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133章 死也不冤

“你对你自己做的事情就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就单凭借这一点,你就够该死的。”徐云扔给他一句话:“自行了断吧,想想那些被你害了的人,你死的一点都不冤。”
“我们没有什么过节,我可以给你们五十公斤的货,你们何必要对我赶尽杀绝?”佣兵团长无法相信:“做人留一步,日后好相见啊。”
然而徐云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当你给金三角毒贩做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同胞?当这些毒源因为你们的存在而顺利流入境内的时候,你怎么没有想到这是在残害你的同胞?现在你跟我称同胞?”
“还跑个毛线,也不看看自己都到什么地步了。”林歌有些无语道:“自己跪,还能跪的痛快一点,让我动手你可就没那么舒服了。”
“就在我房间床下!”佣兵团长似乎是看到了一线生机,连忙道。
佣兵团长摇了摇头:“如果我在国内能有一个好的生活,我又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你们有没有站在我的立场上考虑过问题?”
说罢,林歌在一个被刺蚁干掉的雇佣兵身上掏出了一把短刃,直接扔到佣兵团长的面前,短刃叮当落地,似乎是宣告了他的死亡。
和*图*书“等一下!”佣兵团长突然抬起头:“我也是被逼的,我也是没有办法,无可奈何的!之前我根本就没有考虑过那么多,现在你们提点了,我心里也清楚了,我就不会再去做那种事情了!”
徐云和林歌纷纷现身,整个营地内的佣兵都被刺蚁给解决了,他们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佣兵团长一怔。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佣兵团长道。
刺蚁转眼间解决了整个雇佣兵团的“缴械者”,这样也彻底震惊了佣兵团长,他双眼写满了震惊和悔恨。
佣兵团长挣扎了几下试图远离几人,可是双腿都被刺蚁给废了,他挣扎也爬不出去几步远。
林歌怔了一下,不明白徐云要货干什么,反正他们临走之前会把整个营地都给烧掉的,管他货藏在什么地方,最终都会化为乌有。
前后不过一小时,他就经历了天堂和地狱,刚才还幻想着如何能够成为亿万富翁,转眼间就变成了即将面临死亡的阶下囚。
“没什么深仇大恨。”刺蚁道:“只是,我想在这里睡一个舒服安心的觉,就必须要让你们全都老老实实的,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
“你就为了睡一和-图-书个觉?就要杀那么多人!?”佣兵团长的眼睛几乎都要瞪出来了。
“哥,咱就别跟他废话了,直接动手得了。”林歌道,“省的你看到这种货色就生气。”
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佣兵团长确实有些难以接受。
天下华人不分家,这话很多华侨在准备来华夏赚钱,或者正在赚华夏人口袋里面钱的时候,经常会用到这句话。
“我当然不碰。”佣兵团长一口否认:“只有白痴才会去碰这种东西!这是要人命的东西,在金三角做这一行的人都知道,谁也不会傻到去碰这种东西的。”
“你的人全部都能陪你上路,你真的应该感谢我。”刺蚁微微一笑,对佣兵团长道:“如果不是我,你在地狱里独自行走一定会很寂寞的吧。我们做佣兵的……没有人能上天堂,你可要有充足的心里准备。”
徐云示意林歌去找,林歌虽然不明白徐云这是什么意思,但还是乖乖按照他的吩咐去了。
佣兵团长愣住了,他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会这么说,这样子真的让他很尴尬啊。
很快,林歌就拿了一包东西出来,这可真是实打实的五十公斤的货,林歌还是第一次一下见到这m.hetushu•com么多毒品,心里多少都有些蒙圈。
“老祖宗自古就有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徐云道:“你明知道这东西是害人的,还要拿出去害人,这你死的真不冤。本来我还以为你也碰这东西,跟很多瘾君子一样,以毒养毒,看来你不是,你比那些人还可恶。”
林歌不爽了:“这都听不懂?你的智商还真是有问题。是不是再给你两枪你就能听懂了?”
“你可真卑鄙,从一开始,你的目的就要杀我们所有人!”佣兵团长对自己的愚蠢感到无奈:“我从一开始就应该和你搏命……即便是输掉,也不至于让你现在如此逍遥。”
当一个人明知道自己犯下了错误,还要不断的为自己洗白的时候,那就意味着这个人根本就没有救了。
“我怎么了?!你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同胞被人给辱杀吧!”佣兵团长试图说服徐云。
尤其是这个人现在的嘴脸,一点悔恨的意思都没有,满脸都写满了怨恨,仿佛这一切都应该怪到社会的身上去。
“那之前的账就算一笔勾销了吗?”林歌道:“之前你干的那些事儿,该怎么处理你还是要怎么处理你!”
“只可惜时间不能退回去hetushu.com,而且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后悔药可以提供给你。”刺蚁道:“输了就是输了,谁让你会那么天真的相信我说的话呢。”
徐云指了指这批货:“这些东西你自己也碰吗?”
“你知道这些东西一旦被你们送入国内,有多少人会毁掉吗?这会让无数家庭陷入痛苦,让无数孩子失去家庭和最基本的爱!”徐云道:“这种害人的东西有多么的可怕……你们帮毒贩的时候,就真的完全没有想过?”
徐云不想听这种借口,人就是这样一种高能动物,只要他想,他总会能找出一千个一万个的借口来帮自己洗白。
徐云的话句句犀利,针针见血,说的佣兵团长根本就抬不起头来。
佣兵团长无话可说,在他看来,以贩毒来赚自己毒资的人,本质上也同样是白痴。
但这话放在徐云面前不好使,徐云直接就给他否了:“别给你自己脸上贴金,你这种人是真不配当华人。”
林歌摇摇手指:“咱不需要相见,我发现你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
“你知道就好。”徐云道:“你自己都不碰的东西,拿去害人,这叫什么?”
“你的货在哪。”徐云突然道。
“那是他们没有自控能力,为什么有和_图_书些人就能控制自己,有些人就不行。”佣兵团长道:“这还是说明这个人他自己没有自控能力。”
“这个社会没有豪车豪宅的人太多了,这个世界上工作辛苦而赚钱不多的人也太多了。”徐云道:“没有绝对的公平,但也没有绝对的不公。”
“你知道这些东西能害多少人吗。”徐云道:“这些东西,能害上万人。”
“是社会逼我的!如果我在国内有一份钱多的工作,每天都开着豪车住着豪宅!我也不会出来铤而走险!”佣兵团长果然是不知悔改的那种人。
“你们又是谁!?”佣兵团长瞪眼道:“华……华夏人?你们居然和一个外国佬混在一起?我也是华夏人,我们是一家人!”
这时候谁还在乎什么钱啊,别说是五十公斤货,只要能让他抗过这一劫,就算是一百公斤高纯度,他掏出去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
“当然不是。”徐云的声音突然在后面飘来,佣兵团长迅猛的转过头,因为他双腿都中弹,现在也无法动弹半分,只是在等待失血过多而死亡的废人罢了。
佣兵团长无法相信自己一个兵团,居然就这样被他一个人给灭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