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202章 人情味

段明明这时候也对着老乡跪了下来:“对不起,这事情都是我的原因,都是我的错误,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让你受惊了。”
“我愿赌服输。”段明明的声音很低沉,听得出他的心情很失落。
“我只是希望……组织能给我一个痛快,别让我再继续苟活在这个世界上了。”段明明道:“不要告诉我的家人我是个背叛者,是个卑鄙的小人……如果可以的话,请骗他们说我是在战斗中牺牲的……”
林歌接过箱子,打开看了看,一切都没有问题,才对徐云点点头。
“不过,我有个前提,兽首必须安全找回,若不然,你就是千古罪人。”陈北元道:“现在就带我们去寻找兽首!一分钟都不能再耽搁了。”
“卧底金三角毒枭吉万瓦身边收集他的所有运毒线路!”陈北元认真道:“如果你死了,我一样会告诉你家里人,你是烈士!”
汽车开了大约有十几分钟就来到了这个老乡家里,当数辆汽车停在老乡家门口的时候,这老乡走出房门就要下跪!
“你只要把东西还给我们,我们绝对不会难为你的,这件事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一切责任我来承担,都是我的错。”段明明道:“你千万不要有任何的心理压和-图-书力和心理负担。”
陈北元愣了一下。
“废话少说,现在就走,带我们去那个老乡家里,绝对不能让兽首再有任何的危险了。”徐云道。
突然间就冒出这样一出,搞的陈北元也有点不知所措了。
但徐云又怎么可能是那种没有人情味的人呢,林歌知道徐云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便对段明明道:“你到挺有人情味啊,你有人情味你还坑害这当地老乡啊,就算他因为这事儿判了,那也是因为你!”
连一次基本的犯罪都策划不好,让段明明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很愚蠢,这是他最不能接受的一件事情。
“段明明!你还不说吗!”陈北元一声怒斥,他看得出徐云已经起了杀机,虽然段明明做的这件事情太不是东西,可是他毕竟是自己的手下,是自己的人,陈北元并不希望自己人真的被徐云给处理了。
陈北元却给了段明明一个承诺:“我相信你是糊涂的……把兽首找回来,我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段明明额头上的冷汗已经渗了出来,实力悬殊过大,让他在这场对决里面完全没有任何一丁点胜算。
“告诉我们,兽首现在究竟在哪。”陈北元道:“你在边hetushu.com境缉毒大队是有立下过无数战功的,只要你将功补过,我会帮你申请宽大处理的。”
段明明惭愧的低下头:“我承认我是太心急了……我没有考虑那么多,我只是一时之间的脑血冲头,然后就……做出了这种无法挽回的事情!我不是没有后悔过!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后悔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段明明起身回头瞪了徐云一眼:“这事儿是我做的,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情况!你能不能有点人情味,别让我的错误连累了其他无辜的人!”
这一瞬间,段明明觉得自己的整个人生都是失败的。
在他的反应上来看,本质并不坏,徐云笑了笑,继续对这个当地老乡道:“你要给我们一个你的理由,我们才能给你一个宽大的处理啊,若不然我们真的很难做。”
“没事儿了,东西完好无损就好。”陈北元安慰这老乡道。
禁毒大队的人对这位老乡也很客气,要是家里人寄来了什么特产之类的,哪怕是自己不吃,也会给老乡留一点。
巨大的挫败感让他有种轻生的念头,他第一次自己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父母的骄傲了,他第一次觉得他并不优秀。
但这当地老乡却死活也不肯站起来:“是和*图*书我见钱眼开,是我让钱财迷了心窍!我求求你们,求求你们不要抓我,我现在不能去坐牢啊!”
这个已经彻底踏上不归路的家伙已经没救了,徐云绝对不会介意自己手底下多死一个人。
段明明收过吉万瓦眼线的黑钱,所以他去当卧底最好不过了。
没等徐云他们反应过来了,这老乡就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连声道:“我知道我犯错误了,求求你们原谅我,我知道我做了不对的事情,我也是迫不得已,求求你们原谅我吧!”
“你……你这是做什么,你快站起来说话。”陈北元上前搀扶道。
“不……不……我都犯下了这样子的错误,还怎么好意思让你们帮我。”这老乡使劲儿摇着头:“你们不抓我,我就已经是祖上积德了。”
徐云却道:“你若不说明白你有什么困难,我们就没有不抓你的理由啊。”
显然,这是段明明永远都没有料想到的结局,那么快就被察觉是他做的这件事情,又被人用一根手指击败。
“对不起。”段明明再次抱歉。
“这也都是我糊涂啊,小段,你是好孩子,你偷东西也一定是迫不得已的……我……都是我没劝劝你,我都是被那钱给迷了!”当地老乡恼怒的拍着自己的脑和图书袋。
“小段啊,我就知道你让我做的这件事情不对劲儿,我怎么就那么鬼迷心窍的相信了你呢。”这位老乡那叫一个惭愧啊。
段明明愣了一下:“什么机会?”
禁毒大队的兄弟们跟这里的老乡之间的关系搞的还是挺不错的,大家相互间都非常的熟悉。
徐云已经放开了段明明,段明明站起身,淡淡的道:“东西我是让送饭的当地老乡帮我带出去的……我让他们在东南院墙外等我,我把东西抛出去,他们就帮我带走,我答应他们事成之后给他一万块钱。所以……他就帮我了。”
说到这里,段明明忍不住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我知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牺牲的那是烈士,是国家的骄傲!而我只是一个人渣!禁毒大队的污点!我不配得到尊重!”
这时候陈北元也听出来了徐云的意思,徐云并不是想为难这位当地老乡,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打听一下这位当地老乡的困难。仅此而已。
徐云看了段明明一眼,没有说话。
说真的,这对于段明明而言简直就是他人生最大的救命稻草。
这当地老乡马上就起身回屋把装有兽首的两个箱子拿了出来,交给了陈北元:“东西在这里,我一碰都没有碰。”
大家对那老和图书乡的人品也是没有任何的怀疑。
刚才那个来送饭的老乡和禁毒大队的人都算的上是熟人了,平日里也经常喜欢往禁毒大队送一些吃的喝的,自己家酿的酒和自己家散养老母鸡下的鸡蛋,都经常送来。
不管怎么说,徐云对于他们而言都只是一个外人,一个外人处理他的“家事”,多多少少都并不是特别的合适吧。
段明明瞪大了眼睛,如果这样他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段明明苦笑了几声,抬头看了陈北元一眼:“陈队,不必了,我都这样了,还要什么宽大处理呢……脸都没了,我们段家的人都丢没了,我还在乎什么宽大处理吗?”
段明明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走在最前面,陈北元招手示意了十几个人跟他们一同前往。
“你还真是大胆!”陈北元道:“兽首是我们国家的无价之宝!你就这样交给别人了,是真不害怕啊!”
段明明咬牙点点头,属于他最后的救赎,他必须要抓住。
徐云现在可不是在开玩笑,对于段明明,徐云已经没有了任何一丁点的耐心可言。
徐云看了这位当地老乡一眼:“大叔,你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和难处,如果有困难和难处缺钱的话,我或许可以帮助你。”
当地老乡一听这话,当时就吓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