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季 蛟龙出海

第0239章 突击花钱

更可笑的是这种规模的烟花,一秒就爆掉好几百万人民币啊……有这钱难道不能用在教育上?用在医疗上?用在社会底层的救助上?
所以人家这些人不怕空气污染,实在觉得空气污染的不行了,那就移民嘛。
张汕骉脚上有伤根本站不住,但两个警员也没打算给他找什么轮椅的意思,拖起来就走,张汕骉不得已,只能咬牙硬撑,那受伤的脚踝也是越来越肿,越来越痛。
这家伙的祸害程度放在当今社会上,绝对堪比当年四害的影响啊,所以能够将他给除掉,整个社会上都是皆大欢喜。
生意人嘿嘿一笑:“咱国家不都是这个风俗啊,况且有些政府的部门领导们也都喜欢在节日期间搞这种活动,既漂亮能让人民群众都欣赏,也寓意自己步步高升,我们做生意的当然跟着学,也希望寓意自己日日发财啊。”
领导的心思屁民你别猜,你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不知道他为什么突击花,也不知他为什么酒量大……
毕竟烟花这东西好说啊,没数儿啊,实际上花一百万买了能放十分钟的烟花,但却可以往上报说花了五百万买了能放一小时的烟花啊,这样不但把五百万给突击花掉了,还能搞个四百万的小油水儿,何乐而不为啊?
小护士http://www•hetushu•com见有人撑腰也不怕了:“你们若是要把他带走那就快带走把,该给他治疗的都已经治疗了,他完全没必要住院。”
“跟政府学?”旁边另外一个市民听了笑了:“那你怎么不学那么多部门年底的突击花钱啊?你们做生意的不敢吧?人家放烟花可能是为了迎合突击花钱。那歌谣怎么唱的来,年初预算足,年底突击花,官员很潇洒,百姓苦哈哈!”
小警员就非常认真的告诉那生意人:“你们生意人应该更清楚,赚钱都是靠努力,但还就是你们生意人最喜欢花钱放鞭炮,迷信!”
小警员上前一步,笑问道:“张汕骉,你现在还把自己当大舵头呢?且不说你犯下这么多罪,就算你没犯罪,你也是个光杆司令了,也没有人还会把你放在眼里。”
每到岁末年初,全国财政部门都会面临这件“大事”,突击花钱啊。
所以说,零基预算模式必须全国推行,每年的预算都从零开始,绝对不能考虑上一年的金额。只可惜在持续十余年的地方政府和部门预算改革中,这一模式虽然早已被认可了,却始终没有真正实现啊。
张汕骉瞪眼看着那小护士:“她能代表什么啊!她只不过是一个小护士罢www.hetushu.com了!”
如果嫌这种地方小,那就去加拿大啊,世界空气最清洁的十个城市中,加拿大占了八个,这点夏秋雨深有体会。一个国土面积第二大的国家只有三千多万人口,这地方简直就是人间天堂啊。
比如什么澳门国际烟花节,世博会烟花表演之类的节目,联合国还是要求强制取消掉好,反正外国是很少见到这种大规模玩儿烟花的,都在华夏搞!
老百姓不懂突击花钱是什么意思,直白一点解释,一个单位去年的财政预算是花钱一千万,但是到年根儿了,却只花了五百万,节约下来的五百万不仅要全部上缴,而且第二年的财政预算会因此被削减为五百万。
对此几个小警员还是劝他不要那么夸张,毕竟这鞭炮少放一点是一点,烟花最好是不要搞,如今这空气质量那么差劲,能给后人积点德就积点德吧。
去什么爱沙尼亚,那可是东欧波罗的海三国之一,森林覆盖率高达国土面积一半啊,再加上湖泊,海湾,去那地方玩儿叫森林洗肺游,直接定居那更是天天“吸氧”。
“我还要换药,我还要复查,我还要做很多的检查呢!”张汕骉气的直咳嗽:“你们知道我浑身受了多少伤吗?我告诉你们,你们想都不敢想!和*图*书
“你们就不怕我在车上的时候的时候不舒服直接死了!”张汕骉道:“到时候你们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几个警方的同志不在和张汕骉废话了,上前就把他从床上拖起来。
虽然这东西是美的,但是能有资格欣赏到的应该都不是一般身份的人,都是身份高贵的人,身份高贵的人出入的任何一个场所,估计都有空气过滤器,哪怕是理发,空气过滤器也会放在面前,车里也有车载的空气器,时不时还会直接吸纯氧。
还是因为这钱用在烟花上能得到更多好处,用在教育医疗等方面就自己捞不着了?
