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093章 团结

所以,国家和国家之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图子百开口之后,其他人也都没有再废话,虽然图子百在他们眼中是一个典型的华夏人,谦逊的很,有种与世无争的感觉。
可在苏俄军进入东北的一两个月内军纪仍难以维持,特别是在东北地区的各大城市,一到夜晚,就有一些零散的苏俄士兵拦路抢劫行人和追逐妇女。
维克多一直都在强调,华夏和俄罗国之间的关系非常的微妙,华夏向俄罗国买武器的时候,俄罗国就会站出来帮华夏说话,没有利益的时候,那就不需要多聊了。
俄罗国就没有华夏那么好欺负了,一句话就打在了东瀛人的脸上:俄罗国不需要三天,只需要几分钟就可以抹平你们东瀛。
徐云点了点头,对于俄罗国,他并没有太大的好感,虽然有些时候俄罗国的确是以“华夏老大哥”的身份存在,很多事情上华夏也的确需要这样一个“有面子”的老大哥站出来帮忙说话。
“这就对了啊,符合人家自己国家的利益啊。”刺蚁道:“从俄罗国的国家利益出发,谁知道华夏这只熊猫发展时间一长会不会变成一条冲天的巨龙?一面拉拢一面压制,这和*图*书样大面子对华夏也能过得去,局部上又有效遏制华夏崛起对俄罗国安全的潜在威胁。”
阪野君在克罗夫斯基面前就显得有些忍气吞声,不敢轻易招惹和得罪这个熊怪。
“是啊,这真的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尤金微微一笑:“我们都是各自国家的弃儿,就没有必要争这个了吧?不会有政府给你们颁发爱国勋章的,哈哈哈。”
但是他们也很清楚,图子百也是一个不好惹的人,他真的发起飙来是很难控制的,连团长刺蚁在某些时候都要让他三分呢。
“团长,这是国家的纷争,和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图子百不想在听到这个话题了:“我们没有必要多言,历史是有根据的,是谁的就是谁的,硬抢是抢不来的。”
被东瀛人镇压的那么久的东北老百姓,见到的“解放者”们的时候,估计心中至少是奔过上万头草泥马:
团长开口了,克罗夫斯基也就不说话了。
当年鞍山钢铁厂的冶炼设备,矿石研磨设备,化工设备,卡车和机车车头都被用铁路运往大连,再辗转运往苏俄呢。
说白了,圣炎佣兵团的团结也是因为利益捆绑在了一起。
m.hetushu.com方四岛究竟是俄罗国流氓,还是东瀛人无赖,这是一件非常扯皮的事情。
俄罗国太他妈强硬了,真的是不好欺负啊。当年阪野君他们东瀛曾经叫嚣,三天时间就能把北方四岛在俄罗国的手里给收复了,那是仗着背后有美帝国爹撑腰才敢说这话的。
反正苏俄当年在华夏也是坏事做绝了!在沈阳城半年之后,苏俄兵甚至还破坏了沈阳的供水系统、排水系统和供暖系统,一个城市被他们搞的满目疮痍,直接把整个城市都抢空了。
其实说的直白一点,国与国之间没有朋友,只有利益。利益才是驱动国家动作的唯一因素。
当年俄罗人帮华夏的时候,还没分裂,是苏俄啊。
克罗夫斯基其实心里也清楚。
虽然苏俄的领导当时也整顿过军纪,苏俄司令部用卡车巡查,将这些醉汉和违纪者成车拉回去关禁闭。
“克罗夫斯基,其实以你们俄罗国做事的作风,也不会真的动手的。”刺蚁道:“你们这个时候站出来帮华夏说话,无非也是因为你们俄罗国的经济特区,北方四岛。”
苏俄士兵当年的暴行除遍及华夏东北,在河北也欠下过血债,他们把当地的华和*图*书夏警察和士兵投入监狱,不发给食物,直至将他们全部饿死。
过去出于种种原因,特别是照顾到两国人民的感情,这类事在出版物中长期讳言。但是在苏俄解体的现在,似乎也没有这种避讳了吧。
团结?
“好了,你们就不用再争了。”刺蚁笑了笑:“俄罗国对华夏做的一切,华夏人都看的明白。俄罗国确实有两面,至少对华夏是,一面讲究的是华俄友好,友谊长存,另一面是驻军及出售潜艇支持越国在南海主权,而且对印度进行戏耍的同时来扶持。”
林歌在门口看着徐云,似乎是在询问徐云,刺蚁这家伙说的对不对,是不是有道理。
当年苏俄军进入东北,行为相当的放纵。他们不仅对战败的东瀛人进行抢掠施暴,对于华夏的老百姓,也是非常恶劣,抢东西和侮辱妇女就造成了东北地区许多群众的严重恐慌。
老毛子喜欢抗美帝国,利用华夏,戏耍印国,对打击国内分裂势力也是毫不客气,打压向北约靠拢的前苏一切国家,全都是因为他们的国家需要。这就是利益驱使,所以什么华俄世代睦邻友好,说白了也只是有利益关系时的政客套词。
若不是因为利益捆http://www.hetushu•com绑在了一起,他们之间能团结?刺蚁才不相信这些家伙能够团结了,都是有目的的人,谁都不会服谁的。
除了利益之外,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有的甚至还持枪闯入民宅,结果使华夏的女人晚间不敢上街,男人上街不敢戴手表穿皮衣。许多喝得醉醺醺的苏俄官兵又到处倒卧路旁,还不如东瀛人形象好呢。
说起这个北方四岛来,阪野君心里就憋屈,为他们国家憋屈啊。
刺蚁却不这样认为:“有时候争执一下挺好的,至少能让我们感觉到我们是一个团队,争执越多,我们解决争执之后才会越团结,对吧?”
如果是朋友,根本不需要强硬到那种地步,就像是华夏当年也帮助金三胖他们国家的时候,就比俄罗国实在的多。
东瀛人敢和华夏争夺钓鱼岛,而对俄罗国进行访问的安倍老三却在北方四岛主权问题上选择了妥协忍让,这也看出来东瀛人对俄罗人的惧怕了。
若是真的打起来,美帝国碍于自己利益关系,肯定不会和俄罗国硬碰硬的,到时候吃亏的必然是他们东瀛。最终东瀛也没能完成自己吹下来的牛逼。
他能控制圣炎佣兵团,其实就是掌握了“利益”为先http://www•hetushu•com的技巧,把所有人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团结就是很简单的事情了。
但是关于俄罗国强硬的作风,是徐云一直并不太喜欢的。
没有永远的敌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就好比那些非洲大陆上既没有资源还穷的国家,被欺负了就欺负了,无所谓啊,谁也不会去帮他们说话的。
这一句话扔过去,东瀛人愣是没敢再吭声。
苏俄的大兵白天就在街上乱窜,有的到处找酒喝,有的偷仓库的东西,成袋的在街上拍卖,晚上喝的醉醺醺,闯街钻巷找玛达姆,吓得老百姓关门闭户,都盼着他们早点走。
挨家挨户抢劫,掠走了农民家的耕牛,抢走了当地人的手表等贵重物品,并且开枪杀害反抗抢劫的华夏老百姓,疯狂地四处寻找女人寻欢作乐……行为恶劣至极。
苏俄当年进东北做了一些什么事情,老一辈的人肯定都很清楚,即使是在两个国家最友好的上世纪五十年代,这段历史也严重地影响着两国的关系。
不只是俄罗国这样做,所有国家都是这样做的。
这分析还算是到位吧。
只要大家都明白,站出来帮你的人一定是有利可图,这就可以了。没有利用价值的国家根本不会有人去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