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208章 来自井底之蛙的嘲笑

所以很多七八十年代的人,从小就耳濡目染外国天堂般美好的事例。
两人达成共识之后,马上动身准备离开酒店去拜佛。
“你们给我闭嘴,我们现在没和你们说话!你们只不过是一个弱国的人而已,所以少跟我们说这些!”东瀛人的脸上写满了不甘心。
东瀛妇女一瞪眼:“你这是什么意思!”
大堂经理也走上前,低声对服务生道:“捡起来啊!客人让你捡起来!不管怎么样这都是钱,捡起来把痰给擦干净,今天这事儿就算过去了!这个月给你算全勤!”
“我们是弱国?”夏秋雨一听就瞪眼了:“你真以为你们东瀛比我们强大?我告诉你,英雄不问出身,贫贱可以逆袭!你真以为我们华夏还是以前的华夏吗?”
还比如什么美帝国的人都月收入过万,水龙头能出热水,连电视都是彩色的,比如欧洲人的城市里全是楼房,每家每户都有抽水马桶,连私人都买得起小轿车……
这些都是七八十年代出生的人,从小就听着长大的故事。
但这话让任何一个有血性的华夏人听了肯定都不乐意啊。
“好,那我们去。”夏秋雨这次答应的很痛快,第一,她不希望再拒绝杨娅的好意,和*图*书第二她也的确是需要一个心灵上的寄托来平息自己心中的担忧。
“对不起先生,我可以帮你们捡起来,但你们乱吐的话,会有可能影响到其他客人的。”服务员其实很有礼貌。
三十年,对于一个人来说是小半辈子,但对于一个国家和民族却是沧海一粟,但这一粟的时间,却是一个宏大的时代,这是一个颠覆世界看法的年代!
“没错,记住你们才是战败国,胜利是属于我们的。”杨娅也道:“你们千万别把自己当回事儿。”
然而就在她们两人下楼准备离开酒店的时候,酒店大厅里面却正在发生一场冲突。
华夏的八十年代贫穷是令人震惊,这一点没有人否认,所以在打开国门后,人们都会被外面世界的繁华所震撼!
“经理,我本来也没有请假迟到,全勤是应该的。”酒店女服务员已经流泪了。
“跟我无关?”夏秋雨冷笑一声:“难道我不是客人吗?我也是客人!”
大堂经理见状,连忙对夏秋雨道:“不好意思了,这是一些小误会,我一定会处理好的。”
“捡起来!”东瀛妇女高傲道。
“不懂规矩就不要让她来工作!你们华夏人可真hetushu.com是够笨的!”其中一个东瀛妇女仰着头,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真不知道你们华夏这么多年都做了些什么!我一九八六年第一次来华夏的时候,你们华夏人就这个素质,现在还这个素质。垃圾国家永远就是垃圾国家,至今都没有什么发展和进步。”
所以一直到今天,还有很多人喜欢用“只有华夏才是……人家外国都是……”之类的句式,试图来证明华夏和华夏人是劣等的。
“你什么意思我就是什么意思。”夏秋雨道:“尊重是相互的,你不要奢望这样对我们华夏人,我们还能对你以礼相待!”
比如什么东瀛小学生在夏令营中表现十分厉害,一个东瀛孩子完胜十个华夏孩子,比如东瀛政府如何聪明地购买华夏的资源而沉在近海以备后用……当然,这些都是他妈的纯属瞎编,根本不具备可操作性!
普通老百姓谁敢相信自己能够有一天坐在抽水的马桶上拉粑粑?!
“那你也给我捡起来!”大堂经理虽然是压低了声音,但是咬牙切齿的样子还是挺狰狞的:“全勤不全勤,我说了算!”
其实在如今还说这种话的人,大多是受到了老旧文人的影响,而不是他们的亲身hetushu.com的体会。
所以两人想要找地方拜佛烧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真是喜欢多管闲事,你以为你是谁。”东瀛妇女道:“你也不过是一个华夏人,你又不是美帝国人,又不是欧洲人,你凭什么管我做什么?”
虽然在今天看来,当时人们的那种羡慕之情显得如此可笑,可是当时的国情的确如此,八十年代自己能拥有小汽车的那得是什么级别的人物啊?
“她说的那叫人话吗!你还对对对,对什么对!”夏秋雨当时就怒了。
酒店是要有业绩的,大堂经理也是有提成的,这几个东瀛人一看就有钱,来玩一定是开套房,一玩还要玩儿好长的时间,临走还能在酒店买不少纪念品,所以他是不会放过这几个客人的。
她虽然是华夏人,但却从没有华夏人身上那些可以算的上是“隐忍”的“谦逊”,她听到这话根本就没犹豫就走上前去。
连华夏人都这样说,那就更别提外国人对华夏的看法了,尤其是东瀛这种自高自傲的民族,心里对华夏的鄙视更是深厚。
夏秋雨直接质问:“看来你们东瀛人的奴性这么多年也没有改啊,美帝国人和欧洲人都可以随便管教你们,对吗?”
如果这时http://m.hetushu.com候得罪了这几个东瀛人,人家还没开房间就直接走了。
“我就说你们华夏人再过几百年也是浑身上下带着一股奴性!”东瀛妇女龇牙咧嘴:“当年我们若是赢了,殖民你们几百年,说不定能把你们的奴性给治好!能让你们比现在富裕点!”
大堂经理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不好意思啊几位,她是新来的,不懂规矩。”
叮当一声,日元扔在地上。
“不是……我……哎呀,这位小姐,您就行行好,这是我们酒店的事情,让我们酒店处理。”大堂经理哀求着:“您没必要为了替一个服务员出头而得罪了‘国际友人’啊。”
在这个南境大省里有四五百万人有宗教信仰,尤其是少数民主,百分之九十都有信仰。而这里佛教信仰最多,几乎有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宗教信仰者都是信奉佛教。
这东瀛妇女见这经理的态度如此,那就更是嚣张到不可一世了,突然就呸的吐了一口痰在脚下地板上,对那女服务生道:“这是赏你的,用袖子把地擦干净,我给你小费!”
“是是是,您说的都对。”大堂经理对客人哪敢说不,更何况还是“国际友人”呢。
说着,这东瀛妇女还真翻了翻自己的包,在一侧的零钱www•hetushu.com袋里掏出一枚面值“10元”的日元!是日元!!
几个高傲的东瀛游客正在对酒店的女服务生吼叫着:“难道你们就是这样对我们服务的吗?你们是做服务的,我们吐掉了口香糖你就应该捡起来!而不是来告诉我们不能乱吐!”
“你怎么处理?就这样处理?卑躬屈膝的跟个奴才似的?”夏秋雨道:“你是听不懂这女人的话吗?”
听到杨娅这话,几个东瀛人心里就更是恼怒了。
当下的华夏社会,有一大批在八十年代被巨大的中外差距震碎了脊梁的人,现如今正挺直了腰板改变着整个华夏!
夏秋雨不能忍了,她上前一脚就踩在那枚日元上:“你们这不是欺负人吗!十日元,这不过是我们华夏五毛钱的钢镚一样!经理,你觉得他们五毛钱就能践踏你员工的尊严吗?”
夏秋雨见到几个人都怒瞪要动手的样子,急忙把杨娅拉回身后,厉声道:“难道她说的不对吗!她说的是一个事实!难道你们能否认吗?”
这几个东瀛人明显对此很恼怒,战败国或许是他们东瀛人这辈子都挥之不去的阴影。
大堂经理对这个多管闲事的女人还真有点无语了:“这是我们酒店和客人的事情,跟你无关的,希望你别跟着瞎参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