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205章 善后

当地老乡使劲儿点点头:“他不会走歪路的,他学的这个就只能是为国家奉献的。”
因为军区医院的人说这事儿是因为他父亲,这小子肯定不相信啊,他就打电话给父亲确认,他父亲就是一个没有什么人脉关系的老农,怎么可能搞的出这么大的架势呢。
“绝对不饶!”
“任何事情都有好坏两面,有些人化学学得好,为国家搞发明去了,有的人化学学得好,却是给黑心商人做地沟油去了。”徐云道:“任何人任何事情都有两面,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我相信,你教育出来的孩子一定会走好的一面。”
“明天一早就走。”徐云点点头。
“你小子可以啊,路子够硬啊。”陈北元道:“一个电话把军区医院都给惊动了,这是不得了啊。”
徐云道:“我帮你儿子去治疗,也用不着自己花钱的,这事儿你就放心吧。你就把他现在的信息告诉我就好了。”
徐云微微一笑,如果全世界的父母都能有这当地老乡一半的觉悟,这个世界就会变得更加美好。
当地老乡这才不好意思的把自己儿子现在的情况告诉了徐云,他还没毕业晚上这会儿肯定在学校宿舍呢,还有电和图书话号码什么的,他都统统的告诉了徐云。
“你说不去就不去啊?别忘了你是有罪在身!我这是惩罚你,让你来做饭,也是对你的一种监视和劳动改造!明白吗?”陈北元这可真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啊,听得当地老乡是一愣一愣的,心道这样也算劳动改造?
“大叔,你把你儿子的信息资料告诉我,剩下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徐云道:“今天晚上我就安排人去接他,第一时间给他进行治疗。”
万狂啸一个电话就打去当地的总军区,很快就联系上了自己的老朋友,让他在军区医院给安排一下,找几个专家给好好治治。
当地老乡使劲儿点点头,他内心的感激已经不是语言能够形容的了。
当地大叔依然很犹豫,陈北元道:“他让你说你就说,别犹豫了,万一人家后悔了,耽误的可是你自己儿子的病,你可别犯傻啊,你别看他就是一个小年轻,但他厉害着呢,比我的关系都硬。”
兽首拿到手,对于徐云而言其他的事情就都无所谓了,陈北元如何处理段明明都是他个人的事情,徐云才懒得管这么宽呢。
“还有,你这周不用来上班。”陈北元www.hetushu.com道:“这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做。”
这事儿万狂啸都开口了,谁还能不给他这个面子,当天晚上军区就安排汽车直接去学校接人了,学校还因为这件事情传的沸沸扬扬呢,都说是人才被部队看上了,直接带回去搞研究了。
“哥,你可真的是够有耐心的啊。”林歌佩服道,徐云这定力,他是学不来啊。
当地老乡听儿子说了之后,再次要给徐云下跪,徐云这都头疼了,再次把当地老乡扶起来,告诉他:“你若是还这么客气,这个忙儿我就不帮了。”
不过,他答应当地老乡的事情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明天收拾一下,去军区医院,去把你儿子照顾好,别让他以后没有机会为国家效力,为社会服务。”陈北元道:“你若是连这都处理不好,那就别来上班。知道了吗?”
陈北元被当地老乡的实在给逗笑了:“当然可以请假,不做义务的也能请假。至于工资,那可不是你说了算,是我说了算,是我们的战士说了算的。”
徐云笑了笑:“大叔,这事儿你就别多想了。”
万狂啸皱了皱眉头,他也想起来了那个当地老乡,他记得他第一次hetushu.com去边境禁毒大队的时候,就是那个当地老乡给他做了特色菜送来,也聊起过他儿子的事情。
“好了,时间不早了,所有人都准备回队!”陈北元高声道:“今天段明明犯下的错误,你们每一个人都给他记在心里!是心里,明白吗?”
段明明打了一个标准的敬礼:“我段明明今天发誓,我这条命是禁毒大队的,我这条命也只能留在边境的禁毒工作上!我这条命不是我的,是每一个禁毒大队战士的!我这条命是用来为禁毒事业牺牲的!”
当地老乡这才不敢再客气了。
这事儿万狂啸肯定是要管啊,他让徐云把精力放在兽首上就好了,其他的事情就交给他了。
“他若是敢去做那种害人的事情,我直接打死他!!”当地老乡马上就瞪起了眼睛:“他若是能有一个未来,那都是因为社会上的好心人帮助,如果他去做危害社会的事情,那他就是天理不容!我一定会亲手打死他!就算是让我坐牢判我死刑,我也一定会亲手打死他!只要他敢做那些没有人性的事情!”
说着,陈北元就拍了拍当地老乡的肩膀:“看见没,我没说出错吧,他这关系硬着呢,他要管你这事hetushu.com儿,你就放心吧,绝对会让你儿子没事儿的。”
林歌道:“直接去找她们啊?不要先打个电话通知一下吗。”
徐云对当地老乡道:“你的一言一行都是在积德,你能给国家培养出这样一个好苗子,那就是积德。”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也不打扰你休息了。”陈北元道:“我们回去了。”
“我不需要你给我什么欠条,我只是希望你继续教育好自己的儿子,让他毕业之后能把自己所学的东西用在正途上。”徐云道:“生物化学方面的天才,我们国家一向都不缺,但是有很多人却没有用在正途上,我希望他不会走歪路。”
“那可不行!这恩情我若是都不记得,那我还算个人吗。”当地老乡摇摇头:“我必须要给你按手印。”
“我……我这可怎么谢谢你啊,这样……我给你打欠条,你写,我不会写字,我给你按手印!我绝对会把钱还给你的。”当地老乡可不敢就这样接受了徐云的好意安排,他实在是受宠若惊啊。
“那我不去了……太……太,太高了。”当地老乡摇摇头。
“他以后若是表现好,这事儿就不需要你们再提起!他若是表现不好,这事儿你们可都记http://m.hetushu.com着呢!”陈北元道:“谁也不能饶了他!”
徐云马上就拨了万狂啸的电话,把这件事情的情况给万狂啸说了一下。
“不用,早打电话只会让她们早挂念。”徐云道:“明天一早让陈队安排人开车送我们过去,等到了市里在给她们打电话也不晚。”
“是!明白!”
“那我明天就去给你们做饭?”当地老乡心里还挂念这个事儿呢:“陈队长,你让我去做饭,我没问题,不给钱都没问题,但是你若真给那么多钱……我……我还真不敢去了,我想和你商量一下,我能不能义务的去做,万一我有事情没时间,我也……能请个假什么的。”
当地老乡也很快就接到了儿子的电话,说是有当地军区医院的人打电话联系他,并且真的安排了车来接他去治疗。
“这说的还真不错。”林歌瘪瘪嘴,对徐云道:“哥,咱们今天晚上住一夜,明天一早就走吗?”
“什么事情?”当地老乡有点茫然。
“我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当地老乡感慨着摇着头:“我真的不知道我积了什么德啊。”
当地老乡怔了一下。
最终,“有罪在身”的当地老乡也只能是答应了陈北元的要求,答应了工资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