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238章 同归于尽

“你还不知道吧,牛局长已经主动跟纪检委的人走了,说是会主动承认他对你包庇纵容的犯罪事实。”小警员道:“而且,现在你的律师毕赢也已经被我们警方控制了,现在也在交代他知道的你所有的犯罪证据!准备揭露你,争取获得组织上的宽大处理!”
张汕骉心里有数儿,就他这一身伤,在医院里面至少也要观察个三、五天,而他私下也决定了,至少也赖在医院里面带个十天半个月的。
而且这事儿张汕骉还不准被那么简单就完事儿,他还要毕赢准备一下如何起诉那几个敢跟他动手的人,一定要让这些胆大包天的混蛋赔个底朝天!
“哎哎哎,慢点慢点!!”张汕骉在病床上的态度还挺嚣张呢,对待小护士是一言不合就要发飙:“瞎啊!看不到老子的脚也受伤了!还他妈碰!碰!碰!”
这后两条啊……那就呵呵了,那种关系方面可真的不能只是用铁来形容了啊,放到现在这情况上,可以说是,这两个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但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就不一样了,有毕赢在外边给他超办一切,他也已经答应好了给毕赢足够的钱,毕赢利用他住院的时间足够疏通好关系,然后把事儿给平了,说不定十和_图_书天内就直接在医院把他给接走了呢。
有人一把推开了病房的门,都是身穿制服的警方人员,毫不客气的对张汕骉道:“就你犯下的事儿,还想扛过去?”
小警员苦笑道:“你说占了百分之百也无所谓啊,我又不知道什么叫四大铁,我也不懂你们究竟有多密切啊。”
张汕骉的脸色彻底要掉下来了:“你……你别胡说八道,要饭的人身上有什么东西跟我可没关系!我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冷静下来的张汕骉突然板起了脸:“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我的犯罪证据?我犯什么罪了?哼哼,我还说你犯罪了呢!少给老子泼脏水。”
张汕骉这下算是瘫了!
“哟,都到这时候了,你还想咬牙扛啊?”小警员道:“张汕骉,你这次是真的抗不过去了,别再把自己当什么大舵头了,你手下那些给你要饭养你的人,今天全部都被集合起来了,他们不少人身上可都搜出来足够判你死刑的东西了!”
“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票过昌,一起分过赃……你们觉得我和你们牛局长够不够铁?”张汕骉哼了一声:“我就问问你,还有比这四条更铁的关系吗?我们占两和_图_书条!”
“那你说说吧,说说你和我们牛局长是什么关系啊?”小警员偷偷打开了录音笔。
能在医院躺着等着事儿结束,他何乐而不为啊?干嘛要出去受气啊!
“你们算什么东西,还轮不到你们和我说话,知道我和你们牛局长是什么关系吗?”张汕骉满脸冷笑,狂妄自大。
“你还真别说,我和你们牛局长就是很铁的关系,四大铁的关系里面,我和你们牛局长占了百分之五十!”张汕骉道。
这两个人都他娘疯了吧?这算什么事儿啊!玩儿他呢?就算是要玩儿他,那也不至于这么拼吧,这是拿着他们自己的命玩儿呢!这是要他们自己也一起死啊!
所以张汕骉被三番五次的搞,最终也是急了。
这心机那么重的家伙自然有自己的想法,别看医院里面的人会偷偷给他穿小鞋,但最多也就是穿小鞋给他点小痛。
就算有些医生护士只有这个想法没有那个胆子,看押张汕骉的两个小警员也会怂恿一下,毕竟大家都讨厌他恶心他。
现在他都有心理阴影了,任何人但凡碰到他一丁点,他都会翻脸不认人,一是为了扬一下威,二是为了让医院的这些人都害怕他,就不会有人借机给他“穿小鞋”了。hetushu.com
同归于尽?疯了!真疯了!这是要炸了啊!
张汕骉被徐云打断了鼻骨,扭断了手腕,肩胛骨也开裂了,脑袋也开瓢了,脚踝也肿的跟大包子似的,整个人在医院裹了好几层纱布,虽然没有夸张到木乃伊的地步,但也真差不多了。
原本他们把张汕骉带回去之后也要做调查和询问,现在张汕骉想自己说,那他自然不会错过机会。
若是出院把他弄道里边去,他肯定会遭大罪的。
“不知道。”小警员摇摇头:“说你跟我们牛局长好像很铁似的。”
张汕骉若不是身上断了好几个地方,现在真能跳起来骂娘!
他的恶名在本地是相当出名的,医院的人看到他受伤都会有一些解恨的心态,况且他还被警察压制,落井下石的想法也会有人萌发,所以无论是给他接骨的还是打石膏的还是搽药止血消肿的,全部下手都很“暴力”。
然而张汕骉刚放肆完,美梦就要被惊醒了。
满屋的人都相互看了一眼,这屎盆子扣的可真够准的,让牛局长知道这猪队友这么卖他,肯定能气死了。
“张汕骉,我这么说吧,你已经没救了,乖乖俯首吧。”小警员道。
张汕骉目光空洞,无言以对,他知道自己这次是彻底http://www.hetushu.com的完蛋了。
“检查个屁!”张汕骉怒骂道:“瞎子在门口都看得出来老子这脚还肿着呢!用得着你检查吗?故意想弄老子是吧?我告诉你,别觉得现在有警察盯着我,我就没出头之日了,等我把这事儿扛过去,我非要来医院找你算账!”
只有那样,以后才不敢有人跟他作对!这就是张汕骉要通过这件事情必须打成的目的,若不然他这一顿揍可就真白挨了,江湖地位也真的就是直线下降啊!
张汕骉皱起了眉头:“你等会儿,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口供啊?”
这怎么能惹得这样查他啊!缉毒队怎么也跟着搅合进来了?
这小护士也是倒霉,碰上张汕骉忍无可忍了,所有之前的火气也都撒在她身上了,搞的好像她给他使了多大坏似的。
小护士委屈的很:“我……我只是来给你检查,看看是否消肿了,不是有意要碰到的……”
张汕骉这么嚣张也是有原因。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你们牛局长不可能出卖我的……他那是也要把他自己往死里坑啊?你想诈我是吧?哼,门儿都没有,我才不会被你骗了呢。”
“知道什么叫四大铁吗?”张汕骉一本正经道:“男人和男人之间那种不是一般关系的。”
和图书让徐云那几个人受到严厉的判罚,他还如何立足?谁还会把他这个本地丐帮的大舵头放在眼里!
张汕骉一看进来那么多“级别低”的小警员,脸上露出一副不屑的样子,这些小人物知道个屁!
无非就是小警员而已,根本不了解他张汕骉和领导们的关系!
“多少人都承认了,你还不承认,有意思吗?”小警员道:“那你在郊区的那个房子里面查出来可足够判你一百次死刑的东西啊,那你也不承认吗?非要我什么都说清楚?”
“行,有你这话,那我们也不用多浪费口舌了,牛局长那边估计也会主动承认的。你们这口供就算是对起来了。”小警员点点头,一本正经道。
“行,那我就再告诉你一件事儿,让你彻底死心。”小警员也没给张汕骉什么好脸色:“牛局长的女儿因为吸食了大量的红冰,在你有股份的那家八楼KTV坠楼身亡!现在你知道牛局长为什么要揭露你了吧?他或许不是一个好领导,但却是一个好父亲,他为了给女儿报仇,宁愿和你同归于尽!现在你明白了吧?”
牛局长和张汕骉相差至少有六、七岁呢,根本不可能同窗,而且就张汕骉这种从小就是要饭小混混的人是不可能当兵扛过枪的,所以前两条是绝对不可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