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095章 出手!

她的玩具枪甚至可以射出直径六毫米的“子弹”,威力足以射瞎人眼。
特卡里尔的父母因此而在美帝国大兵面前暴怒,也被……
因为整个国家的孩子们从小就看着周围的大人们带着枪来回走动,现在这种状况根本无法控制了。
从那之后,特卡里尔就再也没有回去过部队,回去他也将面临国家的重罚,作为军队的“耻辱”,他的一切前途也都没有了。
维克多是真无语了,原本在兵团内树敌就够多了,阪野君这家伙居然还要激化和金仲硕的矛盾。
没等这些家伙回过神儿开始考虑他们是谁,徐云也出现在了门口。
虽然特卡里尔没有对维克多说什么,但是在他的眼神里面,谁都能看的出愤怒。
刺蚁是最先冷静下来的:“朋友,搞错了吧,我们似乎不认识。”
维克多看到特卡里尔的脸色变了,赶紧解释:“这事情早就过去那么多年了!你还乱说什么呢?阪野君,你是不是已经没什么话说了,若是没什么话说了就滚回你的房间!”
他妹妹最爱的就是枪,一提起枪的话题,妹妹就会滔滔不绝地介绍自己手中玩具枪的各项性能。
特卡里尔的妹妹只是一个缩影,伊拉国几乎所http://www•hetushu•com有的孩子都有玩具枪,他们最爱玩的游戏就是警察打坏蛋!或者是玩儿军队对阵某极端组织游戏。
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对阪野君竖了竖大拇指:“你可真的是个人才啊,上帝把智商在天上洒落,你这傻叉居然打了把伞……呵,有脑子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只可惜你是体会不到了。”
特卡里尔十三岁的妹妹在那场战争的时候,就打扮得像个男孩一样,她梳着像男孩一样的短发,穿着T恤和长裤,就喜欢握着一把仿真玩具来复枪,天天在街上和其他的孩子一起玩“打仗”的游戏。
卧槽!
卡莉思走向了窗边,往楼下看了一眼,表情显得很震惊:“团长……菲律国有军方的人包围了整个酒店。”
这都是美帝国引起的,维克多一听这个脑袋就大了,这阪野君还真他娘是一个猪队友!
“是不认识,若是认识,我早灭了你了。”徐云道:“还用等到现在?”
就在这时,徐云觉得他们已经闹够了,矛盾已经够激烈了,根本不需要他再点火浇油了。
“你们搞错人了,我们只是游客。”刺蚁不想节外生枝:“况且,www.hetushu.com这里是酒店,你们若是做什么的话,就不怕警察吗?走廊上可都是摄像头,朋友,我希望你们能够冷静一些。”
背对着房门的阪野君甚至都没来得及躲避,直接被林歌踹飞的门给拍在了地上!
徐云起身的瞬间,林歌马上配合的给出一脚!
听到这里,圣炎佣兵团的人才彻底的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阪野君被门砸的脑子嗡嗡响,也不知道徐云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见到是华夏人,他心里就格外的不爽。
这对于特卡里尔而言就是一个绝对不想提起的话题!
原本维克多急眼了,克罗夫斯基是不会说是了,但心里憋屈的阪野君却冒出一句:“我是不是愿意做狗轮不到你管教,我也没有咬过你吧?你若是这么说,金仲硕也是狗啊!”
但是阪野君没有想到,该死的维克多对自己居然像是美帝国对待他们东瀛一样,在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一言不合就要把他们给踹去一边!这算什么事儿啊,凭什么啊!
听到徐云叫出了自己的代号,刺蚁也不在掩饰什么,脸上的阴冷显露无遗:“看来你们调查的很清楚啊……呵呵,既然知道我们是什么人,那就应该多准备一些人手和-图-书吧?只有你们两个,恐怕没那个实力。”
暴力冲突给孩子们留下的唯一印象就是枪弹,死亡和对美帝国占领家园的恐惧。
战争让伊拉国所有人都生活在阴影和恐惧中,当年特卡里尔除了每天都要担心自己或家人随时都可能被不知藏在哪里的炸弹轰的一声夺去生命外,还担心在这种恐怖气氛下长大的妹妹。
林歌咔咔的捏着拳头,吊儿郎当地问道:“怎么,开会开完了?这是要散场了?刚才不是说的挺好吗,这东瀛的小矬子提出的问题很深刻啊,我觉得你们有必要再多探讨一下啊。”
刺蚁听到这话眉头都皱了起来,因为他意大国也是北约国家,整个圣炎佣兵团内有法兰西的,有英格兰的,这些国家可都是北约的国家,阪野君一句话就激发了特卡里尔对所有人的仇恨啊。
国家内的失业和高物价,还有严重的贫困问题严重困扰着整个伊拉国,特卡里尔就是因为这场战争的原因才离开了国家,加入了圣炎佣兵团。
特卡里尔得到家里出事的消息之后就要回家,但是国家因为战争需要不能让他回家,他也就是那个时候和军队撕破脸了,直接逃离了军队。
阪野君一怔,他可是一直都站在维克多和图书身旁支持他的,就像是东瀛一直站在美帝国身边一样。
伊拉国的大量基础设施损毁和瘫痪。战后经济重建也因持续动乱而难以开展,影响甚至一直到现在,包括水电供应系统等大量的基础设施尚未完全恢复呢。
这种深仇大恨可不是维克多简单几句话就能够平息他情绪的。
只听轰的一声,整张房门都飞进了房间内!
而且战争还导致世界证券市场紊流,欧美之间发生贸易战,还引发了世界恐怖主义泛滥的后果。
圣炎佣兵团的所有人都惊呆了,纷纷起身做出防备姿态看向门口。
他作为军队里面最年轻有为的一个军官,也因为私自的脱离队伍而被带上了“逃兵”的帽子。
林歌有点不耐烦的摆摆手:“你别一口一个朋友的,喊的就好像我们有多熟悉似的,咱们一点都不熟悉好不好?少套近乎了。”
可以说,特卡里尔的整个人生,和他的家庭,都是因为那场战争而被破坏的。
那一次战争可是对世界经济造成了上万亿美元的损失,伊拉国战后重建及包括石油工业在内的经济现代化将高达一千两百多亿美元。
有些时候,国家的仇恨不说便不觉得,一旦说起来,放在谁心里都不会舒服的。特卡里尔还是和*图*书经历过那场战争的人,所以他内心肯定是极为挣扎的。
最终,刺蚁无奈的扔下一句:“都回屋休息吧!”
刺蚁也意识到玩大了,站起来想要平息事端,但是此刻似乎做什么都晚了,他虽然起身,但是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
“我不是一个喜欢说废话的。”徐云更直接:“我是来找你们要东西的。你们手里的东西是属于我们华夏的国宝,我相信这一点你也很清楚。刺蚁……你是什么人,你们是做什么的,我都很清楚。”
军方的人?刺蚁这下算是彻底蒙圈了,菲律国军方居然会帮华夏人?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阪野君的解释却煞有其事:“高丽不是同意美帝国建反导系统了吗!他就不是狗吗?”
因为在那场战争即将结束的时候,他的妹妹拿着玩具枪在美帝国大兵的面前做出射击动作,结果被美帝国大兵一枪打爆了脑袋!
不,他们肯定不是一起的……刺蚁绝对不相信这一点。
金仲硕狠狠的瞪了阪野君一眼,这家伙脑子真的是有病,不知道怎么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还有,当年美帝国打伊拉国的时候,整个北约不都参加了吗?”阪野君又看向特卡里尔:“特卡里尔,那你说,你觉得整个北约都是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