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233章 噩耗

这些年他对张汕骉的所做作为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为了那些自己的利益,他一直都很“放松”对张汕骉的管制。
“你看你们领导都什么样儿了,还不把话说清楚说明白。”林歌道:“我们虽然是外人,但可不是狼心狗肺会拿人家悲剧当笑话看的混蛋。”
毕律师蹲在地上,把头埋在了自己的双腿之间。
而禁毒大队的兄弟似乎也不觉得自己是一个“无关”的人,不然的话刚才那一拳他就不会受着了,他完全有时间和反应去躲开,但是他没有躲避。
毕律师沉默了。
“难道你不觉得你也有责任吗?”徐云看着牛局长,平静的说出一句话:“如果你尽职尽责,严厉打击犯罪活动,你觉得毒源还会敢在你所管辖的城市滋生吗?你女儿还会深受其害吗?”
牛局长双眼布满了血丝,他的情绪在剧烈的压抑和沉默之后,突然就爆发了:“究竟是什么情况?人是怎么死的!?是谁!究竟是谁!!”
况且徐云也决定了联系纪检委,关于牛局长的事情,相信纪检委会更加感兴趣的,地方就这么大,他也跑不掉。
那种内心深处的自责让他心甘情愿的去挨这一拳。
林歌想拦,徐云却摆摆手,示意他不要管了。
“是因为……吸……吸……毒!”这人好hetushu.com不容易下定决定才开口的:“她和几个人在某商场内八楼的KTV房间唱歌,吸食了过量的可卡因,然……然后产生了幻觉,冲出房间,在KTV大厅的窗户里冲了出去,从八楼掉落下去,当场身亡……”
牛局长的眼神空洞,徐云让他觉得是自己害死了自己的女儿,自己变成了杀人凶手!
当然,在牛局长的眼里对方可不是一个无关的人,如果他们能够将毒贩全部都歼灭在边境线上,那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子的事情了!
这时候做一切都无济于事了,即便牛局长很清楚,却也没办法控制情绪。
神智上都有点错乱的牛局长脚下蹒跚。
今天他女儿会有这样子的结果,那也是他咎由自取!
“不!我没时间审他!我要去找我女儿,带我去找我女儿!”牛局长慌不择路就向门外走去:“我女儿在哪?快点带我去!我现在马上要见到她!我不相信她已经死了,她一定是再和我开玩笑,你们不知道,她这个孩子最调皮了,她平时就喜欢吓唬我,平时就喜欢和我开玩笑,我知道她是骗我的……”
“是!”
林歌迅速将人拉开,夏秋雨和杨娅也赶紧把禁毒大队的兄弟挡在了她们的身后,制止了冲突的进一步发生。
这件事情让他觉http://m.hetushu.com得他们禁毒大队的工作做的远远还不到位,心中那种对自己的否定让他没办法去躲开牛局长的拳头。
“牛……牛局……您女儿出事儿了!她……她……没抢救过来!”下属一脸惊慌失措的看着牛局长,生怕领导一时之间接受不了,有个闪失。
“我现在就明确的告诉你,我见到张汕骉的时候就注意到,他极有可能就是一个瘾君子,结合他在当地的情况和他在当地的实力,我甚至可以毫不客气的去怀疑他跟当地‘毒源’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徐云道:“牛局长,如果你女儿所购买的毒,真的跟张汕骉有关系的话,你又作何感想?”
禁毒大队的兄弟当时脸色就变了,又是因为这害人的东西,一个生命就这样没了。一时之间,既气愤,又自责。
“他这种人渣还去什么医院啊!”牛局长拍案而起:“给我带回来!带回来老子要亲自审他!”
“这……”这人还有些吞吐呢。
牛局长脑子嗡的一声!刚才所有的紧张不安和现在这个消息比起来都不算什么啊!他老牛活了大半辈子了,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女儿!今天居然得到这么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牛局长听到这话,再次重重的坐在了椅子上。
“你干的这些事儿,往重了http://www•hetushu•com判,可以给你一个死缓,你是一个穷凶极恶之人的帮凶。往正常了判也要给你一个无期吧?”徐云道:“你若是想有生之年还出来陪陪家人,那就主动一点交代,提供出帮助法律制裁张汕骉的有效证据。”
这还真是死人了,只不过,死的不是人家的人,而是他牛局长家里的人!
