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五季 龙舞天下

第086章 被时代淘汰的出租车

当然,这里说的都是那种伤害无辜人的变态,对于那些被什么贪官恶霸逼急了才起杀意,并且杀的只是贪官恶霸的,还是应该可以豁免的。
“我不会让你免费帮我的,但是……但是我身上没有你们华夏的钱,我只有韩元可以吗?”韩妍儿道。
“出租车为什么罢工呀?”韩妍儿疑惑道。
“三天了?那岂不是影响非常大啊!整个城市岂不是会陷入瘫痪之中?”韩妍儿惊讶道。
韩妍儿有些惊讶,但对于一个陌生人的邀请,她心理其实是拒绝的,毕竟华夏在她的印象里可不是一个“国泰安康”的地方,她担心司机的别有用心。
当为人民服务被垄断,服务就成了权力而不是义务。
估计在他们的预期里,没有他们辛苦地为人民群众服务,青岛人民将会寸步难行。
但这也怪不得谁,选择任何一个行业之前若是不了解这个行业的时代就盲目一头瞎的往里扑,肯定是要承受代价的。
就好像曾几何时的黑网吧每天都如火如荼的,可谓是门“机”若市,高“虫”满座,而如今出门上网的人却越来越少了,电脑普及,网络普及,时代发展就意味着一个超级行业的坠落。
而且社会压力越大,变态也就越多,各种突然变态的hetushu.com伤害无辜者的新闻也越来越多。
车里的年轻人见韩妍儿有些担心,便微微一笑道:“你放心,我不是坏人,不信你可以查一查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或者你拍下我车牌照给家里人发过去,都没问题的。”
车内的年轻人一怔:“哟,没想到你还是个思密达呢,不过琴岛的思密达说中文都没有你好,你中文老师是东北的,后音儿里有点‘大碴子’的味道呢。”
没错,当年出租车一片形势大好的时候,所有人都赚钱的时候,人们出门打不上车而着急抢出租车的时候,出租车司机的确傲娇的很,甚至有“选择乘客”的权利!
韩妍儿不懂是叫东北大碴子味,只是关心自己能否用韩元坐车:“我可以付给你韩元吗?”
大革命已经来了,旧制度终将瓦解。
韩妍儿马上掏出随身钱包里的五万面额的韩元,先递给了车内的雷锋同志。
这完全就是一种拦路打劫啊,为了维护终将失去的独家为人民服务的权力,有些人已经出尽了丑态。
“美女,去哪啊,我送你。”车里一个年轻小伙儿道:“这几天在路边打不到车的,出租车罢工停运了。”
其实这代表了一个时代的改变。
好在,韩妍儿没等到www.hetushu•com出租车,却等来了一个私家车。
反正任何事情都有矛盾,相信早晚可以找到一个平衡点。
这样的君王自大,愚蠢,昏聩,他自以为没有他就没有人民的幸福生活。他觉得自己很重要,说是以为人民服务为己任,但常常会表现出野蛮和粗鲁,因为他垄断了为人民服务的资格。
当然,出租车司机也真的是挺悲情的,曾经觉得自己是人民生活重要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今突然发现自己离开了之后,还被盼着再也别回来。
曾经出租车是人们生活中重要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今突然没了,发现其实并不重要了。
其实杜绝这一切有个非常简单的办法,恢复曾经的那些毫无人道可言的残忍酷刑呗。别说什么文明社会,要有人道主义之类的话,那些生活在文明社会不干文明事儿,做的是残忍事情的人还有什么资格谈人道?谈人权?那都不是人。
这个时候韩妍儿也恍然想起来,自从她来到华夏之后,似乎就没有看到过任何一辆出租车呀,这可是相当意外的一件事情。
这种状态下的韩妍儿可以说完全失去了理智,她几乎是用疯狂的速度冲出了房间。刚才犯瘾时痛苦而出的一身冷汗被寒风http://m•hetushu.com那么一吹,她的呼吸马上就变得有些堵塞了。
“我想去你们这地方最乱的夜场。”韩妍儿道:“你知道吗?”
