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193章 酒后吐真言

但是陈北元没说话,他知道,关于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华子一直都是耿耿于怀!那件事情因为他的一意孤行和错误决定,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当然是真的!虽然咱这里张大厨的手艺非常好,但是有朋致远方来,怎么能不吃点特色的呢。”陈北元道:“怎么样,没给你掉面子吧。这可毕竟是接待你的老朋友,我能不上心吗。”
“好!既然你敢听!那我就不客气了!”华子高声道。
林歌也没在客气,一口咬下去,鸡肉外酥里嫩,酱料超级入味,林歌甚至连骨头都咬碎咽下去了!
这是缉毒大队的规定,工作时间不能喝酒,一旦出事情必须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去应对。今天华子是个特殊,陈北元也没喝酒,至少也找一个能陪客人喝一杯的人。
当然,当地人接待重要客人的酸木瓜火腿鸡也是必不可少的,特产的酸木瓜配上咸香的火腿,还有鲜嫩的鸡肉炖在一起,那味道别提了。
“陈队有心了。”华子这感谢是发自肺腑的。
徐云见状,知道这事儿他还是不插手的好。
“抽就在这里抽!谁还管你不成!”华子一把推开身边的人:“陈北元,有些话我想对你说,但我他妈怕和-图-书你不敢去听!你要是个男人,你就好好听着,你若不是个男人,你就让我闭嘴,你是大队长,我听你的命令!”
因为他的确也是出于好心的出发点,只不过结果很糟糕而已。
这事儿华子之前都是安慰陈北元,从来都没有说过他一句不对的话,今天华子喝多了,似乎要说一说心底一些压着的话了。
“嘿,我还真就告诉你们,我还真不是那小气的人,刚才我就让小王去老乡那边了,老乡听说是来了俩英雄,答应一会儿给我们做份儿绿叶宴送来!”
当然,华子喝酒是得到陈队批准的,而其他人并没有喝酒,一杯啤酒都没有喝。
要知道这家伙平日里是不吃鱼的,总是觉得吃鱼太麻烦了。
华子坐在徐云旁边,示意徐云多吃点:“我们这里的条件的确是差了点,若是提前知道你来,我也能去找当地老乡买点山味儿,你来的太突然了。”
到最后华子说了很多,感慨了很多,林歌也终于理解了为什么最开始他们被缉毒大队的兄弟发现之后,他们的态度会那么“凶神恶煞”的了,这不是装的,而是真的恨。
“你俩在这里要是还客气,那可就是把我们当外和图书人了,我们发工资之后经常吃,你们好不容易来一趟,鸡腿当然是给你们!”华子道:“若是我什么时候去燕京,你可要请我吃烤鸭!”
没多久,还真有老乡把当地特色菜送来了,徐云和林歌看的都要流口水!
华子也被陈北元给逗笑了:“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陈队,能不能不这么讨厌啊,多一点真诚,少一点套路。”
“我跟你开玩笑呢,华子哥你可别当真。”徐云连忙道。
就在这时候,华子站了起来,直接对陈北元道:“陈队,陈北元!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说,你心里就舒服了,你是不是觉得我说国家稳定了,你就觉得自己心里有安慰了?”
但徐云最喜欢的就是傣味烤鱼了,被香味罩的傣味烤鱼几乎能让人流一地口水。那表层撒满了炒香的辣椒和芝麻,内里也是满满的香料,外焦里嫩,鲜美的狠。
只要陈北元的心胸够宽,这事儿就不是一件什么大事儿,而且他现在都好奇华子究竟想说什么了。
传说中的茶花鸡啊,陈北元一手扯下一个鸡腿,鸡油从缝隙滋滋地冒出来,两个腿,一个给了徐云,一个给了林歌,搞的俩客人都不好意思了。
陈北元点和*图*书点头:“你说便是,我听着,就坐在这里好好的听着,我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应该听着。”
华子听了一怔:“你还真的啊?”
当地老乡还送来了自家做的米酒,用华子的话说,这就是一口酒,一口舂牛干巴,用力一撕,大口的嚼,男人的豪放不需要解释!吃的就叫一个狂野。
“万首长是一个非常有原则的人,如果对他区别对待,他肯定会跟我们翻脸。”华子道。
“以前我跟万首长来的时候,你们那山味儿都是去当地老乡家里买的呀?”徐云玩笑道:“我还以为你们对首长是区别对待呢。”
“你也当我喝多了?”华子回头看了徐云一眼:“兄弟,我不是喝多了,你是什么意思我也明白,但今天有些话,我若是不借这个机会说出来,我害怕我这一辈子都说不出口!我不是要指责谁!我只是想要把警钟敲醒!”
陈北元当机立断:“你说什么我都听着,你说什么我都应该听着,即便我是大队长。”
陈北元也咧嘴笑了:“华子做什么都是那么认真,你这开玩笑他都能当真。”
华子对毒贩的那种恨,是发自骨髓的,这不需要多做解释,哪怕他是轻描淡写的叙述一件事情和_图_书,文字里的那种恨都是彻骨痛心的,谁都听得出来。
徐云微微一笑,试图阻止这尴尬继续下去:“华子哥,我还有很多话想和你私下说呢,想和你叙叙旧,你带我去你房间吧,好久没去过了,我都怀念了。”
还有这里最具有代表的手抓饭,陈北元示意道:“这饭一定要用手抓着吃才带感!不要含蓄,我们都已经洗干净手了,快抓一大把,爱吃什么,直接揉进饭里,塞进嘴里,试试这个糯糯的感觉!”
“我可没开玩笑。”华子依然认真道:“以前大队长是亲口告诉过万首长,那些山味都是买的当地老乡的,而且那钱都是大队长当时自己出的,绝对不是公家的钱,都是大队长自己掏腰包,万首长那才高兴的。”
“我没喝多。”华子说这话的时候,徐云意识到他真的是喝多了。
华子从新把话题拉回来:“国家真的那么的安定吗?关于毒源真的控制的有那么好吗!这一点没有人比我们更清楚了!我们虽然一直在努力,但是我们做的却远远不够!远远不够啊!!”
“没问题!大家都去!我直接包一个全聚德!管饱!”徐云道。
原本陈北元都想用死来赔罪了,可没想到的是,国家给了http://www.hetushu.com他更重的责任,让他接替大队长的位置,让他用实际行动来赔罪!
每一样当地特色菜都是经典美味。
陈北元的脸色一下就变得难看了。
华子自然是最好的选择,也是唯一的选择。
“人都是在伤痛里面学会的一切。”华子最后道:“尤其是我们,如果没有伤没有痛,我们就学不会如何去跟那些犯罪分子战斗,如果没有伤痛,我们就不知道当今国家的稳定有多么难得。”
“你这是怪我没有自掏腰包给这俩兄弟添点山味啊。”陈北元故意摇头道:“这可让我太没面子了。”
这话他可不只是说说,他天娱集团大老板请吃个鸭子还是没压力的。
还有澜沧江里面的鳅鱼做的一道柠檬江鳅,那可是用香茅草,青柠,大芫荽,香柳和金芥烹出来的,口感就好像是冬阴功。鱼肉鲜美的很,吃的林歌都不愿意放下筷子了。
陈北元拍了拍华子的肩膀:“你喝多了,先回去休息吧。”
其他几人见华子喝多了,也想上来阻止:“华子哥,咱回去吧,回去休息休息,出去抽根烟!”
一顿饭吃的徐云和林歌是赞不绝口,两个人越吃越有劲儿,越吃越起劲儿,酒也是越喝越来感觉,推杯换盏的喝的华子都有点头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