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五季 龙舞天下

第096章 一时与一生

当然,不只是警方的人,整个社会上或许更多,说有百分之五十的人会对权贵阿谀献媚不过分吧?
但在现如今的环境下,无论是面对弱势群体,还是面对富贵群体,警察的确都挺难做人的。
阿谀奉承的家伙认为只要会这一招,那就是会做人,殊不知,会这些才是没有学会做人……
因为就在两个月之前,发生了一件挺严重的事情,虽然不是在琴岛发生的,但却足以让同一个警种的涂哥心中不痛快了。
尤其是这个金钱至上的年代。
“我承认我是什么都没有,但我还是幸运。”小刘道:“或许那些有背景,有家底,有人脉的人的确是可以调去一个轻松的工作岗位,但他们却没有办法受到涂哥的影响了。”
在如今这个复杂多变的社会环境下,做警察可真不容易,无论是任何一个警种都不容易,作为一个执法人员,很多时候需要比普通人承担更大的压力。
阿谀献媚的人骨子里就有奴才心……
甚至有些缉毒者利用自己的特除身份而去帮助犯罪分子,这才是队伍中会出现的最可怕的事情,这种事情会给整个行业里的同志造成极其强大的心理影响。
陈巍知道涂哥心里不痛快。
是一个其他城市里负责和-图-书缉毒侦查的队长,在侦查过程中被犯罪分子袭击,颈部遭遇刀刺,最终因为伤势过重,抢救无效而亡。这个消息让缉毒警们都很痛心,因为他们做这个工作,都是有很严格的保密性的,毒贩几乎是没有什么渠道能辨别出他们的身份。
或许有人不承认这是一个金钱至上的年代,可生活在处处无不体现这一点。全国各地每天都会上演的同学聚会上便可以看得出来,一个开着几百万豪车的,和一个开着五万元国产小车的,都是同学,都在一个酒桌上,受欢迎的一定是开着几百万豪车的。
如果警察自视法律法规为儿戏,阳奉阴违,随意违反,不仅是对法律法规的亵渎和对自己职业的讽刺,更会对社会公众和对法律法规的敬畏信仰产生消极作用。
“你真不羡慕?”涂哥不相信道。
小刘使劲儿的点点头:“多亏了陈局和涂哥在,若是我自己,他抡起扳手的时候我就直接上去和他干一架了!”
“你哪里来的自信啊?”涂哥一脸无语:“少自我安慰了,真没人羡慕你。”
如果他们连身边的人都不能够相信的话,那还能去相信谁?
“人家的领导一样可以影响他们。”涂哥依然自嘲和-图-书着:“而且我保证,和你同一年进单位的,其他部门的人肯定比你提得快,你跟着……呵呵,哥都觉得对不起你,真没能帮你什么。”
“他们或许在短时间内收益了,可我不羡慕。”小刘摇摇头。
并不是大领导有这种需要,或许大领导人家还清廉的很,但是下面的人就不行了,总会有一些对权贵阿谀献媚的家伙。
但当时那犯罪分子第一时间发现他,就直接下死手了,这说明对方有防备,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份。
当这些人一旦为了利益踏上不归路的时候,这个原本就高位的行业就变得更加危险了。
就说某高速路段面临省里的大领导来检查,路段当地市里的人就开始忙了,准备的那叫一个周全啊,因为担心高速路上领导需要方便,甚至不惜花大价钱带上“流动卫生间”,这玩意儿租一天可是要好几千啊!
奴才不灭,人类就永远无法进步啊。
涂哥却自嘲的笑了笑:“跟了我是你小子倒霉……你还没明白啊?咱这个出力不讨好的工作没人愿意来,你会分给我,那是因为你没背景,没家底,没人脉,哈哈哈,这都能被你说成幸运,你小子心可真大。”
绝对不会有人去管这几百万m.hetushu•com豪车的车主是如何发财的,即便是通过某种非常手段,即便是做了某些不光彩的事情,即便是他自己对自己的财富都支支吾吾,遮遮掩掩,也不会阻止同学们对他的热情。
想到被砸坏的汽车大灯,小刘忍不住唾骂一声:“狗日玩意,真他妈缺德!”
