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136章 熬夜

刺蚁无可奈何,只能继续挥舞手中的铲子乖乖做事情。
“我从来都没有什么手下,我只有兄弟。”徐云面无表情道,休息了三个小时的时间,他可比刺蚁舒服多了。
徐云点点头:“你继续危言耸听,只不过,我或许并不想听。”
徐云心中自然也会考虑这一点:“来到金三角,他要面临的处境和我们是一样的。”
易容术?
“我不需要你告诉我,我们晚走一分钟,就会多给叛徒多一分钟的机会。”徐云道:“我心里很清楚这一点。”
“那是你的原因。”徐云道:“刺蚁,你究竟想说什么,就不要绕弯子了吧?如果东西真的会在我们赶到之前被你的叛徒拿走,你是什么下场你也很清楚。”
刺蚁有些自嘲的哼了一声:“吉姆那个混蛋,最厉害的一点便是他的易容手段。”
有人会为了这一天的光明而劳作,有人会从光明的那一刻便继续等待黑暗。
林歌站在屋檐下,脸上没什么表情,他肯定是要盯着刺蚁把事情给做完的。
“我可没有能力和你们华夏人玩儿套路。”刺蚁道:“我只是想提醒你,吉姆有可能会出其不意,做出一些让我们没有料到的事和*图*书情。”
“如果我可以拿到东西走人,我肯定会觉得他们没有白白死掉。但若是东西被吉姆拿走,我宁愿让你们拿走。”刺蚁道:“我最不希望的就是卑鄙小人可以得志……如果兽首真的被那个叛徒拿走,我就算找遍全世界,也一定会亲手杀了他。”
又是三个小时过去了,刺蚁终于把所有的尸体都埋了起来,他脸上写满了倦意。
“你真的不相信吗?”刺蚁道:“那就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我只想告诉你,此时此刻,吉姆或许也已经有可能到达金三角了。”
因为暴雨的原因,坑虽然好挖了很多,但每一次埋好的那些尸体,都容易被暴雨再一次冲出来,所以刺蚁挖坑挖的很深才能保证不需要二次返工。
刺蚁就像是落汤鸡一般站在原地,虽然心中恼怒而不甘,却又不敢说出半个不字。他没有向徐云讨价还价的资本,只能乖乖的去把徐云安排给他的事情完成。
他们都必须养精蓄锐,得到充沛的休息才能保证精神注意力的集中,这才不至于让刺蚁再转了空子。
徐云冷笑一声,他心中什么意思,徐云很清楚。
刺蚁把手中的和-图-书铲子扔掉,坐在了湿漉的泥地上,雨虽然早已经停了,但地面却还泥泞的很。
刺蚁这一夜累不累跟徐云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徐云深知金三角一带夜晚行军的危险性。
“你若是这样说,那我可就真的是要问一问了。”刺蚁道:“菲律国警方如何去抓一个精通易容术的人?”
刺蚁继续挖坑埋尸:“这一点你跟我还是挺像的啊,如果我们能有幸早认识几年的话,说不定也可以成为朋友。”
“如果我们去找兽首的时候碰到了那个叛徒,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清理门户的机会。”刺蚁突然停住了手里的事情。
“一点问题都没有。”林歌道:“现在让我继续熬三天,那都不在话下。”
徐云休息的时候林歌一直都在兢兢业业的做监工。
徐云出来的时候,刺蚁看了一眼,等林歌回屋之后,刺蚁才开口:“你还挺体谅手下的啊。”
刺蚁道:“如果兽首被吉姆拿走,你们肯定会杀了我。”
“我和你可不一样,别拿你那些虚伪的东西和我做比较。”徐云道:“我不像你,会随便利用你的兄弟,而我口中的兄弟,也绝对不会像你所谓的兄弟,可以做出背叛和*图*书你的事情。”
金三角这个充满阳光和雨水的地方,原本应该是美好的,却被光彩亮丽的罂粟花变成了罪恶的海洋,这又是谁能想到的呢?世事本无常,没有人能确定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你一点都不了解吉姆。”刺蚁道:“我敢保证,他有办法解决问题。”
“我知道你们担心的是什么,你们担心我这是套路,我留下拖延你们,然后安排一个假叛徒来这里先把东西取走。”刺蚁道:“你们华夏人喜欢讲究套路,这也是一个不错的套路。”
而且就在他们夺回营地之后,雷公再次暴躁的怒吼几声,闪电撕破夜空,紧跟着便是一阵狂风暴雨浇头而下。
刺蚁仍然对吉姆有信心:“他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假证件,他只需要去机场,找到一个提前一两天去订票的人,然后将那人给杀了……”
而这个时候,林歌在房间走了出来,虽然天色还尚未明亮,但是东方那微弱的淡白色已经告诉所有人,他们即将迎接的便是一整天的光明。
“的确,只不过,他不需要防备什么人。”刺蚁道:“而你们却需要一直防备我。”
“我们拿走兽首的时候,背叛你的家伙恐怕还没办法www.hetushu.com来到金三角。”徐云道:“菲律国是不会那么轻易让他出境的。”
刺蚁一开始还只是象征性的动几下,可见林歌的视线完全没有离开他的意思,便只能是继续。
徐云有些诧异:“如果他真的能够出其不意,东西被取走的话,你应该感到开心吧,至少你那些手下的死没有白死。”
徐云点点头。
“去换件衣服吧,房间里有不少干爽的衣服,总会有一件适合你。”徐云扔下一句话,然后看向林歌:“休息好了吧?”
当刺蚁把大半尸体都埋好的时候,徐云突然走出房间拍了拍林歌的肩膀,两人也没说话,林歌便知道徐云的意思,点点头便回房间去休息了。
“那你究竟想要玩儿什么样子的套路。”徐云道:“我不是一个有耐心和别人玩儿套路的人。”
刺蚁一怔:“可是……”
“那你还让我在这里浪费时间?”刺蚁不解道:“我真的不明白,你让我做的这些有什么意义,既然你根本就不想让他们活着,那他们死后更应该不值一钱。”
徐云皱起眉头:“怎么解决?你们所有人早已经被酒店监控记录了,菲律国整个警方系统都在通缉你们所有人,他能在菲律国境内和_图_书躲一段时间,这个我相信,但他想出来,恐怕是真的没有那么容易了。”
“两天的时间足够他动手杀人夺证,也足够买齐所有易容需要的东西,他只需要花八个小时的时间,就能精心的把自己易容成为跟被害人一模一样的‘双胞胎’,没有人能查出他来。”刺蚁道。
“我知道,如果兽首被吉姆拿走的话,你是不会给我机会去找他的。”刺蚁道:“只不过我还是想说出来,把我内心的话说出来,若不说出来,我心里会不舒服的。”
“那又怎么样,易容也只能躲在菲律国当局。”徐云道:“办假证这种有能耐的人,只存在于华夏,菲律国可没有懂得‘办证’的‘高端人才’。”
徐云的回答却让刺蚁无语:“他们的确不值一钱,也不配活着。但是他们死在异国他乡已经算是最重的惩罚了。没必要让野狼野狗把他们的身体再吃掉了。”
“那你就说吧。”徐云道:“你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就都说出来。只不过,你一边说,最好一边做事情,如果这些人你埋不干净,我们是不会上路的。”
徐云脸色一变。
“为什么?”刺蚁怔了一下。
徐云的回答很干脆:“恐怕你没有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