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074章 周密的计划和全面的准备

顿了一下,林歌又指着监控部署图道:“你自己看看,这是有多少监控啊?一眼看过去都数不清楚,这么多,就算是蚂蚁进去都很难不被发现啊。监控转向时间又不能确定,我们依然很难进入。”
“现在只能如此,小心为上。”徐云道:“监控是机器,只要有耐心,我们是一定可以全部避开的,但是有一点我们要考虑,就是警卫点,当监控和警卫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虽然看起来简单,但我们还是要小心,毕竟是总统府。”徐云微微一笑。
没有第二次的机会就会让若莱施文失望,到时候若莱施文只会让徐云去暗杀阿鸡懦,可徐云的原则是不会那样做的,所以他只能通过第一个方式来解决问题。
林歌仍然不想走通风道那么弱的地方,那样显不出他们的实力啊,就算是小毛贼,只要找到通风口进去,也有机会解决问题啊。何必他们出手。
若莱施文稍有尴尬,但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希望二位理解,不论我做什么,都是为了二位的安全所考虑的。”
这对于两人晚上的任务能否顺利进行都是非常重要的。
这家伙的自我保护意识还真www•hetushu•com的是够强的。
所以,为了这一点,徐云宁愿放下身份和面子,去钻通风道。
毕竟现在网络发达,网民对这种小视频的狂热追求也是很恐怖的,若是有任何可能被拍下来,就一定有可能流出去。
但徐云想去的地方是不对外开放的,有士兵第一时间上前就把两人给拦了下来,让两人退回去。
林歌愕然,这丫还有那癖好呢!
“还有一个更简单的办法。”徐云突然指了指通风管道图。
给若莱施文机会去“撕咬”阿鸡懦,让阿鸡懦下台,给若莱施文一个机会。
徐云笑了笑,幸好阿鸡懦有这种事情,不然还真找不到机会了呢。
“监控室都是他的人,他有什么好担心的?”林歌觉得这事儿蹊跷。
林歌接过来,第一时间打开,这份资料真的相当宝贵,整个总统府上上下下的结构图都有,甚至连排水管道的分布和通风管道的分布都表明的一清二楚。
虽然没有太大的收获,但是如何进入总统府,阿鸡懦现在办公的地方位于那个不能去的地方,这些东西徐云和林歌已经彻底的搞清楚了,两人也搞清楚整个总统府外部的警卫部署点。
和*图*书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这样的话,我们只要能避开监控进入他的办公室,一切就都能解决了……”
现在菲律国上下都很紧张,危机感非常强烈,所以作为一个国家权力中心的人物,若莱施文的行为也是非常受到关注的。
“大老板,你能想办法切断监控吗?”徐云道。
参观过总统府对外开放的地方之后,徐云和林歌就直接回到了若莱施文指定的见面地点。
几乎是告诉他们,他们的任何行动都会在监控下进行,这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徐云和林歌的机会只有一次,这个关系还非常的重要,所以徐云不想冒险,一旦失败,他们就没有第二次的机会。
林歌怔了一下:“哥,这个……太Low了吧?咱们走通风管道……未免也有失身份。”
林歌突然骂了一声:“我擦,你没开玩笑吧?这红色标示的房间就是我们要进入的阿鸡懦办公房间,电脑的位置在四个监控器的监视下,就算是计算时间差都无法计算出监控盲区的时间,这根本就不可能有盲区的时候。”
“那还偷个毛线!”林歌觉得这事儿也太可笑了一点。
“你们二位去哪了?说心里话和-图-书,真的让我好担心。”若莱施文道:“虽然我也想尽快的拿到电脑,但更担心你们的安全。”
说完,若莱施文就把总统府办公楼的结构图拿了出来。
若莱施文道:“有一点你们不知道,因为阿鸡懦不喜欢自己的隐私被人看到,所以他监控室里的四个监控都是切断的。方便他在办公室里做任何事情而不会走漏风声。”
阿鸡懦也不是个傻子,也清楚美帝国并不是真的要帮他,而是利用他罢了。
若莱施文找到的这个地方很隐蔽,徐云和林歌来到之后马上被他的亲信带进了房间。
“大老板,你这个时候还能抽出时间来,也真的是难为你了。”徐云笑了笑。
这所有的监控都是三百六十度旋转的,所以几乎是很难找到监控死角,这无疑增添了他们的难处。
但是这影响显然是恶劣的,阿鸡懦再不济也是一个国家的总统啊。
“我懂了哥,那今天要解决的就是外部的监控点和巡视队,还有那些固定警卫点。”林歌道:“这样就简单多了呢。”
就是这个流动警卫巡逻队,这个不确定因素会让事情陷入严重威胁之中。
即便是菲律国的人没这个本事,大华夏的网友和*图*书都可能直接冲破菲律国总统府的防火墙来把视频资料给偷出去,到时候整个微信圈子就火了啊。
林歌也终于明白了徐云真正担心的地方。
他来和徐云见面也是偷偷跑出来的,现在一天到晚都是各种会议,阿鸡懦也害怕,担心自己真的惹到了华夏,华夏真动怒他也就真怂包了,真去指望美帝国帮他?
“还有一点我们需要考虑,就是流动警卫巡逻队,时间表在这里,你自己可以看,十五分钟一班和二十分钟一班交替,但是我们想避开这种密密麻麻的监控和守卫,去二楼的办公室,二十分钟显然是太过于危险。”
“是的。”若莱施文道:“因为阿鸡懦是一个很多疑的人,所以他彻底掐断了监控线,为的就是自己的隐私彻底没有被流出去的可能性。”
“这是权力圈子里不是秘密的一个秘密。”若莱施文道:“阿鸡懦办公室里的监控是没有意义的。”
还有所有的监控设置点。
“大老板,你就别绕弯子了。”徐云道:“我们去是为了我们晚上的行动能够一切顺利。”
“你有所不知,阿鸡懦现在还没有结婚……他这个人很喜欢不同的女人,也很喜欢不同的地点,而他的办公点是他m.hetushu•com最喜欢的一个地方……所以……”若莱施文道:“有些男人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不希望被窥视。”
“但是那也有机会吧?”林歌问道。
不过这也不一定,毕竟阿鸡懦这煞笔长的也太丑了一些,或许很多人看到都会吐,也不一定能火。
徐云点点头:“没错,依然有机会。”
阿鸡懦的压力越大,脾气就越暴躁,现在动不动就在国会上大呼小叫的,把怨恨发泄在其他人的身上,这也是若莱施文不愿意去开会的原因,他实在是不想看到阿鸡懦那张让他恶心的脸。
若莱施文点点头:“我知道,我也找到了所有关于总统府内你们需要的资料,也是希望你们能够一帆风顺。”
徐云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就是一个震慑作用。”
徐云也看了一眼,没错,这个监控图太可怕了。
林歌不屑道:“我们去哪了你还能不知道吗?你安排的人一路跟着我们呢,我们又不是傻子,能感觉不出来吗。”
所以不管怎么样,阿鸡懦都是必须要做好十万分的小心,若不然他这个总统可就全世界出大名儿了。
若莱施文摇摇头:“这个是做不到的,监控室里的人都是阿鸡懦的亲信,我是不可能控制和命令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