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117章 信徒

“所以你究竟想要表达什么!”刺蚁瞪眼道。
所以徐云才断言他会有这种信仰。
他只相信自己忠于的国家,只相信自己忠于的能够把华夏发展富强的领导者,只相信自己忠于的保家卫国的每一个战士!这对于徐云来说就足够了。
“我只是想告诉你,积雨云会带来的是强风暴雨,是雷鸣和闪电,在积雨云上层的叫假卷云,而我们若是再飞抵一些的话,就能看到积雨云顶层类似假雨云的景象了。”徐云淡淡道:“其实在陆地上,对积云是很容易识别的,蓬松状白云,就好像团团棉絮飘浮,如果一片片分开,意味着晴天。如果发展得越来越大,前端越来越多,绝对是一场突然降临的暴雨。”
可以说刺蚁这种人非常需要这种信仰,这种在很多人眼中有些偏激的信仰,能够让他自己的内心得到一种无与伦比的解脱,这种解脱是做其他任何事情都无法改变的。
“你知道什么叫做卷积云吗?”徐云道:“被称为鱼鳞天的小圆块积云就叫卷机云,在咱下方海拔八千米的位置呢,这种云预兆天气良好,可我们一路上都几乎没有看到过。”
作为一个佣兵团的团长,杀人无数,他可不http://m•hetushu•com想自己会被打入地狱的最低端!
显然,徐云猜对了,在刺蚁惊讶的表情上就看得出来,他猜对了。
这一跳的危险性也就不言而喻了,林歌一开始毫无感觉,但当徐云告诉他,马上就要做准备的时候,他还真的是忍不住有那么一点点的小紧张了呢。
他从未告诉过别人他的信仰,没想到徐云居然看的出来。
金三角的具体位置对于徐云来说还算是蛮清楚的,泰、缅、挝三国边境地区的一个三角形地带,在电子地图上就能清晰的看到这一代的“神秘相貌”,作为一个长久不衰的毒源,也真是臭名远扬全世界了。
“你不需要对我说那么多废话。”徐云看都没看刺蚁一眼,他很清楚这家伙心理的想法,刺蚁无非是要给他们增加压力而言。这时候若是给他说话的机会就中计了。
这片很早之前就被称之为冒险家乐园的地区,在某种程度上显然已经激发了徐云的激情。
刺蚁哪里懂这些,根本不明白徐云说的是什么意思。
吴极的酒调制的虽然好喝,但是徐云和林歌却都并没有只顾着喝酒。
“怕?”林歌不屑的看了刺蚁一眼:“hetushu.com怕的人应该是你吧?”
“现在根本就是万里无云!”刺蚁切了一声,心中有些顾虑了。
“看样子你们似乎是怕了啊。”刺蚁故意刺激林歌道。
刺蚁受到威胁之后便闭口不言了,不经意之间把目光转向了徐云:“你应该很清楚高空跳伞有多危险吧?”
显然,徐云的意思很清楚,此刻的金三角极有可能再下暴雨,即便是没有下暴雨,也意味着很快就有一场暴雨的来袭了。
刺蚁意识到自己说不过,干脆就闭口不吭声了。
徐云没有受到刺蚁的威胁,反而给了刺蚁反击:“我们都知道,金三角气候炎热,雨量充沛,这跳下去可是要穿过云雨层的,恐怕和你平日里玩儿的不一样吧?万一是雨天,很容易让伞包出问题的,我们又不得不捆了你的双手,你也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刺蚁突然指天发誓:“我发誓绝对不会逃走,你们不要限制我的双手,不然我真的会死!”
刺蚁的脸色一变,很震惊徐云是如何看得出他的信仰的。
这一点是不在乎那些信仰的人无法理解一件事情,但是对于真正信仰的人而言,这就是很重要,比什么都重要的。
“我哥的意思就是让你和_图_书自求多福,如果你真的死了,那也别怪我们,都怪你运气不好,怪天气不好。”林歌笑了笑。
“刺蚁,我不知道你是否听过一句华夏的名言。”徐云道:“叫做‘没文化真可怕’,你就是这种人。”
“你说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刺蚁瞪眼道:“天气预报吗?”
“我知道,信天主的教徒很讲究的,信仰上诵读宗徒信经,信经就是信仰宣言,生活中不可轻易发誓,因为要既许必践的。”徐云淡淡道。
至于徐云,那肯定是什么都不相信啊,他是绝对的无神论者!
“少吹牛逼。”林歌不爽的摸了摸自己手中的小刀:“再吹我就让你纳税。”
“我记得鸽子跟你说过,我们是不希望你死,但是更不希望你逃走,如果在你逃走和让你死之间选择,当然选择后者。”徐云道:“我说你只能听天由命,你就真的只能是听天由命。”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显然是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出发跳伞。
刺蚁心理上感觉到了强大的压力:“我死了你们跳下去还有什么意义!你们想过没有!”
“你死了,我们跳下去还真的是没什么意义了。”徐云叹了一口气:“可你若是逃了,我们下去也毫无意义和_图_书。如果你死了,我们还有可能想办法找到你们佣兵团的那个叛徒,哪怕是千分之一的机会也是机会。”
整个金三角地区几乎都是处于海拔在千米以上的崇山峻岭。
或许是因为担心受到天主的“惩罚”,也许是因为担心自己的信仰从此破灭,所以这些人一旦发誓,真的不会违背。
刺蚁为了信仰是不会违背誓言的,因为他担心违背誓言之后他就得不到主的庇护了,他做错了事情也不会得到主的原谅了。
真正进入东南半岛的陆地板块上之后,徐云的目光就一直没有离开过飞机内置的GPS飞行导航地图,他一点点看着飞机接近目的地的上空。
刺蚁无所谓道:“我经历过无数的高空跳伞,你以为我会害怕吗?”
说着,徐云指了指飞机内的卫星地图:“现在金三角上空是什么情况,不用多说了吧?这个你看得懂吧?这些白色积云你应该认识。”
夏秋雨的醉酒显然是正确的选择,这样一来徐云也少了很多的压力,不需要担心他这一跳之后夏秋雨会不会临时变卦了。
刺蚁一怔,这显然出乎了他的意料:“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胡说八道这些吗?你不敢让我死。”
刺蚁恰恰是这样一个人。
“你和图书们不能控制我的双手!如果我双手被控制真的无法超控降落伞,若是暴雨天气,我真的会死!”刺蚁脸上的神情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徐云看了林歌一眼,淡淡道:“告诉他。”
徐云会判断刺蚁有这个信仰,第一是因为他选择藏身地方是菲律国,第二有这种信仰的人是因为世界上一些事情的扭曲,而变得有些偏激的人。
“那我们也没办法啊。”林歌道:“谁让你赶上了呢,赶上这天气就活该要倒霉,我们是真的爱莫能助了。”
“但是你往下看,再看卫星时时的电子地图,都很清楚的可以看到,整个金三角上海拔六千米处,全部都是积雨云,地图上很清楚,这就是所谓的低层雷云,云色乌暗!这些塔形云层高很高,顶部平云层叫作砧顶。”
刺蚁有这个信仰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坚定的任务,只要他相信主,无论他以后做错什么事情主都会原谅他的,他最终都是可以上天堂的。
“虽然我不信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不过我很欣赏有信仰的人。”徐云道:“不是说你,而是广泛的。因为说话算话这一点,的确是远比没有信仰的人靠谱的多。”
“我说这些也是为了你们好。”刺蚁一副吕洞宾被咬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