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164章 报复

林歌这才将四狗直接扔了出去,四狗一个踉跄就扑到了刺蚁的面前,刺蚁身上的寒气让四狗心中升起一阵莫名恐慌。
就连他高薪聘的那个被徐云重伤的贴身高手,也缓缓站起身,对四狗鞠了一个躬,然后转身离开了。
所以四狗不是不熟悉这种狼狈屈辱的感觉,他只不过是已经很久都没有经历过了,所以突然之间会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生疏而已。
四狗嗷的一声再次趴在了泥泞的地面上,虽然疼痛钻心的,可四狗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微笑,他已经不记得他上一次这么狼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刺蚁道:“那是因为你无能,如果你有能力,就不至于沦落到当时的地步。”
小巧锋利的匕首直接撕裂了四狗的三角肌!四狗的惨叫声几乎有种响彻整个金三角的感觉。
林歌将狗首拿到了徐云面前,徐云从箱子里面取出狗首,认真的端详了一番,看到宝贝完好无损,他的心才放了下来。
和*图*书“你可以恨我,只可惜你的运气不够好,没有杀了我的机会。”刺蚁说完,手中的熊爪刀已经贴在了四狗的脖子上:“如果不是你,我或许还不会成为现在的我……有些时候我还真的是应该谢谢你,是你把我逼成了最好的自己。”
“我是在那个时候找到了从新站起来的机会!”四狗道:“你说我能不恨你吗?”
“你给我闭嘴!”刺蚁手中的熊爪刀狠狠刺入四狗的双肩!
刺蚁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言不发,而等到四狗彻底平静下呼吸之后,刺蚁才突然出脚,猛踹四狗的小腹!
“不客气。”四狗一闭眼,该来的早晚都会来。
既然能找到狗首了,那就距离鸡首也不远了,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现在他们只需要找到四狗的人挖的那个地方,就能轻松找到另外一只兽首。
四狗捂着腹部,再次强忍着疼痛挺起腰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如果今天晚上我就要死,我为什么和*图*书不笑着去死呢?”
这种刺激让刺蚁怒了,手中熊爪刀也已经割破了四狗的皮肤。
面对死亡的威胁,还失去了应对死亡的资本,任凭是谁都嚣张不起来。
“刺蚁,你有那么恨我吗?仔细想一想,我也没把你怎么样吧?”四狗道:“你不至于对我有这么大深仇大恨吧?”
当四狗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本应对这一切时,他也会害怕。当他碰到了无法解决的问题和麻烦时,他还拿什么来临危不惧?
“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四狗冷笑一声:“还帮我去解决遗愿?你自己的遗愿也应该早点想!”
四狗感觉到脖颈上被撕破的疼痛后,大声喝斥着:“动手啊!来啊!杀了我!杀了我就会让你得到解脱!哈哈哈,刺蚁!其实你就是一个懦夫,一个彻头彻尾的软蛋!”
四狗冷笑一声:“我没有能力?当那个老混蛋的管家给他带了一顶绿帽子,妻子和儿子又联合起来想要他死的时候,你的能力在哪?你www.hetushu.com不是号称自己可以保他一生富贵平安的啊?”
干脆激怒刺蚁给他一个痛快,他也不至于受难。
但无论四狗说什么,都没有人再理会他了,所有的人都在短时间之内离开了。
“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狗东西!”四狗的眼珠都瞪红了,他真的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遭到所有人的背叛。
终于,有第一个雇佣兵脱掉了身上的外套,丢在了地上:“老板,如果以后还会有机会,我们再合作。”
“老子他妈每年给你多少钱!你也跟他们一样说走就走!?”四狗声嘶力竭地吼道:“就算是死,你也要保我安全!你还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
四狗哈哈哈的大笑几声:“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必要假惺惺的吗?”
肩关节韧带断裂让四狗的双肩塌了下去,倒地时他双手无法撑地,直接面朝地面重重摔了下去,这一摔彻底把整个人都摔懵了,脸鼻着地,齿断舌裂,血流不止。
“知道今天晚上会死就好。”刺蚁脸hetushu.com上闪过寒光:“我不会让你那么痛快的去死的。”
但是这种感觉却如此的熟悉,一个在底层社会滚打混饭吃的人,走到今天这一步遭遇的屈辱也是数不胜数的。
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往往会临危不惧,但是临危不惧是他有资本去那么做,是他有底气去应对一切。
“你没把我怎么样,那是因为你没有机会,如果你有机会的话,你觉得你会放过我吗?”刺蚁道:“四狗,整个金三角的人都知道,你是最想杀我的人。”
既然哀求无用,既然屈服无用,他又为何去找那种侮辱呢。
在徐云端详狗首的时候,四狗尽可能的平静自己的呼吸。
“这个时候了你还能笑得出来?”刺蚁讽刺的看着四狗。
“我没有假惺惺。”刺蚁认真道:“我真的是应该感谢你,既然你要死了,我也做到了我想做的,不如这样,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还有什么遗愿?如果我能帮你的,我可以帮你去做。”
“我为什么想杀你?”四狗道:“你为什么不想和*图*书一想我为什么想要杀你!当年若不是你毁了我三千多公斤的货,你觉得我会杀你吗!你知道当年那三千公斤的货对于我而言是什么吗!是我的全部身家!当年因为你,我差一点就这辈子都无法翻身了!虽然想要我死的人不是你,被安排来杀我的也不是你!但是我人生最大的挫败就是因为你造成的!”
当第一个雇佣兵转身离开之后,其他人也都纷纷做出了决定,有的跟着脱掉了身上的外套,有的则是撕掉一截袖子,总之都扔下了身上穿戴的一点东西,然后才对四狗告辞。
“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吗?”刺蚁道:“当我真的可以手刃你的时候,我还真的是发现挺没意思的,如果你死了,我会少一分很大的压力,你知道吗?压力对于我而言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动力。”
刺蚁沉默了,若不是因为当年那件事情,他或许真的就一直留在金三角了,也不会去中东地区混饭吃,也不会牵扯进入华夏兽首的这件事情,他的圣炎佣兵团或许就不会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