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125章 死神来了

或许此刻徐云心中的愤怒已经彻底被激发了起来,所以他身上才会有这种死神的气息吧。
在这种情况下,金三角各地武装一方面既要把更多的毒卖给华夏,一方面又要尽可能加强自身的军事实力以应对未来的内战冲突。
此刻,那些在营地内的佣兵完全没有感觉到远处慢慢袭来的杀气,对于他们而言,大雨过后可以吹吹凉风抽支烟,小赌怡情一下,才是一天内最舒服的时光。
徐云再一次看穿了刺蚁的心思,声音生硬而干枯道:“刺蚁,我这个人说话算话,我答应过你的事情,只要你不自找麻烦,我是不会变卦的,我的意思你明白吧?”
所以,徐云对他们是绝对不会姑息的,杀!绝不留后患。
一场差距巨大的战斗在大前天打响的,三个当地的毒贩老板联合起来对他们的老板展开了进攻。
只不过他们的团长下命令了,现在还不是马上找新东家投奔的时候,现在若是投奔了会让人看不起,他们现在需要一段时间的稳定期。
徐云对这两样法律的判罚也很不满,贩卖儿童的不判死刑,甚至判的刑还不如一些“正当防卫”的人那“防卫过当”的刑重呢,一点都不合理。
林歌很清楚徐云什么时候是认真和_图_书的,什么时候是放松的,在他回来之前,徐云的状态都算是放松的状态,所以刺蚁才总是感觉不到那种威慑力,嘴才那么碎的。
而熟知华夏情况,在华夏存在各种社会联系的华夏籍雇佣兵,也必然在金三角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了。
徐云的目光落在了刺蚁的目光上,刺蚁甚至连一秒钟的时间都没有坚持,就把目光飘向了别处。
打架斗殴也一样,该判的判该教育的教育,尚有改过的机会。
“这还没有到威胁那么严重的地步,我这只能算得上是警告。”徐云道:“威胁可就没这么轻松了。”
虽然以徐云的身份不应该说这种话,用大道理来讲,控制犯罪不是杀戮,而是要让他们悔过。
“但你不能杀我。”刺蚁道。
可若是不做,这五十公斤的货可是不少钱啊……即便是投靠了新老板,这货若是走老板手里,也会被拿走百分之八十的利润!就算是他甘心,佣兵团的兄弟也不甘心啊。
原本应该为老板卖命的一伙人见状不妙,当时就在团长的带领下撤了。这是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会被剿灭的战斗,完全没有去赌一下拼一下的必要。
小偷小摸偷东西固然是手欠该打,但是造成的损失终究m.hetushu•com都是物质上的,这些身外之物也不会让人伤痛太久。小偷蹲局子应该打,应该教育,至少能让他出来记住“疼”,万一碰到一个开窍的,用自己的行为去弥补当年受损失的人,受损失的人会给他原谅的。
刺蚁的脑子里一团糟,他意识到自己必须要尽快脱身,越快越好,而不是等到最后再想办法脱身。一旦那个时候,办法就会变得太少太少了。
没错,是一律!
但是偷孩子卖孩子的就不一样,这造成的损失是精神上的损失,这是一辈子都让人无法忘却的痛苦!所以这种人该死!他就算是改过了,也根本不会平息任何受害者的心灵,因为任何人自己的孩子都是用什么也无法弥补回的!
“你对你自己的同胞也下得去手?”刺蚁讽刺了一句:“这可不是一个同胞应该做的事情。”
对方的人就差没上飞机坦克了,那猛烈的火力把他们的老窝给彻底铲平了,这一铲可是真够彻底的。
这跟什么小偷小摸和打架斗殴的性质,在徐云的眼里是他妈完全不一样的!
在金三角走过毒的“同胞”他都一点怜悯之意都没有,那他这个外国人,在徐云眼中岂不是更是一文不值了?
