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200章 打赌

不过,不管徐云说什么,段明明还是不会相信他们可以凭借两个人的能力把金三角的四狗给搬倒。因为他们整个边境禁毒大队的力量,恐怕都不敢轻易和金三角的四狗发生大规模冲突。
“因为我不相信你能赢。”陈北元道:“如果你输了,就把兽首完好无损的交出来。这是我的条件,你敢答应吗?”
伟大?装?
段明明真的无法理解!如果是他的话,他会毫不犹豫马上离开,回去做科长有什么不好的!毕竟还是在公安系统,这是多么顺水推舟,水到渠成的事情啊?
不过,徐云这一脸自信的样子还真的是让陈北元的内心莫名其妙就升起了一股自信。
段明明毫不犹豫道:“我是想要一个光鲜亮丽的职业!让家里人有面子!还有,别告诉我做警察就要服从命运的安排,我命由我不由天!做警察不是我的命运,是我争取到的!”
段明明一怔:“华子,你以为你是谁,你说了算吗?”
“我是有病,我一个耳朵有残疾的人,去做一个公安局户籍科的科长,你觉得合适吗?”华子道:“国家或许不觉得我丢人,但是我觉得我丢了国家的人,所以我不会那么做,我没办法胜任那份工http://www•hetushu•com作,我只能做好我现在的本职工作。”
“没错,鸽子跟我出生入死,为了兽首。然而他甚至都不是国家的人,国家也从未给他发过一分钱的工资。你觉得对他来说公平吗?”徐云道:“他完全可以不做这件事情。”
“那是你根本没有见识过什么才是真正的玩命。”徐云道:“你觉得你经历过不少的枪林弹雨但其实你差远了。”
为什么会有人拒绝呢?这简直就是个傻子!装什么伟大呢!段明明一直搞不明白华子,他对华子没有佩服,只有茫然。
“那你说啊,你举个例子给我看啊!”段明明道。
虽然徐云在经过那件事情之后,早就已经没有工资了,但他不也一样会对万狂啸的召集从未拒绝吗?
即便是真的发生了,他们也不敢保证就能把四狗彻底打趴下消灭掉!
林歌咧了一下嘴,没想到一开始就抱着“不要多管闲事”心态的徐云也会插手这事儿了,这下可有意思了。
“你们做了什么没有人看到,你们可以尽情的吹。”段明明道:“你们两个?对付金三角四狗的一百多号雇佣兵?哼……你们能对付四狗养的那四条狗就已经是谢和-图-书天谢地了。”
徐云指了指自己:“我就是一个例子,我所在的部队里面,我的工资已经算是高的了,那不过一万块。很多我手底下的兄弟,工资跟你差不多,但是你知道我们做的都是什么事情吗?”
社会的发展必须不能自私,自私是影响人类发展最大的障碍。
这就是心里的一份责任,如果全世界所有的人都只为了自己的私欲而活着,没有一个大的责任心的话,这个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子?人类又怎么可能会拥有如今的文明社会。
段明明道:“我不管你们做的是什么,我只知道我做的事情都是在玩命!”
“你觉得你现在待遇不公平吗?”徐云问道。
华子立功多,因为受伤耳背的原因不可能再去一线战斗,禁毒大队为了照顾他,给他安排了他老家当地市公安局户籍科的工作岗位,而且还是让他去做科长!直接就是正科级干部!
华子指了指徐云:“你连他一根手指都比不上,你信吗?”
所以徐云说这话,段明明一点都不相信。
“那四条狗的确挺狠的,尤其是那条比特犬。”徐云道:“不过……如果我连区区几条狗都对付不了,你觉得我还有脸拿国家这每个月hetushu.com一万块的工资吗?”
“你们谁说了都不算,这里是边境禁毒大队,唯一一个说了算话的人,就是陈大队长!”段明明道:“他肯定不会说这种话的,无论我输赢,他都不会让我离开这里。”
还不是就因为那些为了大义而牺牲自己利益的人们,才使得社会发展到如今的样子。
陈北元怔了一下,他的人原本是应该他教育的,徐云一直都没说话就是因为这一点,但现在他都忍不住开口了,陈北元自然是支持的,把一切的话语权交给了徐云。
“段明明,那你也太小看我了吧。”陈北元道:“我今天还真把这事儿给答应了!你有本事赢,就带走兽首!所有责任我承担!但我告诉你,即便是你能拿走兽首,我也敢说这东西你不会拿太久,属于国家的东西早晚都是国家的!”
在华子他们老家,正科级干部在社会上多少都有些面子了。
林歌也在旁边道:“我和我哥两个人,为了这兽首,在金三角的热带雨林里,把四狗和他手下一百多号雇佣兵都给灭了才逃出来,你觉得这事儿你行吗?”
为什么那些原始部落如今还是原始部落,贫穷落后还是无法改变,就是因为心太小!根本就成不和*图*书了大气候!
“我不信!”段明明瞪眼道,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个警察界的格斗高手,被人这样看不起,他心里肯定不舒服。
“华子哥都这么说了,我肯定是要给面子的,他说了算。”徐云道:“我亲口答应你了,这样你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吧?”
“那是我太傻!是我以为来这里只是磨炼一下而已!”段明明道:“我有父母,有梦想,我至今还没有女朋友,我三十岁了,我需要结婚生子!我需要给我父母一个交代!而不是留在这里听什么命运的安排!”
虽然之前他从未说过什么,但现在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华子点点头:“行啊,那你就和他试试,如果他不能用一根手指头制服你,你随便走!不会有人拦你的!”
关于华子的事情,禁毒大队的人都听说过。
段明明非常坚决道:“当然不公平!你根本不知道我是什么条件!所以你根本不能理解我所遭遇的不公平!”
“的确,你的命就是由你!”徐云道:“在边境禁毒大队做一名伟大的一线缉毒警也是你争取的!不是命运安排的!”
“他是不会说谎的。”华子开口对段明明道:“你不相信,那是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和人家的差距……段明明,http://www•hetushu•com你小学应该就学过井底之蛙这个故事吧。”
“华子,在这里还轮不到你教育我!自己都残了还赖在禁毒队不走,你是不是脑子有病!”段明明骂了一声。
但是华子却拒绝了,竟然留下来做这么不起眼的工作,一个军备库的管理员!这算什么?
“好,你的基本岗位工资以及各种补贴加起来至少也有八千块吧。”徐云道:“这个工资的确不算多,我承认,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还有很多做着比你还危险事情的人,拿到的钱也不比你多多少。”
凭华子的资本和他做事认真的态度,估计用不了几年还能升到局级干部,作为普通人而言,一辈子能有这么风光就非常的不错了。
“你……你真是无可救药。”段明明道。
“你还记得你为什么要做警察吗?”徐云道。
“是,我承认你说的话是对的,世界上有太多的不公平!但凭什么要我去忍受这种不公平!我不是没有改变这种不公平的能力又凭什么还要我去忍受!”段明明坚持道:“我不要任凭命运的摆布!”
对此陈北元还是有些惊诧的,毕竟他对徐云没有华子那么了解,所以他肯定是有一定的担心。
段明明不相信的摇摇头:“没想到你还真敢拿兽首打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