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196章 罪人

陈北元为什么确定是段明明写的,很简单,因为他认得段明明的笔迹,或许段明明刻意改变了自己的笔迹,但是他写自己名字的时候还是改变不了自己署名的习惯。
陈北元再也无法忍下去了:“段明明!一定要我指名道姓吗!”
自从徐云他们来到缉毒大队之后,缉毒大队的人就没有任何一个离开这里,所以徐云并不担心兽首会遗失。
陈北元看了华子一眼:“让所有人集合……今天这种事情必须尽快处理。”
段明明,大学毕业考警察,又读了两年警校之后二十四岁毕业,分配到地方的缉毒支队做缉毒警,一干就是三年,多次立功,后来有机会到边境缉毒大队来学习,段明明毅然报名,然后就来到了这里。
“陈队,你冷静一下。”徐云道:“有什么事情好好说,事情还没有到不能解决的地步。”
“徐云,我一定会给你一个说法的。”陈北元道:“你放心,在这里,绝对不会有任何人能把国家东西带出去。给我们大队抹黑的人,我也一定会严惩不贷!”
“是啊陈队,这事儿不会是明明做的吧?”
华子沉重的点了点头:“你打算怎么做。”
一晃又是一年过去www•hetushu.com了,陈北元真的不敢相信这个优秀的年轻人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陈北元的愤怒已经没有人能在控制。
华子欲言又止,最后摇了摇头,然后起身走出去。
“我会开保险箱就说明是我做的?”段明明显然对此不能服气:“缉毒大队里每个人都会开保险箱!只是我更优秀而已!如果说我更优秀就说明是我做的,那我不服气!”
陈北元皱起眉头,更让他心中不安的是,段明明还是缉毒大队内出了名的开锁高手,任何锁在他面前都是不值一提的东西。
他来这里学习一年之后就想过要回去,他真的受不了这个地方了。
这就是陈北元为何会确定的原因。
众人沉默,整个现场除了呼吸声之外,任何一点声音都没有。
“如果真的是自己人做的,我一枪毙了他!”陈北元说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他绝对不是随便说说而已,他是认真的。
来到缉毒大队之后,段明明一直都很努力,这两年他都表现非常好。
整个监控视频里面,兽首来到缉毒大队之后,大队内四十三个各部门工作人员,有四十二个人都出现在过监控视频内,只有一和_图_书个人没有进入过兽首范围内的监控视频内。
“陈队,这个……还是调查清楚再说吧,段明明不是那种人。”
陈北元的怒斥再一次响彻缉毒大队。
当他开始看到刚才名单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怀疑段明明了,现在监控视频又没有见到段明明身影,明显他是刻意的回避监控,所以才让监控根本看不到他。
陈北元之前可是缉毒大队的指导员,是做思想工作的,平日里让大家写一些思想报告的时候,他都会留意每一个人的签名,因为签名代表一个人的性格和习惯。
“我没有办法冷静下来,我真的觉得我这张脸都可以撕下来扔在地上狠狠的跺几脚了。”陈北元道:“我让他们说,让他们告诉我,我这张脸还怎么好意思站在你面前。”
而这个人也是刚才那几个名字只出现过一次的人——段明明。
在这里段明明经历过太多的生死,以至于他麻木了。
他把手里的名单狠狠的扔在地上:“兽首只有可能是那个时间失窃的!段明明,你告诉我,那个时间你在哪!为什么那个时间所有大队内的监控视频里都没有你的身影?难道你会隐身吗!”
“今天在这里出了什么样子的和*图*书事情不必我多说了吧。”陈北元淡淡道:“我这个人要面子,这一点你们都很清楚,可今天我的面子却被人丢的干干净净。”
“陈队,我相信你。”徐云淡淡道。
段明明当时什么都没有说,就留了下来。
华子在一旁开口了:“做蠢事的人若还不站出来,一会儿就算我想帮你,都无能为力了。”
愤怒让陈北元几乎失去理智。
所以段明明写自己的名字,就是别有用心的。
林歌几次都想开口说说自己的想法,可徐云却抬手示意他不要乱说话,这里轮不到他们表达自己的意思。
而陈北元手里的名单就是段明明递交的,有“段明明”名字的名单就是这一个,显然,段明明自己写了自己的名字,因为这个是让自己写自己当时见过的身旁的人,没有让写自己的。
缉毒大队的所有人都很清楚陈北元的脾气,对于原则上的问题,他面前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段明明这下彻底无话可说了。
“段明明,说,你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陈北元道。
徐云对这一切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相信陈北元一定有他自己的判断,他对他自己的人肯定是有信任的,徐云作为“客”,随便怀和*图*书疑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众人一片哗然,大家都知道出了这个事儿,但是谁都不敢相信做出这种事情来的居然是他们其中的人。要知道他们缉毒大队的兄弟一直都是光荣的,怎么会做出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呢。
他居然想逃走!
可是最终他没能如愿以偿,因为边境缉毒大队人员短缺,他又是来学习的一批人中比较优秀的,是这里不可或缺的人才,所以组织上面希望他留在这里。
“知道我为什么丢人了吗?”陈北元说着,突然就提高了声音,破口大骂起来:“我他妈的当这个大队长才几天!你们一个个都伸出手指头来给我算算!才他妈几天!这就出事儿了!在我的眼皮底下,在缉毒大队里面!兽首居然被偷了!我这张脸以后往哪里放!你们告诉我!告诉我这张脸究竟往哪里放!”
“我就问一句!刚才你们学习格斗技巧的时候,谁见到过段明明!”陈北元嘶吼着:“都给我好好动动脑子!想一想!谁见过段明明当时也在场!!我手里的名单没有任何一个人写过他段明明的名字!只有这一张名单上面有段明明的名字,而这个名单是他段明明自己写的!!”
原本的吵杂声突然就停了下来http://m.hetushu.com,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段明明的身上。
“不是你还能有谁!”陈北元道:“你恐怕是整个缉毒大队里面最会开保险箱的人了吧!”
段明明看到那名单之后就愣住了,其他人也都纷纷把目光落过去。
陈北元当场就发飙了:“都他妈给我闭嘴!没有证据的话我会乱说话吗!段明明!你敢不敢把你的工作报告拿出来!”
段明明一脸茫然的看着陈北元:“陈队!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说兽首是我偷的?”
众人讨论纷纷,但是却没有任何人站出来。
所以陈北元熟悉这里每一个人的签名。
陈北元和徐云这才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陈北元一直都沉着脸。
就在陈北元还想继续训话的时候,段明明突然推开身边的人,疯了一样冲向缉毒大队的大门!
已经有人七嘴八舌的开始帮段明明说话了。
十分钟之后,所有人都集合了。
当然,这两年的时间里,他也意识到自己所在地的缉毒警和边境缉毒大队的缉毒战士们相比,真的有天壤之别的差距。
说着,陈北元拿出刚才大家递交的“名单”,这就是刚才让大家写下自己记得观看林歌“指导功课”时身旁人的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