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229章 面子

说实话,部队的确有这种嚣张的习惯,而且这话也真的不是没有资本的嚣张,是的确有资本的嚣张。
因为有资本!能站着笑到最后的,他就有这个资格!
几个军人整齐的做了一个标准的敬礼,牛局长彻底懵圈了。
毕律师的脸一下就拉了下来,满眼是恐慌啊,这下子玩儿大了吧?徐云……难道是说那个年轻人?那么年轻的一个青年是少将?!
虽然牛局长对军方的人有些偏见,但仍然还是要笑脸相迎的。浩浩荡荡的几辆车一停下来,牛局长就走出来迎接了,当然,毕律师也跟着出来了,脸上挂着笑容。
这也不是没有根基和来源的,就说他牛局长知道的一件事情,他的一个亲戚,被一个家伙骗了,去银行给他担保了几十万的贷款,然后那家伙赌博输光了,还欠下一堆钱,然后他就跑了。
当然,即便是没有那次“出卖事件”,徐云对警方也有一些意见。
“不知道各位远道而来有什么事情呀,有失远迎,不好意思了。”牛局长上前道:“咱军区的人来,也没有人给我通知啊,我也没准备一下如何找到诸位啊。”
就因为经历过这事儿,牛局长对部队也没太多的好印象,对部队的嚣张也很是www•hetushu.com厌恶。
牛局长也查出来了,这家伙在临省当兵的,出事儿之后就跑回自己原来当兵的地方,因为有一个部队里的领导一直都挺器重这小子,就留他在大院里面做些事情。
最需要强调的一点,华夏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属于军队,武装警察部队和人民警察不同,前者仍完全实行军事化的管理,而警察属公务员或事业编制,所以武警是现役军人。
说实话,这部队和警方之间,多少都有那么一点点“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关系。
“哎哟,你这话可太严重了!”牛局长当时就摆手了:“你来这里就肯定知道我是什么身份,我是什么身份啊,我会做那种事情吗?肯定不会啊!”
“我得到的通知不会有错的。”中校很坚决。
中校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但我们接到了电话,你们单方面滥用职权扣人。”
如果一个军人连“嚣张”这种性格都没有的话,国家真有危机的那一刻,他们怎么去保护啊?
这也就是牛局长查到那小子也没办法去部队里面抓人的原因,只要部队不承认,不放人,那就想都别想。即便是这家伙已经被全网通缉了。
所以徐云觉得嚣张一www•hetushu•com点问题都没有!他当年代表国家出去参加三十六国军人战斗素养大比拼的时候,全世界去参赛的好几百精英尖刀兵,没有一个人是不嚣张的!
这个关系相信很多人也都清楚,徐云其实就挺典型的,作为部队出身的军人,一直对警方有一些看法,当然,他也是因为更特殊的原因,特殊的一次“出卖”让他对警方甚至有些痛恨。
但徐云在这里面仍然是最嚣张的一个。
公安机关和军队互涉刑事案件的管辖分工是有规定的,就说一点,其他就不用多说了:军人在地方作案的,当地公安机关应当及时移交军队保卫部门侦查。
中校马上就认出了徐云,燕京方面早就发来照片了,这边军区首长已经给他下命令了,绝对不能让徐云少将在他们这里受到一丁点的委屈,一丁点都不行!这关系到他们军方的面子!
至于牛局长所领导和管辖的区域,是人民警察方面,所以和军队体系不同,军方的人自然不会往他这个地方跑啊。
牛局长愣了一下,满眼惊讶:“什么意思?燕京方面的首长?”
“不需要,谢谢了。”中校直接道:“我们知道燕京方面的首长在这里,不知道牛局长是否怠慢了m.hetushu.com。”
并且还说了,只要他不出这个大院,就绝对没有人敢进来抓他。
若不是因为碰到秦婉儿那略微有些无脑的冲动女侠和陈巍那种冷静而负责的局长,他或许这辈子都对警方没什么好印象了。
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体系,出来的人自然是不一样的习惯。警察是执法系统,军队是武装力量。
徐云这时候才走出来了,笑着上前敬礼,用部队的方式打了招呼,虽然按照他的“身份”,他是不需要主动给“下级”敬礼的。
可若是换做警方执勤的话,如果能带椅子,绝对不站着,即便是站着,有些人也要找地方靠一下甚至是蹲一下,戴墨镜的,抽烟的……各种情况都会出现。
其实牛局长也代表了警察方面的一部分人,他们对部队的人是有一定的看法的,总觉得部队的人太能装,太狂。
几个人正在聊着华夏这些年的一些不良的“暴富”现象时,几辆挂着军牌的汽车突然就出现在了警局的大院里,门岗处的大爷都有点愣了,这好像是第一次有军区的人来他们局里吧?
看看这中校也起码有四十五岁了啊!而那个才不过是二十五六岁的青年啊!
既然是自己亲戚,牛局长自然是用心去处理这事儿。
http://www.hetushu.com在酒店开房必须用身份证,他也没多想,用身份证开房间,结果不知道自己被全网通缉,然后就给按住带回来了。
“少将军衔,姓徐名云。”中校厉声道。
徐云作为一个半“军二代”,他父亲为国家立下多少战功,争得多少名誉,他又为国家立下多少战功,流过多少献血,这才换回这样一个军衔,他若是被羞辱,让他们为国奉献的军人们多寒心啊!
毕律师在旁边也笑了起来:“几位长官是不是搞错了,我们这里……呵呵,怎么会有燕京方面的首长光临呢,这肯定是搞了什么误会啊,这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家伙在部队里面被人保了将近十年,他自己都以为这事儿早过去了,他出去也没事儿了,然后一个机会出去玩就被按住了。
这一点真不需要解释和否认,这也不是什么犯错误的事情。
“你们一口一个首长被我扣了,那你告诉我什么首长啊,我知道你是一个中校,大军官,但你也不能胡说八道啊。”牛局长自认为自己的级别还不至于对一个中校点头哈腰,起码也平级平等吧?以他自己的身份看来。
这就是一种纪律,因为警方可没有这么严格的纪律,但部队可不一样啊,部队和_图_书里面出来的那必须是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卧如弓,一点都不能含糊。
徐云自己都承认,部队的一些作风的确嚣张,包括他自己,有些时候做事情也是带着那股子“嚣张劲儿”,但是徐云觉得这没什么,只要部队的人不把这种“嚣张”用来对老百姓耍威风,那完全没问题!
这是开的什么玩笑啊。
虽然还有很多详细的规定,但是这一点就大致上表达了一个非常明确的意思:部队的事儿,公安机关别多管闲事儿。
牛局长脸上的表情也开始一点一点的僵硬了起来,这真是传说中的“行大运”了啊。
这是很直观的一种表现,军人和警察都是穿制服的,但是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至于为什么军人和警察在老百姓中的形象大大不同,其实从最基本的执勤上就能表现出来。
军人执勤的时候,一举一动都是有板有眼,比如某个事情需要有维护次序的,让军人站岗的话,那绝对都是一根根电线杆扎在地上似的,腰板挺直,目光如炬。
车内下来几个精神抖擞的军官,最低级别也是个上尉,走在最前面说话的是一个中校。
若是来一个大校,牛局长或许会稍微放低一下自己的姿态,但若是想让他点头哈腰装孙子,哼,除非是来一个将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