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216章 打丫的

长期吸毒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这是无需多言的事实。
这辈子,恐怕除了比万狂啸还高高在上的总首长大大之外,还真没有人敢说能直接撤了他的军衔!
没有人敢和张汕骉叫板,就没有人敢招惹他们。
绝对是全国独一份儿。
和徐云他们一同前来的禁毒大队的兄弟愣了一下,心中怀疑道,这家伙究竟是什么大来头,好大的口气啊。
而且张汕骉也很清楚,自己养的打手越多,自己在这个地方就越是容易混饭吃,没有人敢招惹他,也没有人能招惹的了他,这就是张汕骉立足与此的根本原因。
张汕骉都多少年没受过这种罪了,这么多年来都是他打别人,都是他摧残别人,都没有人敢对他说个不字,更别说反抗他打他了,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谁敢相信横行霸道的张汕骉会被人打成这个样子!若不是亲眼所见,就算再多的人说,他们也绝对不会相信有人敢打张汕骉这个恶魔。
酒店老板这会儿早就哆嗦了,眼前两拨人,绝对没有一个是好惹的,他心里很清楚自己都得罪不起,所以就干脆把自己的脑袋扭一边儿去装作没有听到。
徐云虽是轻描淡写,但是身上那股子杀气却是让张汕骉有和-图-书些心升胆怯,而这种胆怯是他十多年都没有过的感觉了。
现在张汕骉被打了,那两百多个打手若是来了,这酒店还能好吗?
他身边的几个手下小弟马上将林歌包围起来,然而并没有任何的卵用,林歌完全就是一招一个全部放倒在地!一个都没剩下!
打完这个电话之后,张汕骉的底气似乎比之前充足多了。
酒店老板这时候真是哭的心都有了。
“不相信是吗!好……好……好!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是什么后果!”张汕骉咬牙切齿道。
夏秋雨把杨娅拉到徐云和林歌的身后,徐云顺手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递给夏秋雨,夏秋雨急忙帮杨娅披在肩上。
今天张汕骉这么不知死活的还真是少见,只能说,这就是个玩儿扑克没见过大王小王,还真以为他这个2是最大的呢。
林歌一个箭步上前!劈头盖脸的一脚鞭腿直接抽在张汕骉的脖颈上!张汕骉整个人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抽飞倒地!
“你这是给你自己找麻烦吧!你知道我们是谁吗!”禁毒大队的兄弟瞪眼道:“看清楚车牌,我们根本不是你们地方警局所管辖的,我们是禁毒大队的!边境禁毒大队!直属国家管控的单http://www•hetushu•com位!”
战功无数的徐云是被国家破格提升的少将级别的人,当他成为龙怒特战队的教官兼队长的时候,他就是肩膀上扛着穗花金星的小将军了。
仅仅是从这蛛丝马迹上的反应上,徐云就做出了一个判断,面前这家伙吸毒,而且毒瘾还不小,以至于一听到禁毒大队这几个字就有些心慌,心中一慌,反而还有些来瘾了,所以双膝才会发软。
张汕骉被林歌这一脚踢的脑袋都直不起来,勉强挣扎的刚爬起来,林歌的拳头就再次勾在了他的下巴上!
徐云一瘪嘴,看了林歌一眼:“鸽子,上。”
面对林歌,刚才还张牙舞爪的张汕骉完全就没有了反抗的能力,被打的满地找牙!那血水吐的跟喷泉似的,张汕骉也是面目全非。
林歌苦笑一声,心道这王八蛋是真不知道,自己面前真的就站了一个少将啊。
他们愿意跟着张汕骉混的原因很简单,跟以前的老大,赚点钱都是拿着命换,招惹到不要命的主儿,容易残了自己。
张汕骉想到这里,再次挺直了自己的腰板,如果让对方知道他的身份,相信对方就不敢对他怎么样了。
“你以为你们不属于我们当地警察系统所管和*图*书辖就能在这里无法无天了吗?”张汕骉依然嘴硬:“别做梦了!你就算是将军来了,也要在我面前盘着!”