韩妍儿的中文并不是特别好,但是也大概看的明白这几个简单的字。
但即便如此,韩妍儿依然冲到路边想打车,可是却一辆出租车都没有看到,这让她感觉特别的意外。
传统出租车体制的落后,已经尽人皆知了。
出租车也是一样,现在的华夏城非偏远城市里,以至于是乡镇里,几乎已经是每个家庭都有车了,即便是出门在外没车,随便晃一晃手机就能约到快车,约到专车,出租车越来越没饭吃,这就跟当年网吧时代落幕是一个道理。
私家车的后面贴了一行字:雷锋专车,免费!招手即停,地址罢工!
如今会落的今天这个地步,也只能怪那部分人自己作死,把自己这个行业给毁掉了。
就像一个君王,觉得没有自己,国将不国,人民将陷于苦难。可事实上,人民早已经忍耐他很久了,他却不自知。
“你若是个思密达,那我肯定收钱,我雷锋专车只服务华夏老百姓。”车内年轻人道:“韩元也没事儿,我查查汇率,该多少算多少。”
他们的罢工其实不是给政府看的,他们是要给人民群众点颜和-图-书色看看,让人民群众意识到他们这个行业的重要性。可事实是,他们罢工了几天,琴岛的人民群众不仅没受到什么影响,甚至幸福指数似乎还提高了。
“当然,我是免费服务。”车内的年轻人道。
这个时候若是“误入歧途”选错行的肯定是要哭了。
这还真不怪韩妍儿的担心,这年头社会上总是会有变态存在。
而出现的雷锋专车,也在某种程度上最高的对比了“素质”高低的问题。
这时候韩妍儿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她身上还真没有人民币!
多少人骂过出租车服务态度不好?拒载绕道乱收费?
只可惜法律这东西就是太铁面。
不管打着多么高尚的口号,不管用多么暴力的手段,去维护一个落后体制,都是不明智的而且终将会失败的。
“瘫痪?当然没有啊,更顺畅了啊,短短的几小时内,琴岛的道路拥堵情况较往日同时段相比明显减缓,什么争道抢行,变道急停等违章行为也直线下降。”车里的年轻人道:“这绝对是我琴岛这些的哥的姐对城市交通的巨大贡献呀。”
有一个比喻说的很恰当。
“那……那我去什么地方你都可以送我去吗?”韩妍儿道。
租出车司机所要捍卫的,不过就是“具有出租车司机特色”的唯一性的服m.hetushu•com务权。他们以为没有他们为人民服务,人民将会寸步难行,但事实并不如此。
为了维护这个落后的体制,居然有人采用了暴力的手段。就单说这琴岛,有没参与罢工的出租车司机遭到参与罢工者的威胁。甚至有的城市里,出租车司机上街玩儿“钓鱼”,拦截甚至殴打跑网约专车的司机。
什么时候法律这东西也能多一点变通的话就完美了,但只怕法律这东西一旦能变通,就会变成有钱人玩弄于鼓掌的玩物。
韩妍儿也忍不住笑了,这还真有意思,这肯定是出租车罢工的组织者们始料未及的吧?
“哟,你还真是口味重啊,人家一般人都找最不乱的,你找最乱的。”年轻人愣了一下:“想加入我们华夏黑社会啊?”
年轻人接过钱,算了算,合着不到三百,两百九十多块呢,只要不出琴岛,去哪都够油钱:“上车吧!说去哪儿。”
“互联网约车对于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冲击太大了,所以出租车司机不愿意了。”车里的年轻人道:“说是要罢工五天给政府施压,现在已经三天了。”
“美女,你若是不相信我,那我也没办法,我先走了,拜拜!”车内的年轻人摆摆手:“还有人需要我呢,我是肯定要抵制罢工的,这种极端手段必须得到反对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