而现在,华夏财政收入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大幅增长。近几年,财政收入的增速一直都是翻倍的增长,甚至只需要半年时间就能完成全年财政收入的预算目标,在这样的背景下,年底“突击花钱”的数额也变得越来越令人咋舌。
所以有身份的人去看那种所谓的国际烟花节之后,对他们自己没有影响。
领导者仍然“习惯上”还是会把上一年预算花销的数额变成下一年的金额,这是为什么呢?真的是“习惯上”还是压根儿就不想改变这种“好事儿”呢……那就不得而知了。
“少在医院里面耍威风,跟谁装大呢,就你这样的身无分文的,若不和图书是看在我们警方的面子,你早就被医院轰出去了!”
用领导的话来说,节约不仅没好处,而且还吃亏!就因为这个,才导致很多地方部门都会搞突击花钱,有些时候老百姓看到当地某部门组织的什么放烟花让市民观赏的活动啊,极有可能就是玩儿突击花钱呢。
“听到没有,这可不是我们不人道,不是我们不给犯人治疗,是医院方面说你没有住院的必要了。”小警员道:“既然没必要,就别浪费国家资源了。”
花掉的钱可以转化为光鲜的GDP和显赫的政绩,而省下来的钱,除了上缴没有别的用处,突击花钱在某种意义上就成了一项“重要的任务”。
有个住院的生意人看到后,甚至高呼自己回去之后要放个万响的鞭炮和百发的烟花弹。
“我也没有兴趣。”
哪一种用途才更有意义,没读过书的傻叉都能看的出来,难道那些管着财政的领导批准的时候就没考虑过?
“她不能代表什么,但我能。”小警员道:“我看你这生龙活虎的,也真应该出院了。”
“我们可不担心这个,也没心情兴趣和你在医院里废话了,影响人家医院名誉。现在就带你回去,如果你在车上哪里不舒服了,放心,我们肯定不会让你死,我们有电棍,一定帮你舒服舒服。和_图_书
小警员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几个同事:“他说要告诉我们,我可没兴趣知道,你们谁有兴趣?”
没有人会怜惜他,尤其是想到那些悲惨的乞丐是被他给弄残的时候,但凡是个人也想把他给弄残,让他尝尝那种滋味。
张汕骉身上受伤的地方是真疼啊,疼的他直咧嘴求饶,但他们才不管他是不是真疼:“装什么装啊,别搞得自己多委屈似的!闭嘴。”
牺牲大量普通人所需要的空气质量满足极小部分的人过“眼瘾”,真不知道这烟花节是那个该死的王八蛋提出来的,也真不知道是哪个没脑子的领导通过的。
以前政府的财政收入不高,不会产生太大金额的结余,老百姓对此也没有很深刻的体会。
但华夏老百姓可不一样啊,华夏有多少老百姓需要挤公交,骑电动车,等等等……就这空气质量,最终影响的还是这些人。而这些人也没资格去看那什么漂亮的烟花啊。
这一路上都留下了张汕骉杀猪般的嚎叫,看到的人无不拍手叫好,谁都赞扬政府总算是除掉了当地的第一大祸害!
只可惜这些警察同志不是流氓,做不出来那种事情,若不然早给他胳膊再扭断两节了。
别怪老百姓们会胡乱猜想,因为这些钱是不是“纳税人”的钱,真是很多人都在琢磨的问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