作为一个和-图-书接近五十人的佣兵团,规模虽然不大,但也不算太小,想要从新找到一个工作并不困难。
近年以来局势也有了变化,以前金三角那边的国家都是一个态度,只要不闹独立就对毒源问题睁一眼闭一眼,绝对是姑息养奸。
俗话说的好,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今天是这个佣兵团在这深山老林之中扎根的第一天,他们刚刚失去了老板。
到时候可就一切都晚了。
至于贩毒的,帮助贩毒的,就一个死刑可以了!还非要搞个“五十克以上才可以判死刑”的剂量。
悔过?扯淡的悔过!徐云对于这些人没有那么大的包容心和宽容度,就好比他对那些贩卖人口的人贩子也一样,一丁点的包容心和宽容度都没有。
这是大家拼死拼活弄出来的,冒的是生命危险啊!流的是血啊!为了这五十公斤粉儿,他可是损失了好几个兄弟呢。
之前刺蚁虽然也不太相信这话,但是却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奢望,现在他则是连这样一点奢望都没有了。
但现在可不一样了,现在徐云的情绪可没那么放松了,他认真了起来,这种认真是可怕的认真,是让人几乎无法喘息的认真。
此刻刺蚁已经开始怀疑了,他怀疑徐云会不会真的向一开始答应的那m.hetushu.com样,只要他帮忙找到兽首就放过他。
“如果他们真的把华夏人当做自己的同胞,就不会把金三角这地方该死的毒品想办法流入华夏境内,去毒害自己的同胞了。”徐云瞪了刺蚁一眼:“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极限!我知道你也在金三角做过事情,你也毒害过我的同胞,我杀你都天经地义。”
这都形成了金三角巨大的人力缺口,所以金三角地区对于雇佣兵的需求只会进一步增加。
说完,徐云就迈开脚步继续前行,刺蚁一口气憋住,咬牙紧跟在后,就刚才他和徐云眼神交流的那一刹那,他居然能够有一种面对死神的感觉。
而这几天内,佣兵团团长也不想闲着,他想要带着兄弟们把手里的这批货给送去华夏,因为老板死了,他没有接头人的联系方式,这让他非常的头疼。
刺蚁意识到徐云对这个底线非常的重视,也就不敢再吭声了。
这数字限额看起来很小,但这里面肯定就可以“有操作的空间”了啊!就连人家新加国和马来西国,还都十五克以上的“一律死刑”呢!
对于那些不可饶恕的人,徐云心中的愤怒是没那么容易被平息。
华夏这样一个大国岂不是更应该打个样,一克就他妈一律死刑!这样这个社会才hetushu.com能彻底的干净下来!若是不抓紧时间整治的话,再过二十年的孩子岂不是跟现在美帝国的孩子一样,中学校园里面都有人卖大麻!
刺蚁苦笑一声:“是啊,我当然明白你的威胁。”
但现在的态度开始变得强硬起来,在极其紧张的情势下,其它的金三角地方民族武装都开始高度戒备,对于毒带给他们的经济的依赖反而更是有增无减了。
完全被铲平的基地什么都没有剩下,这一伙不仗义的佣兵团也没落下太多的好处,只是把武器装备和一批货给带了出来,这就已经是足够幸运的了。
所以没有接头人的情况下他不敢贸然做这件事情。
最基本的良心都没有了,还谈什么悔过?
这么一批货可不少,五十公斤啊!若是被抓住了,那可真够让他们死一万次了!
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和毒贩联系在一起的武装佣兵是全世界各国都清楚的危险组织,徐云没有理由给他们活下去的机会。这些社会的败类,华夏的人渣,不配活着。
“所以你最好管好你自己的嘴巴!别逼我动手。”徐云的眼神充满了杀气,让刺蚁忍不住浑身颤了一下。
但当佣兵的就别想着会改过了,人一旦会为了利益而杀人,为了利益而害人,那他压根就不配再做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