徐云看着眼前这个可怜的父亲,可恶的局长,心中泛起一阵惆怅,当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
如果张汕骉真的是本市的毒源,那他身为父亲真的死一万次都没有办法赎罪啊!
徐云和林歌也相互对视一眼,刚才徐云给林歌说的那些话林歌也都记得清清楚楚,本地毒源的控制者究竟是不是张汕骉,也马上让徐云陷入了思考之中。
牛局长离开之后,毕律师也想浑水摸鱼的逃走,却被徐云一把给拦了下来。
“你还是别走了,那也不是你女儿。”徐云道。
“去给我抓人!把张汕骉抓回来!”牛局长瞪眼道:“去搜查!所有跟张汕骉有关的地方,有关的人的家里,所有所有的!全部都给我查!严查!!”
牛局长的脸色惨白,双眼无神,他显然是没有办法去接受这样一个突如其来的噩耗。
“我也有孩子……”毕律师的表情有些苦涩:“我……我知道我做了错事m.hetushu.com情,我希望我能去见见家人,你也给我一个机会吧。”
有些时候,有些人的嘴巴就跟开过光似的,说话就是准啊!
“发生了什么事情,说清楚一点。”徐云虽然对牛局长没半点好感,但是对作为父亲的他,还是会有一点点可怜和怜悯的。
“牛局,张汕骉在医院呢。”身旁的人提醒道。
“说……说!究竟怎么回事儿?人……人在哪?”牛局长浑身颤抖,他想站起来,可是却浑身无力,完全没有办法用双手撑起自己的身体。
“这些事情你应该比我更懂,所以我也就不给你多说废话了,自己好好想想。”徐云道:“不想寒了自己孩子的心,就应该给自己的孩子做个榜样,犯错就要认罪,这是最基本的教孩子如何做人!”
无论牛局长平时做过多少混蛋的事情,但作为一个父亲,此刻的他彻底瘫坐在椅子上。
“你这罪死不了。”徐云道:“如果你能主动一点交代出张汕骉所有的犯罪事实,拿出一些张汕骉的犯罪证据,或许可以争取到宽大处理。你是做律师的,你比我懂法。”
沉默的牛局长突然间就暴怒了,上前一把抓住了禁毒大队那哥们儿的衣领,扬起胳膊一记老拳就砸在了他的脸上。
在牛局长离开办公室之前,他回头狠狠的瞪了徐云他们一眼:“我女儿马上就要出和图书国……我今天一直都在陪着她,如果不是你们的事情,我也不会放下她一个人在外边,就不会出这些事情了!”
给他一个去看看自己女儿惨状的机会,或许能让他反省,让他知道自己一切的不作为就是造成今天悲剧的开端,任何教训恐怕都不如这种教训更深刻吧。
“如果你尽到了一个做父亲的责任,你女儿还会误入歧途吗?”徐云继续道:“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犯了多少错?”
虽然这个人做事儿挺孙子的,是个玩忽职守的废物,但在这种亲人生死的事情上,他也是个父亲,作为一个父亲的确应该去看女儿最后一眼,虽然说人不在了。
这下牛局长的内心就更崩溃了!
“你们禁毒大队是怎么做的事情!你们都是一群废物!一群饭桶!一群吃干饭不做事情的混蛋!”牛局长把所有的悲伤和愤怒都发泄在了眼前一个无关人的身上。
“人现在应该已经放太平间了……我,我是来接您的。”
就在牛局长拼命要撇清他和这些人之间的关系时,有人突然冲入了他的办公室,连门儿都没敲!
牛局长歇斯底里的吼着,叫着还想要上前,被自己的人直接拦在了身后。
这可把牛局长吓了个半死,还以为是纪检委来人了呢,满脸不悦道:“进门不知道敲门吗!干什么这么慌慌张张的啊!难不成是家里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