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166章 惩罚和解脱

四狗残杀的是他的母亲和妻子,他又如何能忍?徐云又拿什么去阻止别人呢?如果换做是徐云,徐云或许也会做出和刺蚁同样的事情来。
四狗所做的这种事情,可以说是连畜生都不如。
但是最基本的人道还是要遵循的,若是连最基本的人性都没有了,那就不配做人了。
只不过徐云万万没想到,刺蚁对待平民和普通人也是如此的残忍……如果说对待竞争对手和敌人,他有他残忍的理由,为了利益,为了威慑力,他那么做都还有拿出来强行为自己辩解的理由。
会去残杀和虐待任何生物的人,都不配做人,连动物都不会去做那种事情,哪怕是再凶残的动物,也都只是会为了生存而去捕猎,为了生存而去杀戮,绝不会为了取乐而去做那些血腥残暴的事情。
虽然这种囚禁对于那个混蛋这类身份的人已经是最恐怖的惩罚了,可是徐云觉得不够。
徐云不觉得这是一种惩罚,反而是有关部门帮助他逃避,这是徐云所无法容忍的事情,所以徐云选择自己动手,只有他死,才能让徐云的情绪平复下来!
“是他们自己那么做的,不是我的命令。”四狗强词夺理道:“这www.hetushu.com事儿我虽然有责任,但那也不是我的权责啊!当年那些人全部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死的死,残的残,这惩罚也都有了。”
当时的他哪怕赌上他一辈子的荣誉,也要去做这件事情,就是为了自己心中的“公平”。
可对待普通人,如果也会做出这种事情这种行为,那可就真的是无力辩解了。
或许那对母女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带给刺蚁“家人”感觉的人。
四狗很少在杀人的时候会给人一个痛快,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自身就觉得直接杀掉一个人毫无意义,只有折磨才能让一个人感受到比死亡还要恐惧的那种感觉。
在某种程度上来讲,这对母女甚至可以比喻成刺蚁的母亲和妻子。
当年那个为了个人利益而背叛国家出卖他们的混账东西,徐云无论如何都要亲手杀了他,就是因为兄弟的惨死跟那个混账的背叛和出卖有关。
这毫无征兆的一刀让四狗惨叫的声音再次响彻塌陷区,惊起最后几只大胆的飞鸟,逃窜离开了这个惨叫连连的鬼地方。
就好比现在的四狗,死对于他来说都算不上是一种惩罚,反而是对他的一种解脱http://www.hetushu.com。如果只是让他死了,其实并没有让他得到惩罚,只是让他得到了解脱。
徐云掏出烟来,点燃了一只,缓缓的坐在了一辆汽车的引擎盖上。
没有人会去听四狗的辩解,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对普通平民做出这种残暴的事情,即便他的身份是毒枭,即便他手底下的雇佣兵都是凶残之徒。
刺蚁手起刀落,非常突然的一刀割下了四狗的耳朵!
就好比他当年为什么会被“开除”出神龙大队是一个道理,当某件事情彻底刺激到徐云的时候,徐云什么都不会顾及了。
所以即便是那个混蛋东西最后认罪,有关部门也准备好给他应有的惩罚时,徐云却没有遵守他应该遵守的原则,不顾一切后果的将那个混蛋亲手解决。
这种人必须得到最极限的惩罚。
这一刻,四狗的瞳孔中真的流露出了恐惧。
这一点恐怕四狗自己心里也很清楚,即便是他这种心狠手辣的人,也会做噩梦,而他每次被噩梦惊醒的原因都是那些被他残杀的人。
这样刺蚁的心中那恨意怎么会平息呢?
因为徐云很清楚的知道,那个混蛋身份地位相当高,即便是有关部门会给他http://m.hetushu.com最严厉的处罚,也是对他终身囚禁,而这种身份的人终身囚禁也是关在一个舒适的地方,不会被扔进普通监狱。
“你疯了吗!”四狗歇斯底里地吼道:“这一切可不是我一个人做的!你究竟想要对我做什么!”
“你还狡辩?你四狗是什么品行难道我不知道吗!”刺蚁呸了一声,“整个金三角都知道你是个变态!整个金三角都知道你那些恶心人的嗜好,你还想要狡辩?不是你的命令难道是他们自己那么做的!”
任何人面对一个将家人折磨残杀的混蛋,恐怕都无法去容忍吧?没有家人的人或许无法理解,但是但凡有家人的人,都会理解这种痛苦。
“那些惩罚是真主赐予他们的,而今天你的惩罚则是由我亲自动手,我会把你欠她们的一切,欠她们的一点一滴,都统统的还给她们!”
面对愤怒的刺蚁,四狗虽然想起却也不准备承认自己的过错:“当时是我管理无能,没有阻止手下人,才做出那种事情。”
“我求求你们!给我一个痛快!!”四狗歇斯底里的吼叫着,向徐云和林歌求救!
或许刺蚁这辈子就没有对任何人产生过任何的感情,但是对那一对因为和*图*书救他帮助他而丧命的母女却绝对是有感情的。
原则让徐云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插手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四狗想到这事情也沉默了,若不是刺蚁提起,他早就忘记了自己的恶行,毕竟他这辈子做过的坏事儿太多了,这种残杀和折磨的事情,对于四狗而言就是一种乐趣,一种让他对生活从满激情的乐趣。
四狗或许不怕死,但他一定会害怕那些折磨人的手段,自身喜欢折磨人的变态,内心深处是最害怕这些东西的。也正是因为他们自己的恐惧心理,才导致他们自己喜欢用这种方式去对付别人。
可是最终徐云没有坚持自己原则,每当他想要阻止,或者是想要上前给四狗一个痛快的时候,他都会看到刺蚁那布满血丝的双眼!
“你当年对她们做的事情,我都会让你自己体会。”刺蚁的眼球布满了血丝:“你用刀子划破了她母亲的每一寸肌肤,你用刀子剥掉了她身上的每一寸皮肉,你把她们残破的身体挂在烈日下爆晒,你让她们的身体成为蚊虫蚂蚁的盛宴……你让她们忍受的每一丝痛苦,我都会用在你的身上,我会让你知道那种残忍下忍受的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痛苦……”
虽然徐云是一个有原http://www.hetushu.com则的人,但是在某种特殊的情况下,他所遵循的原则是无法控制他的。
“你不可能忘记当年的事情吧……”刺蚁声音颤抖的对四狗道:“她们是无辜的,你却把她们残害成那个样子。”
徐云原本的确应该插手这件事情,毕竟刺蚁现在所做的事情太残忍,如果不是当着他的面儿,他或许管不着,可是一切就发生在他的面前。
若是那样,刺蚁自然是无法平息!那对于他而言就根本不算是什么惩罚了!他显然是不可能接受的,他要的是四狗真真切切的得到属于他应该得到的惩罚,他要的是四狗的痛苦,而不是解脱!
刺蚁手中的熊爪刀再一次出手,这次他消掉了四狗的鼻子!那惨像实在是让人不忍直视,四狗疯了一样的挣扎,他想让刺蚁给他一个痛快,而不是这样一直将他折磨到死!
或许这个世界上总会有这种矛盾和挣扎吧,有些时候,选择很困难,所以不如干脆就不要去选择,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便挺好的。
听到刺蚁说这些,徐云沉默了,四狗的残忍在金三角一直都不是秘密。
林歌见徐云没有任何反应,自己干脆就扭过头,眼不见为净,这种画面实在是太辣眼睛,林歌是着实受不了这种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