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106章 出海

若莱施文对徐云点了点头:“我也很幸运能够认识你……如果你真的会告诉我阿鸡懦电脑到底在哪里的话。”
“谁让你刺蚁臭名远扬呢,自从你带着你的人进入我们华夏的第一天开始,就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你们呢。”林歌得意道:“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你跑到哪都逃不出去的原因了吧?”
事情必须用最快的方式解决。
林歌威胁性的瞪了刺蚁两眼,明显是想让刺蚁老实一点。
“老板在那辆车上,你们直接过去吧。”若莱施文的手下对徐云道。
他随时都有可能对若莱施文动手,若莱施文必须小心翼翼的走每一步,一旦走错一步,他就会万劫不复。
说完,若莱施文把手机扔给司机,司机看到短信上的地址之后,整个人的脸色也变的好了很多,再也不是之前那副面如死灰的样子了:“老板,那我们现在就去?”
“兄弟,都到最后了,你还是那么的不放心我啊。”若莱施文用一副失望的表情对徐云摇了摇头。
“算你不瞎。”林歌道:“怎么一开始没发现你那么精明啊?你若是早有这个觉悟,就不至于现在沦落到这个地步了。”
这阵仗的动静真的不能算小了,若莱www.hetushu.com施文已经是顶着非常巨大的压力了,任何一个不小心和不留意都会被人抓住小尾巴直接给扳倒。
刺蚁这次栽的跟头太大,所以整个人都没有什么心情多说话。
不过刺蚁对林歌的威胁似乎并不感冒,他并不觉得自己单挑会输给林歌,所以并没太把林歌当回事儿。
刺蚁摇摇头,毫无意义。
徐云点点头,他明白若莱施文的意思:“我现在就出海,出海之后我会把阿鸡懦的电脑放在什么地方的地址发送给你。”
“你们要带我去哪。”刺蚁在车上有些担心道:“吉姆现在还被人盯着呢吗?”
“这一点大老板完全可以放心。我一定会的。”徐云说完,直接转身下车离开。
徐云开门下车,林歌也把刺蚁推了出来,押着他一起跟徐云上了若莱施文的房车。
若莱施文苦笑一声:“我已经没有选择了,这个时候,我不赌也要赌。谁让主动权不在我们手里呢?”
听了徐云的话,若莱施文的手下也没再言语什么。
若莱施文目送徐云迅速上船,小艇很快发动起来,随着马达嗡鸣声音越来越远,徐云驾驶的小艇也走的越来越远,很快就消失在和图书了若莱施文的视野中。
“当然。”若莱施文点点头:“恐怕是他随时都有可能给我穿小鞋,找一顶脏帽子扣在我的头上,让我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况且现在阿鸡懦已经到了频临崩溃边缘的地步。
“阿鸡懦已经察觉你的不对劲儿了?”徐云问道。
然后若莱施文安排在酒店外面的人就开始准备清理现场,尽快的撤离。
“地方还是大老板选择吧。”徐云道:“现在外面可是够乱的,什么地方更安全一些,大老板一定比我更清楚。”
徐云和林歌押着刺蚁来到酒店楼下的时候,若莱施文手下的亲信已经准备好了汽车,第一时间就送他们离开了酒店现场。
若莱施文的眼前一亮,打开短信,是一个地址。
“那我就先谢谢大老板了。”徐云说完看了林歌一眼,低声道:“你先带刺蚁上船。”
“好……”若莱施文此刻心中也终于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船就停在旁边,燃料充足,你们随时可以离岸。”
刺蚁看得出徐云此刻的确没有心情和他废话,也就不再多语。
徐云既觉有那么一点庆幸,又觉得非常的失望,整个人心中都非常的矛盾。
刺蚁一怔:“你究竟是什么http://www•hetushu.com人?华夏军方你都能联系?”
他现在是和若莱施文一起站在了悬崖边上,一个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而且这命运还没有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这让他如何能安心?
“老板,难道您真的要这样赌吗?”司机是若莱施文的亲信,有些不甘心的看着徐云他们离开。
一路上,汽车颠簸不停,拐了不知道多少弯才在一个偏僻的港口处停了下来。
“那就一会儿见了。”徐云说完便挂掉了电话。
“大老板,我们华夏人讲究的是‘小心使得万年船’,我毕竟是出门在外,不如大老板就在自己家的地盘上那么方便。我走错一步,都可能无法回头。”徐云笑了笑:“来到菲律国能得到大老板的帮助,我真的是很感谢。”
“你知道了又有什么意义?”徐云反问。
“富贵险中求。”若莱施文淡淡道:“如果他真的不会骗我,我拿到的就会是菲律国所有一切的巅峰权利。到时候,你也是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了,懂吗?”
司机当然希望这一切都会发生,可是就现在的这情况,或许根本就容不得他这么想。
“在菲律国能有这么大权力的人,居然可以为你所用,你可真的是不和-图-书简单啊。”刺蚁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徐云一眼:“我真的很好奇,你究竟给对方灌了什么迷魂药?”
“跟丢了对你们也未必不是一件坏事儿。”徐云淡淡道:“告诉你们大老板,不必担心我对他的承诺,他并不需要一定抓住一些我想要的东西才能跟我交易,他已经帮了我很多了。”
汽车刚停下,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便开出一辆大型房车。
“可……可这也太冒险了。”司机也很无奈。
林歌开门下车,迅速带刺蚁走向码头旁的一艘小艇,检查了一下燃料储备之后,放心的点点头,给了徐云一个手势。
徐云已经大步走向门外:“别跟他废话了,走吧。”
今天来酒店的人是若莱施文在武装部队调动的人,这事儿肯定会惊动阿鸡懦的,阿鸡懦一旦知道也会马上展开调查。
“怎么?怕了?”徐云淡淡道:“或许我可以想办法沟通的。”
叮的一声,若莱施文收到了一条短信,信息是徐云发过来的。
若莱施文想了想:“那好,那你们就跟我的人上车,我会安排好一切的。”
若莱施文车内烟雾缭绕,压力巨大的若莱施文恐怕也只能靠着雪茄来舒缓自己的情绪了。
“那个人逃的很快,似乎是和-图-书已经跟丢了。”若莱施文的手下有些无奈道。
若莱施文的嘴角扬起了微笑,声音里忍不住露着得意的神色:“看样我是赌对了。”
刺蚁皱起眉头:“你们是不是疯了?这种时候走海路?就算美帝国只是耀武扬威不敢真动手,就算东瀛狗只是乱吠几声,就算法兰西夜郎自大装逼而已,但你有没有想过,你们华夏有多少军舰在海上,那可都是荷枪实弹啊。”
“废话!当然是现在就去!”若莱施文情绪激动道:“我已经一分钟都不想再等下去了!明白吗?把你的车子开到最快!我要第一时间拿到电脑!绝对不能给阿鸡懦任何一点弄我的机会!”
……
“你们可算是来了。”若莱施文神情紧张:“兄弟,你要的船我给你找到了,你要的任何一切东西我都能帮你解决,但是你若真的决定出海,那就尽快出海,如若不然的话……恐怕是走不了了。”
“那就不要让我浪费口舌。”徐云可没心情和刺蚁交心谈朋友,他只是需要刺蚁把他带去该去的地方,而不是听刺蚁在耳旁叽叽歪歪的说个没完没了!这让徐云很焦躁。
“若说他是部队出来的人我相信……而你,我不信。”刺蚁摇了摇头,他看得出来,气势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