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084章 底气十足的若莱施文

一听这个,若莱施文险些就笑出声儿来,好你个阿鸡懦啊阿鸡懦,你也就今天啊。
“好,你不敢说是吗?”阿鸡懦道:“担心我录音?不……你放心,事到如今我已经不会做那种事情了,我不希望我们两个人两败俱伤,我希望我们都能够得到自己所需要的。”
阿鸡懦脸色惨白中透着一股铁青色:“若莱施文,你是铁了心要和我作对了?”
若莱施文仍然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我真的不知道您再说什么,如果您能给我一点提示,我或许也能知道您说的是什么事情,但现在,您说的这些我真的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总统……您就别难为我了好吗?至少让我知道您究竟想要给我说什么吧?”
开玩笑!现在心中最慌张的可不应该是他若莱施文,而是他阿鸡懦!
“你是不是怪我没有跟你说对不起?”阿鸡懦强忍怒火:“好,对不起,我向你说对不起。”
“我还是不知道总统您这话是什么意思。”若莱施文道:“我在工作上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我希望您能给我提出建议,我也都虚心接受,真的。”
“都给我该做什么的去做什么!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若莱施文一身怒斥:“我平日里是hetushu•com怎么教育你们的!你们跟在我身边做事,谁都不需要害怕!明白吗?即便是总统要来,你们也根本不需要担心!因为你们是跟我若莱施文做事的人!懂了吗!”
还没有过什么人能够这样拿捏他!因为他从未有过把柄落入什么人的手中,可现如今,被人抓住了小辫子,他苦不堪言。
估计是被那架势给吓得!
阿鸡懦恨的咬牙切齿:“你等我,我现在就备车去找你。”
若莱施文可不敢乱说话,这年头一个电话录音就能让人身败名裂:“总统先生,我是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那你究竟想要我怎么样,让我怎么样你才肯原谅我?”阿鸡懦有些不耐烦了。
若莱施文一听,心里也有些不开心了,但现在阿鸡懦是弱势的一方,若莱施文也就不管那么多了:“您没错,我原谅您什么?如果您一定要我原谅您一些事情的话,那至少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事情需要我原谅?”
阿鸡懦倒抽一口寒气,这该死的若莱施文,到现在还要给他玩儿这一套!
“总统先生您可真的是折煞我了。”若莱施文摇着头,苦笑着:“我真不知道您这是什么意思啊,我求求您,www.hetushu.com千万不要给我压力了。”
阿鸡懦,只要你敢来,那我就不怕你了。
“是!”警卫队队长直接冲下楼,他现在头也不昏了,腿脚也不软了,整个人就好像是喝了上百瓶功能饮料一般!
所有手下人都被若莱施文的气势给震惊了,谁都没想到这一次若莱施文会如此充满底气。
阿鸡懦穿好衣服之后,警卫队队长已经安排好的车辆在门外等候,而警卫队的人已经提前去包围若莱施文的家了。
若莱施文连忙道:“总统,您这话可真的是吓到我了,我一直以来都对您坦诚相待,绝对没有什么遮掩的。”
警卫队队长一听到命令,整个人再次焕发了青春!总统又给了他命令,这对他而言就是最好!
阿鸡懦深呼一口气,若是平日里他早就发飙了!
阿鸡懦现在心都悬在了嗓子眼,可没有功夫检查身体了。
若莱施文让人给自己倒了一杯香槟,舒舒服服的坐在了沙发上,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徐云的电话。
所有若莱施文手下的人都惊慌忙乱,而若莱施文却无比的淡定,手握着阿鸡懦那么危险的把柄,阿鸡懦能把他怎么样?
“不不不,总统大人,您这样可是会让我折寿的。”若莱和图书施文摇摇:“我怎么敢受您的对不起。”
挂了电话之后,阿鸡懦的双腿似乎终于不在瘫软,他加快脚步走出书房,对那还沉浸在悲痛里的警卫队队长吼道:“马上给我安排车!安排人!我要去见若莱施文!给警卫队的人说,第一时间包围若莱施文的府邸!”
但若莱施文一点都不觉得着急,阿鸡懦越是惊慌失措,越是说明那电脑里面的东西值钱和宝贵!
“对不起,总统先生您这话我就不明白了,我一直都是支持您的。”若莱施文道:“是您一直三番五次的想要把我轰下去,我一直都不明白我究竟是什么地方得罪了总统先生您。”
“您是不是记错人了?”若莱施文继续道:“总统,我觉得,电脑这种私密的东西还是不要借给任何人,因为谁也不敢保证自己的电脑里面是不是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是!”
说完这话,阿鸡懦甚至不给若莱施文解释的机会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阿鸡懦整个人的脸色变的更加惨白了。
毕竟是总统,身份和形象都很重要的,哪怕是半夜出门也必须是打扮的人模狗样。
“总统,您这话我可就听不懂了,您的电脑怎么可能会在我的手里呢?”若莱施文道:“m.hetushu.com我记得我从未向总统您借过任何东西,更不要说是电脑这种私密的东西了。”
现在若莱施文的心情犹如飞上了九霄云天之外,虽然徐云到现在还没有和他取得联系,但是阿鸡懦的电话已经说明了一切。
“好好好!既然你铁了心要我亲口承认,那我说,只要你把我丢失的电脑还给我,以后你的一切都将是顺利的!”阿鸡懦道:“你想要的一切,你想要的权力,你提出的任何事情,我都将会对你无条件支持!”
“我知道,今天的事情你赢了,我承认你赢了可以吗?”阿鸡懦道:“我什么都承认了,你就给我一个机会吧。”
若莱施文此刻已经百分之百可以确定了,电脑里面一定有可以让阿鸡懦彻底完蛋的证据。他开了这么多年赌场,这一次的豪赌是让他心里最痛快的一次豪赌!
若莱施文心中想着,点燃了一直雪茄,他还真的是要和阿鸡懦好好的下一盘棋,看看这一盘棋之后,究竟是谁输谁赢!
若莱施文也没想到阿鸡懦居然会那么大动干戈啊,这意外已经出了,他也没办法去做什么应变了。
阿鸡懦苦笑一声:“我们两个之间就没有必要继续伪装了吧,今天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只希望我们能够坦诚相待http://www.hetushu.com一次。”
一杯香槟喝过之后,若莱施文没有等来徐云的电话,反而等来了总统府的警卫队,十几辆车将他的房子团团围住,手下人报告的时候都有些口齿不清了。
“你们都给我滚,快点滚出去!我的身体好得很,还没沦落到通过你们才能活着的地步。”阿鸡懦一边驱赶医务组,一边用最快的时间穿好了自己出门的西装。
若不然被人看到还以为他是一个落魄的中年男人呢。
阿鸡懦匆匆的回到自己的寝室,医生们还都傻等着呢,看到阿鸡懦现在的精神状态之后,他们也都放心了,总统看起来已经彻底精神了。
若莱施文强忍着自己内心的兴奋和激动,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会显得那么兴奋。
阿鸡懦还真是一个够狠的角色,一言不合就“出兵”啊,这一点都不符合套路,毕竟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这样搞的话风险实在太大了。
实在是可恶至极!
“废话少说,今天我既然给你打电话,我就知道今天来的人一定是你的人。”阿鸡懦道:“你究竟想要什么。”
“好……好……好……”阿鸡懦连说了三个好:“无论我对你做过什么,我现在都郑重的向你道歉,并且保证绝不再犯,难道我这样子的保证还不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