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226章 有意包庇

谁都没想到牛局长一上来不分青红皂白就给了徐云他们一个下马威。
禁毒大队的兄弟的确是主动想要过去找牛局长拉近一点关系,但徐云却暗中制止了他,没有让他上前。
难道律师这个职业真的就不看人品吗?
牛局长也没客气,直接一屁股就坐了下去,抬头道:“毕赢,咱们都是老熟人了,你就不要那么客气了,快坐吧,有什么事情坐下我们慢慢谈。”
牛局长看了徐云他们一眼:“难道你们就不想解释解释?”
林歌毫不客气的斜了牛局长一眼:“那不知道牛局长去开什么会了?”
毕律师一听林歌如此“不知死活”,也就继续想激化林歌的情绪:“领导天天在单位那还叫领导吗!你难道不知道领导需要开会吗!你别乱说话昂!”
牛局长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徐云身上,但却没有开口说任何一个字。
“这样有意思吗?”林歌没忍住:“你可是局长啊,大致情况难道都没有了解吗?说这种话是要给谁听的。”
林歌一看这种拿架子的人就心里觉得恶心,加上毕律师这添油加醋的,他更觉得恶心。
毕律师一副受冤枉的样子:“牛局,你看看,他们说话根本就不讲究证据,就是不断的污蔑我和我的当事人m.hetushu.com,这让我如何沟通啊。”
“然后呢?”牛局长道:“去约饭怎么会挨打的?”
牛局长皱起眉头:“你们怎么能随便动手打人呢!我们现在是法治社会!明白吗?”
“好。牛局长既然说了,那我就说说案情。”毕律师马上道:“牛局长,我的当事人当时就是去酒店准备定个房间,邀约了几个外国的朋友一起吃个饭。”
牛局长也愣了,他哪能想到一个毛头小子居然上来就敢对他这样说话!
毕律师连忙摆手:“等等等等,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的当事人根本就不认识那些人啊!”
“我发现你这个人还真的是够不要脸的啊,真一点底线都没有啊?”林歌瞪眼要急。
他们对能够将这些人打成这“损色”的人也是钦佩不已啊。
虽然他说话的态度并不是严肃的,但却仍然给徐云他们一种非常不爽的感觉。
“关于张汕骉,我觉得你作为局长,应该有必要好好的调查一下。”徐云继续道:“如果你所管辖的城市里面有这样一个毒瘤的话,那可是非常严重的错误啊。”
“牛局长!”夏秋雨忍不住了:“就像是您说的,我们现在是法治社会,但是那个张汕骉是什么人难道您就和-图-书一点都不了解吗?这座城市好多人都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啊!他是一个组织乞丐有目的性的要钱的组织!是非法的!他还用非法手段去弄残乞丐!这些事情难道不都是犯法吗!”
当然,被徐云打的鼻青脸肿的张汕骉已经在警方的带领下去医院了,他那些手下也直接挤爆了医院的骨科外科,整个医院的医生都傻眼了,没想到这群社会渣滓也能有今天,虽然表面上没说什么,但是心里却都暗中叫好呢!
“姑娘,你最好别污蔑。”毕律师马上道:“你知道你们打我一巴掌,我为什么不能直接起诉你们吗?因为没有证据!没有证据的话根本没有意义!你说我的当事人犯法,那你就把证据拿出来,拿不出来证据千万不要乱说话。这是污蔑!是诽谤!诽谤也是犯罪!”
徐云等人也没说话,直接坐在了一旁,等着听听这牛局长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态度。
“你身为律师,也应该知道包庇罪吧?你这样包庇一个犯罪者,为一个犯罪者洗脱罪名,难道就不是犯罪吗!”夏秋雨厉声道:“包庇罪是要判刑的!你是律师你会不知道?”
徐云终于开口了:“牛局长,我们可从来都没有说过要你保我们啊,况且我们也没做错什和-图-书么事情,何谈‘保我们’呢?”
毕律师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本事可比什么联播主持人的功底还强大呢:“这就要问问这几位了,二话不说就打人,谁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啊!还把人打成那个样子。”
牛局长的脸色已经开始难看起来。
“这不可能。”夏秋雨一口回绝:“我们必须看着事情处理好。”
这样看上去,牛局长和毕律师的关系还是有些意思的。
林歌冷哼了一声:“领导有多忙?难道有很多‘理万机’吗?你说领导忙,领导怎么没在单位忙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可是上班时间啊,上班时间领导不在单位忙,那去哪里忙啊?”
牛局长直接一摆手,让这件事情的主要当事人都去会议室,他要亲自了解情况。
夏秋雨真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律师!这种人是怎么当上律师的呢?
“这样吧,你们也都算是自己人。”牛局长道:“这件事情,你们就先别管了,交给我们当地警方处理。而你们呢,这事儿多少都有些冲动,我个人想办法帮你们解决问题,你们也就把这事儿放一边,离开这里。”
牛局长皱起了眉头:“打人的是你们,难道你们是想要我处理你们吗?我这是给你们面子,难hetushu.com道你们看不出来吗!我以我局长的身份保你们呢!你们心里就不明白?”
所以到场的就只有徐云他们和代表张汕骉的毕律师。
“领导有多忙你知道吗!”毕律师也毫不示弱。
牛局长进门之后,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徐云他们一眼,似乎有些刻意把自己的身份地位提高一些的意思。或许他这样做,是因为他已经在其他人口中得知了,面对的这几个是禁毒大队的人,所以他有必要摆一些谱。
毕律师见到牛局长出现之后,第一时间就出门去迎接,那热情全部都写在了脸上,甚至都有那么一点喧宾夺主的意思。
对此,牛局长真的是无言以对啊,徐云一句话就点在了点子上。
然而徐云这次并没有制止林歌的意思,林歌得到了徐云的默认,也就没刻意的控制自己:“跟领导说话怎么了,就要低眉顺眼啊?我只不过是说一个事实而已!”
牛局长有些不悦,啪的一声拍了下桌子:“你是要让我给你搞一个总结报告吗?我来这里是听你们给我说案情的!而不是听你们在这里说废话的!”
“你们谁是打人的。”牛局长也没兜圈子,直接就切入主题了:“都是有身份的人,在社会上做出这样的事情,有多么恶劣的影响你们自己心里都清和-图-书楚吧?”
“你们有没有规矩,有没有礼貌?”毕律师抓住了拍马屁的机会:“牛局长日理万机,他哪有时间了解这些事情啊,现在叫我们坐在这里,不就是要了解这件事情吗!有你这样子跟领导说话的吗?”
“牛局!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百忙之中还要亲自来处理这事情。”毕律师一脸热情的迎上前给牛局长拉开椅子。
牛局长对这种事儿也挺头疼的,他打量了徐云他们几眼,一直没说话的徐云让他很好奇,虽然对方年轻,但他也觉得对方不是一个好招惹的人。
就是这类人,把“跟领导说话”都搞成了一门“艺术”。
“牛局,你看看,就这脾气,这动不动就要打人的架势,这是要干什么啊!”毕律师道:“您看看我这里,牛局,我脸上这手印,刚才就是他们一言不合给抽的,但是没监控拍下,我都只能忍气吞声啊。”
徐云这反将一军让牛局长一时之间哑口无言。
“没什么好解释的啊。”林歌道:“那些人都是什么人啊,都是地痞流氓,那家伙是他们的头子,是他招呼了这么多人光天化日之下要惹事,我们当然要管。”
徐云微微一笑,指了指毕律师:“他是律师,他懂得,有一个罪叫做‘玩忽职守罪’,毕律师,我说的没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