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185章 武装贩毒者的幽静

“我说路是我的,路就是我的。”
“弃车,前面也没有车能走的路了。”徐云当机立断,他马上开始准备东西,两人每人胸前挂了一个装了兽首的盒子,把车上剩余的枪支弹药也全部都带在了身上。
现在林歌突然看到石头上湿滑的青苔,脑子里马上也有了一些念头。紧跟着,他顺着徐云的目光看过去,前面的道路,但凡是有露出石头的,石头上必然都粘着湿滑的青苔,跟刚才完全不一样。
因为徐云和林歌两个人的身份让他们感到神秘,让他们猜不透。
两人小心翼翼的按照确定好的方向走,几公里的路程都很安静,这地方除了荒凉一些,花香和鸟语都是令人心旷神怡的。
荒草大概有几十公分高,这还真是林歌在其他地方没有见到过的,只能说这地方的雨水和阳光更加的充足一些。
一瞬间,气氛剑拔弩张。
正常人是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的,这种地方的会有这种路,也是被多年来的武装毒贩给走出来的。
兽首安全送到安全的地方之前,他们所做的其他的一切,都必须是以这兽首的安全为前提,哪怕他们只是得罪一个小小的“黄村”老板,他们也要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个地方,避免生出事和-图-书端来。
这群人为首的是一个平头青年,下唇打了一排唇钉,让他看起来给人的感觉挺恶心的,然后就是他那绿色的纹身,一直都把他整个脖颈给纹了起来,绿油油的,也是给人一种恶心的状态。
“不会有人把货装在箱子里面的,你们的箱子里面肯定有问题。”恶心的青年毫不客气道:“只要你把箱子打开,让我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如果你真的和我们是一路人,我就放你走。”
剑拔弩张的气息瞬间就点燃了现场,在场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紧张,不是徐云和林歌,对方的人也是如此。
武装毒贩会突然藏起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闻到味儿了,察觉到危险了。可是这里还是缅国境内啊,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危险,华夏的缉毒人员虽然排查严格,但是也不会到缅国的土地上来,这是原则问题。
这个让人看起来恶心的青年一点都没有让步的意思,咄咄逼人道:“你们走了我的路,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显然,这是一伙武装贩毒人员,他们都是身手不错的人,一路上前后都安排了人盯着,前面的人没有察觉什么异常,反而是断后的人无意发现了徐云和林歌走http://m.hetushu.com了他们的路线。
恶心的青年心中最初的疑惑是消失了,但是却不代表他就没有疑惑了,他心中仍然存在疑惑:“你们箱子里那都是什么……”
这条路上走过人,而人到了这个地方就消失了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只有一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性!有人走到这里之后就藏起来了。
“如果要硬抢的话,我现在早已经动手了,还会跟你废话吗?”恶心的青年提高声音,厉声质问。
所以评论他整个人就是俩字:恶心。
恶心的青年冷冷道:“你明知故问!”
“这是我们的个人隐私,没必要跟你解释吧。”徐云道:“如果我问你,你们随身携带的那些背包里面都是装了些什么,你们也不会告诉我吧?”
徐云他们走了一段路之后,突然停了下来,林歌正在不解的时候,徐云伸手指了指脚下石块上的青苔。
“你想要什么解释?”徐云道:“解释我是做什么的?”
汽车开进这荒凉的地方五公里之后,徐云和林歌都仿佛忘掉了之前所有的一切。
面对崎岖不平的山坡,林歌实在是想不到办法继续让这汽车还能前进半步了。
与此同时,徐云和林歌也第一时间把携带和-图-书的武器掏出来,上膛瞄准!
徐云和林歌选择继续上路,他们还有他们未完成的事情,他们手中的兽首是他们肩膀上最沉重的担子。
徐云进入这个相对荒凉的地方之后,整个人的状态都跟之前变得不一样了,虽然是林歌在开车,但徐云却一直站着,注意力集中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徐云给了林歌一个眼神,林歌马上就意会了,他们前行的路是有人走过的,所以青苔都被踩掉了。
“别一口一个你的路,你说这是你的路,那你叫它一声它能答应你吗?”林歌道:“这路若是答应了你,那可以,我马上就承认这是你的路!你要什么解释都给你,可是它若不答应,那就怪不得我们了。”
“偷入华夏境内的路可不只是这一条,而这一条上面也没有写你的名字。”徐云道:“你说路是你的,太强势了吧?”
这些人自然是不得不小心,于是找了一个对他们有利的位置埋伏下来,然后安静的等待徐云他们上钩。
“那你不也一样是明知故问吗?”徐云道:“我们装的东西能有什么区别吗?”
说吧,徐云又指了指林歌:“我用得着带一个贴身保镖吗?”
但他们依然会出手解决这件事情,或许也只是因为可以得和_图_书到这一时之间的安慰吧。
“少给我来这一套!”这恶心的青年根本就没有给留面子的意思,当场翻脸:“解释!不然别怪我们动手了。”
这个地方来回出入华夏边境的武装毒贩太多了,一片荒无人烟的山林区,很快就没有了路,这恐怕是华夏和缅国之间最危险的一个交界处吧。
所以如果是武装贩毒人员突然藏起来,目标一定就是徐云和林歌他们两个人了。
林歌知道徐云是有备无患,他们谁都不敢保证在这个地方还会碰到什么麻烦,碰不到自然是最好,可一旦碰到,就必然会是大麻烦,这一点林歌心里也非常的确定。
“大家只不过是都走了一条路,自己人没有必要和自己人消耗吧?”徐云试探性的对这群武装贩毒人员道。
徐云笑了笑:“那我怎么知道,如果你确定了东西更是要硬抢呢?”
恶心的青年冷冷的盯着徐云没有说话。
当两人警觉的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儿的时候,一切也已经来不及了,在他们所在位置的四面八方突然就冒出十多个全副武装的武装人员。
徐云点点头:“好,那我就跟你解释一下,我是做什么的。你可以动一动脑子,想一想,在这个地方,我能是做什么的。如果我是做其他见的了光生www.hetushu.com意的人,我用得着走这偷偷摸摸的路吗?”
徐云也不弱势,当即就顶了回去:“那是因为你不敢硬抢不敢动手,你怕子弹不长眼睛会第一个就把你给蹦了!”
由于雨水多,这地方的地面就很湿滑,上面都会长一些青苔之类的东西,特别的湿滑,人踩上去就会有摔倒的可能性。
女孩能不能反抗她的父母,徐云和林歌就不得而知了,这些是他们不可能去持续关注的东西。
而且现在这条路上,说不定还会碰上危险的武装贩毒份子,这都是徐云他们所需要防备的,所以他们现在真的没有多余的精力去面对太多其他令人分心的事情。
相比起前面碰到华夏缉毒人员而言,背后发现情况更容易让这些武装贩毒人员心中产生警觉和恐惧感。
林歌怔了一下,刚才他们一路过来,都是在徐云的带领下,徐云找了一条算是比较容易走的路,所以这一路上地面虽然湿滑,却没有看到青苔。
恶心的青年人手中拿着枪,一丝一毫都不敢怠慢:“自己人?谁跟你们是自己人……这条路是我们的路,你是谁,又有什么资格走这条路。”
选择总是在一瞬间,但事后的回味却是无穷无尽的。狼狈而逃的村庄老板,诚惶诚恐离去的女孩,最终都会成为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