“小刘,做我们这一行,很多时候都是小不忍则乱大谋,隐忍是我们这一行这辈子首先要学会的一堂课。”涂哥也开口了。
涂哥笑着摇了摇头:“陈局,这可就给我戴高帽子了。做警察和做人一样,学会如何做人,自然会成为一个好警察。咱们的警察队伍里的确也有败类,但那些家伙在警校其实学了如何做一个好警察,只可惜没有学会做人,才会自甘堕落。”
曾经太弯岛就有出现过这种事情,查获的毒品犯罪集团的主脑居然是某市警局缉毒小队的队长,此人居然结伙了几个离职警官和在职的警察组织了一个“毒警集团”!若不是其中一个人因为和这个队长一起就医的时候离奇地“一针毙命”,还真不会因为有嫌疑而被收押禁见查出来呢。
而开五万元国产小车的,有可能是个廉洁的社会重要的工作者,他的人格再高尚,也一样不会成为大家关和*图*书注的中心。
这就导致了好多好多的人被金钱所诱惑,为了金钱而做出一些令人发指的事情。
人是一种很特殊的动物,如果意志力不够强大的话,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很难保证自己不受到金钱的诱惑。
面对弱势群体,有些时候虽然同情,但是法律无情,必须要做的时候,就有可能被误以为是人无情而被舆论攻击。而面对富贵群体也挺难做的,很多人都没能做到“法不阿贵”!
陈巍忍不住鼓起掌,大声喝彩:“好!说得好!!!”
法律的轨道若连自己跑偏了,那就不配了。
“是!陈局。”小刘也认真道:“我一定会跟着涂哥好好学着如何做一个合格的警察。”
当年华夏刚刚在党的带领下打下天下的时候,哪有这么多阿谀献媚的人?因为做这种事情都是封建社会奴才对主子做的!华夏解放了,人民翻身做主人了!没有什么主子和奴才了,又何谈阿谀羡慕?
这就意味着有一种可能,就是队伍里出了叛徒。
法律和执法者在富贵面前不应该阿谀献媚!对执法者而言,无论是如何的一个权贵,都要去平视他们,一颗平常心,不亢不卑,不阿不奉!
小刘点了点头:“真不羡慕,我反而觉得他们会羡慕我。”
所以他才会和-图-书说,做警察不需要学,学会做人自然就学会了做一个好警察。
涂哥听到小刘这话,当场就愣住了。
“我觉得我很幸运,刚到工作岗位上就能和涂哥走在一起。”小刘这番话是认真的,完全没有拍马屁的意思,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能做到这一点的,少之又少,至少陈巍自己就有这个深切的感触,在琴岛,在他领导的这些所有人中,能有这种平常心的人恐怕连百分之三十都不到吧。多数人对于权贵已经形成了习惯性的阿谀献媚。
“你还年轻,慢慢学,很多事情都急不得。”陈巍道:“重要的是你有了一个好老师,他会教会你如何做警察。”
因为大家关注的并不是人,而是钱。
骨子里的东西若是不能改变,人就无法改变,骨子里人们都会对权贵阿谀献媚,所以才把这当成了会做人的一种表现,殊不知这种意识真的是一种思想上的退步啊!
涂哥心里必然也会因为这种事情郁闷。
“姜还是老的辣。”陈巍笑了笑,对小刘说:“以后多跟你们涂组长学习啊!”
“不。”小刘依然肯定:“他们短时间内收益了,可我这一辈子都收益了,所以我才说只会是他们羡慕我,绝对不会轮到我去羡慕他们,他们真没有什么值得我去羡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