这若是真给我们弄急了,连他自己的那口吃的都没有了,到时候他真就成要饭都要不到的可怜货了。”
拉莫尔虽不知道林歌是什么身份,但是对于徐云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就看的出肯定不是一般人。www.hetushu.com
“美帝人和东瀛人都想借这个机会羞辱我们。”林歌继续道:“现在龙怒的兄弟们已经都连夜来到了南洋地区,我也接到了首长的临时任务,让我来通知你。”
想想吧,一个连私生活都那么不检点的人,怎么可能管理好一个国家呢?
“很可笑的结果。”林歌道:“那些跳梁小猴搞了半天,居然说黄石岛是属于太弯岛的。”
徐云对这个结果还真是目瞪口呆啊,对于黄石岛归属问题,本来仲裁就是无法解决的主权问题,美帝、东瀛、菲律这几个孙子就是试图通过所谓的仲裁给华夏添乱呢。
这一点上就能看得出来,什么狗屁法官不法官的!都是一群有人脉关系的混蛋!
但事情曝光,他不得不辞去仲裁庭庭长的职务!否则南海仲裁这场偏架还不知道要偏航到哪里去。
但现在结果终于出来了,居然说黄石岛属于太弯的。
仲裁庭最初曾经有过一名成员,这位法官的身份实际上并不符合中立性的要求,他的妻子恰恰就是菲律宾人,国际海事法庭甚至还任命品脱当了仲裁庭的庭长!
“我们进屋聊吧,我让人准备茶水早点。”拉莫尔客气道。和*图*书
很多人都说,主持海牙仲裁庭的五个法官皆是国际法学界资深的泰斗级人士,本应在这场事关重大地缘政治的争议中,保持足够的中立性与专业性。然而,实情是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而在这场任命闹剧中的一个重要人物,便是被不少华夏媒体人称作“关键第六人”的东瀛法官,柳井菌二。
“我可不了解,我又不是没钱。”徐云玩笑道:“只有既没钱还不知道努力的人,才会去仇富呢。三胖子真是个典型的代表人物啊。”
“哥,咱们借一步说话,这里不方便。”林歌的表情挺严肃,徐云怔了一下,直接跟林歌走向外面。
“你怎么找到我的。”徐云微微一笑。
拉莫尔虽然好奇,但也不好意思直接上前询问或者跟听,尴尬的站在自己家大门口,等着迎接徐云和徐云的客人。
当然,谁都知道这傻叉从一开始上任就是个犯贱的傻叉,自以为傍了个美帝国的野爹,某天晚上给奥八马添了添菊花眼,就真以为自己是东南亚的小衙内了呢。
林歌苦笑一声:“现在手机那么先进……好查。”
来搞这个判决的都是被美帝国和东瀛人操控的走狗,即便他们的身份国籍都跟这些m.hetushu.com没有关系,但是仍然不能隐藏他们恶心人的嘴脸。
“对了,猪队友朝国的三胖没有再做什么脑袋缺弦的事情吧?”徐云担心道,这个猪队友做了多少坑华夏的事情啊,真没法说了,说多了都是眼泪。
“他若是再犯病,那就再制裁他,看看他什么时候能长点记性。”林歌道:“现在他们应该不会给我们找麻烦,毕竟三胖子看美帝国和东瀛两个国家,比我们看了还不爽呢,他总觉得他的国家穷,就是因为这些有钱国家造成的,所以……仇富啊,这心态你应该了解。”
这个家伙的出身是东瀛的华族世家,典型的东瀛右翼鹰派人物的代表,而且还是东瀛安倍老三的核心智囊,是东瀛推进修宪和加强和美帝国军事同盟的法律推手。他可是做过驻美大使的家伙,什么立场更是清楚。
林歌却很迅速的拒绝了:“不必了。”
五十多岁了还不结婚,还交女朋友,去玩儿人家小姑娘的感情,就这么一个老流氓,若不是凭借着家族的关系,能当上总统?当他妈个毛线!
从一开始这个海牙仲裁法庭就非法妄称华夏的九段线无法律依据,可笑至极!
徐云心道:“这手机以后老子是不用了,国和-图-书产的也不错。买他妈iPhone的都给美国佬捐款造航母了,以前很多华人对美国佬的嘴脸是不清不楚,现在通过这事儿应该可以看清楚了吧。美国佬来了多少军力?”
南洋仲裁案对于任何一个华夏人而言,都是没有拘束力的单方面无效仲裁。这是菲律国单方面将南洋问题提交国际的仲裁。
这个世界上真正有良心和良知的人是根本没有机会来判决这种事情的。
徐云一怔,想了想今天的日子,这段时间他太忙了,注意力都放在兽首和圣炎佣兵团的身上,居然没有关注这个大方向(小说仅是小说,请勿联系时政事件和时间,这只是一个故事,巧合的是故事进行到这个地理位置时,恰恰现实真正的在这个地理位置真的出事儿了,不管现实如何,小说里的情节一定会让你大快人心)。
徐云对此当然是目瞪口呆!太弯岛是华夏的一个省,黄石岛属于太弯就是属于华夏!这些仲裁的小丑也真有意思啊。
阿鸡懦这孙子是真没少儿恶意号召菲律国的国民对抗华夏,整天搞一些演说,什么菲律国不会索要属于其他国家的领土,只要求他们的领土、权利和尊严得到尊重,然后呼吁民众团结应对华夏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