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165章 无法释怀的过往

四狗要对他们赶尽杀绝,而刺蚁给手下其他的雇佣兵兄弟指明了一条道儿之后,自己就故意留下破绽将四狗和他的追兵引到了另外一条路上。
最后居然在机缘巧合之下,被一对住在湄公河旁边的当地的母女给带回了家,母女还帮刺蚁上了药止血,照顾了他一天,才让他恢复了清醒。
“你还跟他废话什么呢?”林歌道:“反正他都得死,你折磨他又有什么意义。”
难忍的疼痛让四狗咆哮着想要打滚,可刺蚁的脚死死的踩在刺蚁的身上,让四狗无法动弹半分!脸上的血直接成面状流满了整个脖颈。
当然,这话他只是心里说的并没有在这对母女的面前表现出来过,即便他什么都没说,完全一副落魄不堪的样子,这对生活原本就不富裕的母女还是给了他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
四狗的人地毯式搜索,找到了河岸附近唯一的这一户人家,在母女两人的家中,四狗发现了血迹。
“你真的想不起来了?那我就提醒提醒你。”刺蚁突然俯下身,直接用熊爪刀在四狗的耳根处下刀,hetushu.com嘶的一声划到下巴!
“想起来了?”刺蚁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
善良总是会感动任何一个人,哪怕是刺蚁这种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所以四狗非常坚定这对母女知道刺蚁的下落,然而这对母女却一口咬定什么都不知道。四狗当时大怒,直接开枪射杀了这位母亲,然后还残忍的当着女儿的面,把母亲的尸体挂了起来。
那是四狗把刺蚁逼到走投无路的一天。
四狗艰难的翻了个身,刺蚁却一脚踏了上去,将他死死的踩在地上。
但是他为了吸引四狗的注意力,却落入了四狗的包围圈而受伤,受伤的刺蚁不得不跳入湍急的湄公河里摆脱追击,最后却因为体力不支而昏迷在了河道之中。
四狗一怔,他哪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对于他而言,如果要过纪念日的话,每一天都是纪念日,这么多年来,他每个月的每一天都做过值得纪念的事情啊。
四狗空白的脑子里终于浮现出了十年前的一幕……
刺蚁第一次如此坚决的反驳了林歌:“和*图*书当然有意义!你没有经历过你自然不会知道这究竟有什么意义!如果换你是我,你也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他!让他那么痛快的死,对于他而言是一种解脱!根本就不是惩罚!”
就在刚才一瞬间,刺蚁想起了十年前的今天,也就是他的拥主家中内斗之后,他失去地位被迫离开,然后遭遇四狗在金三角疯狂追杀日子的最后一天。
这个女儿无法面对现实,精神有些崩溃,但四狗却依然没有放过她,让他手下几十个人在女孩身上释放了他们的那种原始欲,女孩活活被他们这群人给祸害成了疯子。
因为这件事情,刺蚁算是救下了二十多个兄弟的命。
更何况惨案就发生在十年前的今天,同一个日子!这让刺蚁如何能够释怀?
刺蚁想报仇,可是心理上无法承受眼前一幕的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他逃走了。
林歌还想开口,却被徐云拦住了,既然刺蚁没有骗他们,来到了真正藏有兽首的地方,那给他几分钟时间也不为过。
当时刺蚁是很感动的,他还发过誓,等到自己有和图书出头之日的那一天,一定出钱把这一对母女接去他们缅国最繁华的城市里,给这对母女买个大别墅,找佣人。
然而当他看到四狗的一瞬间,一切的一切都涌上了心头。
她们甚至把家里仅有的一只下蛋母鸡杀了,炖汤给刺蚁补身体。
虽然刺蚁的精神恢复了,但是他的身体依然有非常严重的伤,他没有能力再走,可四狗的人已经沿着河流找了下来,并且在这地方的河岸上找到了四狗身上掉落的东西和血迹。
四狗龇牙咧嘴道:“刺蚁……做事情何必那么绝呢,我都已经是将死之人,又何必不依不饶呢?”
四狗的额头上爆满了青筋,这是他这辈子忍受过的最痛苦的事情了。
林歌还真被刺蚁给吼住了,这家伙可是一路都没敢反驳过自己。
当出事儿的时候,刺蚁也没有扔下这些手底下的兄弟。
徐云看的出,刺蚁的内心深处似乎有一股被压抑的愤怒突然爆发了出来。
就这样,四狗还不够,精神变态的他居然让人把女孩的皮给扒掉了。
看到这对母女虚弱的身体,刺蚁这个双手沾hetushu.com满鲜血的恶人,居然感动的红了眼眶。这或许就是人类内心最初的一点点善意吧,没有人天生就是魔鬼。
四狗和他的人确定了刺蚁就藏在这附近,展开了大规模的搜捕。
说来刺蚁这条命也真够大的,失血过多,身体都被河水给泡冷了,还昏迷在了湍急的河水中,那都没有被水呛死。
林歌点点头,安静的看着,他对刺蚁的警惕早就在不知不觉中重新升起,毕竟现在四狗失去了威胁性。
“你平日不是很喜欢折磨人吗。”刺蚁冷笑一声:“怎么,现在轮到你自己了,反而害怕了?四狗,这可不是你的作风,你既然那么喜欢折磨人,那也应该享受一下被人折磨的感觉,若不然你这一生可就白活了。”
这一走就是十年,这十年里他都不敢去想湄公河旁发生的那一幕,那是他这辈子都不敢去面对的心魔。
因为这个心魔,刺蚁甚至不敢来金三角找四狗报仇,若非迫不得已,他甚至都不会把兽首带来金三角藏起来。他找了心理医生,强迫自己用“选择性失忆”的方式来忘记那件事情。
刺蚁当和*图*书年在金三角就是因为仗义而立足的,很多人喜欢找他,在他手底下做雇佣兵,听他的安排和指挥,刺蚁会给所有手底下的雇佣兵兄弟争取最大的利益。
这是刺蚁为了感激一对素不相识的母女所立下的誓言。
当刺蚁再次返回的时候,四狗已经带人离开了,而这对母女的惨像深深的印在了刺蚁的脑海里。也就是那个时候,刺蚁对四狗有了一种恐惧的心态,他对这个变态的混蛋有了一种莫名的惧怕。
刺蚁被藏起来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在藏身点整整待了一天之后,见这对母女没来,他才意识到可能出事儿了。
“这话你以前怎么不知道呢?”刺蚁的笑容很诡异:“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四狗,你是不是已经不记得十年前的今天发生的事情了?就是今天……原本我已经忘记了这个日子,没想到会那么巧。”
而这对母女把刺蚁藏了起来,刺蚁小腿重伤,也实在是没有能力去和四狗那么多手下抗衡了。
“你若是个男人,就给我一个痛快。”四狗喘着粗气,强忍剧痛道:“这样玩儿可算不上是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