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180章 回国之路

林歌这时候反应到挺快的,赶紧摆摆手:“这就算了吧,我这小身板真怕承受不起。”
相比起这些女孩,华夏的女孩幸福太多了,所以说投胎也是一门技术活。
徐云和林歌他们来到边界之后,甚至看见一个边境的华夏小男孩直接越过了一道篱笆,来缅国边界处的一个理发店理发!
但在缅国就不一样了,男尊女卑的现象在缅国十分严重,出卖女儿更是被认为是“符合孔子的思想”,而且这种观念在很多乡村尤其根深蒂固。
林歌一撇嘴:“哥,我可不是你们部队出身的,老爷子就当年训我的时候让我吃了点苦头,十八岁之后可再也没有让我受过任何委屈了,我做事情都是出入高档场所的。”
这样一来,她们不得不一再延长在瓦帕村的时间,有的甚至要在这里呆好几年。因为卖到这里的女孩必须赚够借款两倍的钱以后才能离开,此外,她们还要支付很重的附加开销,比如说要贿赂警察之类的钱。
确定了方向之后,徐云和林歌两人就一路颠簸着上路了,林歌一手抱着一只兽首,脸上神气十足:“哥,你说这辈子能有几个人像我这么牛的,一手抱着一只兽首,大m.hetushu.com摇大摆的坐车走在金三角的地界上,是不是特神气。”
这是为什么呢?
徐云懒得理他,杀手出身的人和他自然不一样。当然,如果不是因为陆玄机培养出来的杀手都不是恶人,徐云也不会同意让林歌留在他身边做事的。
以为华夏和缅国边境大多数没有天然的屏障或者地理界线阻隔,边境地区真的就是书本上所学的那样,山水相连,爬个坡蹚条溪,对面就是缅国了。
在这个长达两千公里的华缅边境,有一半左右的边境线并不在缅国政府的控制范围。
这个村子被男人称为“男人的天堂”,这里的女孩不仅年轻漂亮,而且价格还非常非常的便宜,一次“生意”只需要不足十美元!
林歌一瘪嘴:“我这好心好意的做了这么一件伟大的事情,回去若是再给我判刑,我可就冤枉大了。”
在这里,一切都是公开的,为了拉客,女孩不时跑到路边向路人调情,她们甚至会到边境线找机会拉华夏的客户。
在华夏买卖人口本身就不合法,更不可能有当父母的会舍得把自己的孩子卖掉,更何况是卖掉做这种生意。
两个人一路m.hetushu•com说一路走,很快回到汽车旁,徐云二话不说开车就走,至于这地方的烂摊子,他相信很快就会有人发现。
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徐云无语的看了林歌一眼:“你说你怎么可能是个路痴呢?东西南北这么简单都搞不懂,我看你以后就不要出来混了。”
因为这个村子里有几百名来自缅国各地的年轻女孩,她们住在这个地方是为了方便出卖她们的身体。
现在他们途径的这个村子叫做瓦帕村,虽然只是一早,这个村子就挺热闹的,别看这个村子偏僻落后,但每天都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呢。
去过这地方旅游的人肯定都清楚这个地方究竟是什么样子。
“行,给你找个桑拿会所,让你好好的蒸一下,然后再给你找两个D罩的妹子,好好给你来一个莞式的服务?这样能达到你的满意了吧?”
在这里出卖肉体的女孩多数都是被家人卖给这里的。
边境处还有一个景点叫“一架秋千荡两国”呢。
“哥,你先答应我,若不然我都没动力拿这两只兽首了。”林歌故意埋怨道。
到时候恐怕是几家欢喜几家愁,这些就跟徐云没有关系了。
今天晚上这地方闹出来m.hetushu.com的动静可真不小,多事而又好奇的毒贩们一定不会错过这个地方的精彩,相信明天后天只需要这两天的功夫,四狗全军覆没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金三角。
不过,缅国的女孩也比那些投胎到非洲部落里的女孩要幸运,因为那些落后和精神不正常的部落,对女孩的残害更加恐怖和可怕。
这些女孩大多在二十岁以下,有的才十四、五岁。瓦帕村不只是在缅国远近闻名,就连在边境另外一边的华夏都很出名!
在传统的家庭中,女儿总是受到歧视。挣钱、干家务、养孩子被认为是女人的义务。
所以这也就造就了华夏和缅国边境处很多混乱的现象。
在缅国正规军和克钦独立军激烈交火期间,炸弹都会一不小心就落入华夏的境内。所以说,这个地方的边境线究竟有多么的混乱就无需多言了。
“是挺神气的。”徐云道:“你别得意忘形啊,手里的东西拿好,万一甩掉只狗耳或者鸡冠,足够给你定个损坏文物罪,让你进去蹲几年的了。”
徐云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把这属于华夏的无价之宝带回去,让它们回到属于它们的地方。
徐云无奈的摇摇头,只要看一眼定位,再看一和_图_书眼指南针,他就能轻松找到返回华夏的路。
徐云也不知道一路开了多久,终于在天色微微泛起一丝暖白光亮的时候,他们来到了华夏和缅国的边境处。
再加上当地被国境线分割的民族和边民之间交流密切,所以说华夏和缅甸过境的管理是一个相当巨大的难题。
因为她们想对父母尽孝心!
其实她们并非是想留在这里做事情,只是不得已而已,这就是生活的无奈。
“哥,你就放心吧,就算是把我颠出去,兽首都会完好无损的坐在车里的。”林歌拍着胸脯保证道。
徐云和林歌他们一大早就看到的一些开车离开的人,或许就是来这里包夜的,包夜也不过二十美元而已,一百多块人民币,就能在这天堂玩一宿。
孔老夫子可不是这种思想,若是被他老人家知道缅国人打着他老人家的名号做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肯定气的好几天都吃不进贡品!
云南某州区和缅国接壤的国境线大约有五百多公里,而只有一百八十公里是真正属于缅国政府控制的,尚未同缅国政府签署停火协议的克钦独立军的总部就位于华夏和缅国边境的一个城市。
“那就别嘚瑟了。”徐云道,他只是想提醒林歌拿好手和_图_书里的兽首,这一路上太颠,他开车又快,害怕有什么大坑颠簸的时候林歌会脱手。
“那就抓紧时间把兽首拿好,现在就准备回去。”徐云说完就大步流星的走在前面,林歌将鸡首拿好紧跟上来:“哥,咱们现在往哪走啊,我也没来过这地方啊,你可千万别迷了路。”
更可怕的是,这些被卖掉的女孩都不会觉得不公平,她们甚至都以为这是应该的,她们甚至都以为这是没有错的事情。
“谁说我搞不懂东西南北啊,哥,这可不怪我,怪这鬼地方就连一条像样的路都没有,我肯定转向啊。”林歌埋怨道:“我还真就纳闷儿了,金三角这些家伙还真是挺有能耐啊,在这地方都能活的下去。”
在缅国境对外开放的九个口岸中,真正属于缅国政府控制的仅有四个。也就是说,很多边境地区的“贸易”都不在缅国政府控制之下。
其实一些女孩只是想在这里短暂地工作一段时间,赚点钱能够支持家用就回家。可在她们还清债务之前,她们的父母又会到老板那里借一笔钱。
在边境地区,很多地方都有一个流行的旅游景点,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命名方法,什么“一寨两国”,“一校两国”,“一屋两国”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