听到这话,张汕骉的眼神明显恍惚了一下,他的膝盖有些发软,徐云敏锐的捕捉到了对方这一点特殊的反应。
张汕骉见到这几个小子如此张狂,也没犹豫,马上掏出手机打了一个号码。
所以他手底下两千七百多个乞丐,都帮他去街上要钱,养两百多个打手,简直就是九牛之一毛啊,轻松的很。
杨娅这一直悬着的心可算是落了下来,若不是徐云及时赶来,她还真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样子的后果呢。张汕骉这个恶魔实在是太嚣张了,即便是大庭广众之下也肆无忌惮。
张汕骉现在有所忌惮了,他看了一眼这汽车,是挂的白牌警字的,在号码上他能肯定这车不是本市的,所以他就更是会有那么一点小小的紧张。
“是我,我这边出了点事儿。”张汕骉道:“就是这几个东瀛人住的酒店这里……马上来!”
“你们是不是疯了!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后果吗!”酒店老板真的是炸了,刚才只是汽车撞碎了一个正门,他花个十几万就能完美修复,现在张汕骉在他的酒店里被打,一会儿他整个酒店可和-图-书能都被人给掀了!
“哟,这么牛?”徐云道:“可我根本就不想知道你是谁啊,懒得去管你是谁,想揍你就揍你,我可不是小孩约架过家家,装逼弄景的相互诉说一下自己的‘身份’就不打了,那叫怂。”
张汕骉手底下有三千丐帮子弟,这三千人可并不都是要饭的,其中有两百多个人都属于“管理”级别的,这些所谓的丐帮多袋长老,也就等同于张汕骉的公司高管,这些高管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的能力,其实就是当地能打能斗的小混混。
没有人敢招惹他们,他们就能肆无忌惮的嚣张着。
“你敢动我一个就试试!”张汕骉虽然知道眼前两个人很厉害,很嚣张,但却仍然自信对方不敢动他。
“没打电话给你的保护山啊,这是找了几个小兄弟来帮忙?”徐云无奈的笑了笑:“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这样只会让你自己受苦。”
跟张汕骉就不一样了,跟张汕骉的话,就是盯紧那些臭要饭的,他们不好好要钱就打,也没人招惹他们。而他们这些能打的家伙聚集起来之后,势力也强大了。
徐云对张汕骉招了一下手:“别难为别人,你不是说你能撤我衔儿吗,来,撤一个试试,我看你给哪位领导打电话能撤了我肩m•hetushu•com膀上衔。”
当然,这点钱对于张汕骉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他手底下那些残丐,一个月最多的时候能给他赚五,六万呢,没残的普通丐最少每个月也能交上五六千。
酒店老板和大堂经理以及酒店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傻了!
“快快快,快打电话让我见识一下,谁是你的保护山啊。”徐云可不打算只是抓这么点明眼的脏东西,张汕骉下面的根基,那些更肮脏的东西他也想连根拔起呢。
况且张汕骉给他们的钱还真不少,这两百多个打手,最少的每个月也能从张汕骉手里领取一万块。
若是本市的警车,也不会这么不给他“面子”的,敢这样对他的,显然是不知道他的身份。
张汕骉根本不知道徐云是部队的人,还以为他是警方的人,就算是张汕骉能知道徐云是部队的人,也打死都不可能相信这么一个年轻人的肩膀上都已经金穗一星了!
张汕骉一听徐云根本不吃这一套,脸上就更是挂不住了,指了酒店老板对他道:“你告诉他老子是什么人!”
扭曲的脸和血水混合在一起,跟丧尸似的。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张汕骉脸上带着一股戾气道:“敢在我面前撒野?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让你们领导扯掉你们肩膀上的衔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