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222章 证据

毕赢淡淡道:“律师是为当事人服务的,只要是接了当事人的案子,就要全力以赴,不惜三寸巧舌,没有什么正义和不正义。”
毕竟张汕骉身上的伤的确是徐云和林歌动手给打的,搞不好还能咬的徐云他们赔钱呢。
“我能出去和他说句话吗?”徐云知道张汕骉的律师来了,询问道。
张汕骉硬说自己就是去开房休息的,谁能把他怎么样?没有人能把他怎么样!这是机制的漏洞。
毕赢回头看了一眼:“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我只需要知道,我要保证我自己客户的权利便好,其他的好像不是我的服务范围,我为什么要管我的客户是做什么的。”
如果一定要说张汕骉组织黑社会的活动,就今天这两百多个人,肯定没有一个人说认识张汕骉!
“如果你不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他是做什么的,如果你知道他做的那些事情,还要为他辩护的话,那恐怕……就是你个人有问题了。”徐云道。
而且夏秋雨还把大堂经理告诉她的一切都说了,说这张汕骉其实是当地一个大恶魔,控制残丐,如何摧残那些可怜的人,说这家伙涉嫌贩卖人口和残害人权,组织黑社会形式的团伙,需要重查严惩。
m.hetushu.com只是凭借徐云和夏秋雨他们单方面的说法,根本没有办法给张汕骉定罪,没有证据的话,他只需要找一个大律师,人家分分钟能无罪释放。
毕赢看了徐云一眼:“你觉得呢?”
当徐云他们出来见到毕律师的时候,毕律师只是上下打量了徐云他们几眼,就判断出了他们的身份:“你们就是把我的当事人给打伤的禁毒警察吧?”
“可是律师是值得尊敬的职业啊!律师应是主持公证的裁判员,虽然是为罪犯辩护但也有道德底线,对有真实铁证的罪犯也有要求打击惩处的义务吧!”夏秋雨道。
“毕赢……作为律师,你这名字起得太好了。”徐云赞美道:“我如果是客户,也一定喜欢你这样名字的律师,听起来就有安全感啊。”
“小姐,希望你不要乱说好好不好,华夏是讲究法律的,你要为你自己说过的话负责任啊!”毕律师道:“你信不信我可以告你污蔑?污蔑!懂吗?污蔑是一种语言犯罪好不好!”
夏秋雨录口供的时候说了好多,她没有任何的顾忌,从一开始东瀛人如何欺负服务员,到后来叫来张汕骉。
就拿张汕骉这事儿说吧,全市人民都知道他是丐和-图-书帮的舵头,都知道他涉嫌这方面的违法,可是证据呢?没有啊!
“哈哈哈哈。”毕赢律师咧嘴笑道:“没想到这位还挺会说话的,只可惜你不是我的当事人,你会成为我的被告人……这就是你的不幸了。”
徐云有些哭笑不得,他抬头看了看,摄像头正下方,监控死角。
“他有没有做过那些事情难道你不知道吗!你肯定比谁都清楚啊!”夏秋雨有些生气了。
这个要求并不过分,自然是可以同意的。
虽然说徐云他们的身份很快被禁毒大队那边确认了,但是当地警方却并没有放人,他们还是要清清楚楚的把事情的经过讲明白,毕竟在这和谐社会里,什么身份都不能随便动手打人。
一身西服衬衣,皮鞋亮铮铮的,来到就找负责人,一顿炮轰,给警方要证据,如果拿不出来证据,他就要马上带走他的当事人,也就是张汕骉这个混蛋。
所以徐云很支持这边警方的工作,无论知道他们是什么身份,都不会给他们区别对待,这才对得起身上的这身警服,就要向那个不畏强权的燕京交警一样,不管是什么身份,违法就办你丫的!!
“之前有人跟我说,有些律师不存在道德底线,一开始我和-图-书还不相信,现在我是真的相信了。”夏秋雨有些失落道。
徐云微微一笑:“这话说错了一半,人是我们打的,但我们并不是边境禁毒大队的人,只不过是因为某些原因,和禁毒大队有一些合作而已。”
但是他们做事情必须是要讲究一个证据的,如果没有证据的话,说的再多都没有什么意义。
政协委员怎么了,政协委员就不是人了?就能违章停车了?别他妈忘了身份是老百姓给的!
没有人敢反抗他,那些残丐早就被他们强迫的记住了自己的身份。
“真实铁证呢?”毕赢反问道:“警方有没有把我的客户的真实铁证拿出来给我看看?如果有,那就拿给我!如果没有,就不要凭借自己的一张嘴就想要对我的客户说三道四,我是不接受的。”
说自己是天生的,说自己是天灾人祸造成的,反正没有一个敢承认自己是被张汕骉的人给打的!
这说起律师,张汕骉的律师还真的就来了。这一点就看得出来张汕骉是真有钱啊,都已经学起西方资本主义的那些大老板了,搞起私人律师了,就是为自己做的那些违法违规的事情擦屁股的私人擦屎师。
找一个乞丐去问,问他是不是张汕骉的人,乞丐说不是,找hetushu.com一个残丐,问他是不是被张汕骉的人给弄残的,残丐说不是。
更可怕的是,在律师的帮助下甚至可以翻盘过来反咬一口。
“哎呀,没想到边境禁毒大队也准备用‘临时工’的借口来摆脱这事儿啊。”毕律师道:“但是……你们不要忘了我是谁,我毕赢做律师这么多年,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毕律师哼了一声,非常的不屑一顾:“我就不跟你浪费时间了,你就等着坐牢吧。”
“你知道你的当事人是做什么的吧?”徐云就是好奇,想要问一下。
“这样说,你是知道他那些事情了?”夏秋雨道:“既然你都知道,你还要为他服务?你还有没有人性?你要知道你是律师啊!你知道你代表了什么吗?正义啊!”
“那你究竟知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夏秋雨忍不住提高了声音。
对此,录口供的同志都有点傻眼了,这些事儿在当地传的的确是挺严重的。
毕律师整个人就懵圈了,完全不知道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对方居然敢在这里动手打他!简直就是公然的挑衅啊!
毕赢一脸不可理喻的看着徐云他们:“人活着如果不为了金钱,那为了什么?现在这个社会,就是看钱的社会,有钱就有地位,没钱就没http://www•hetushu.com地位。”
所以徐云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了毕律师的脸上!这一巴掌打的那叫一个清脆响亮啊,五个血红的大手印就直接留在了毕律师的脸上。
毕赢没有正面去触碰徐云的眼神:“我是做律师的,他是我的客户,我不管他是做什么的,只要我给我付钱,我就有义务帮他做事情。”
徐云松了松肩膀:“咱们两个究竟谁不幸,还真不是你说了算的。我还担心你碰到我,会成为你的不幸运。”
“什么是你的道德底线?一个人为了金钱、地位而扭曲自我,这是否值得?”徐云也显得很平静。
就只是这一点,便足以让当地警方感觉无可奈何了,这根本就不是一件他们能够处理和解决的事情。
“证据呢?”徐云反问。
警方无奈啊,找不到证据没办法啊,这毕律师也不是好惹的啊,关系也硬的很,真能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你这叫袭击!这叫伤人!”毕律师怒了:“我要以我个人的名义起诉你!”
“什么是道德底线?”毕赢对此似乎一点都没感觉。
不是所有人都好像大红门交通队路口那个违章停车的泼妇似的,交警让挪车,还对交警叫嚣自己是政协委员呢。
金钱、权势和欲望严重扭曲了很多律师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