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五季 龙舞天下

第098章 无眠夜

其实治这种人最简单了,律师为了保人不是竭尽所能的去证明这种发病是没有征兆的吗,不是说要从科学上证明被治好了,再不会突然发病,几乎是不可能的吗?
而且希望孩子考公职的父母想法很简单,就是因为这样可以让孩子轻轻松松的生活一辈子也饿不死了。
大家不希望经历风雨了。
当陈巍情绪起来的时候,直接把涂哥和小刘的情绪都带动了,他们真的太喜欢这种感觉了!激情澎湃啊!
这一晚上陈巍没有睡着觉,他失眠了,他考虑了好多好多。
还有就是如此认真负责任的工作者居然在工作上并不顺利,因为太多人觉得这样认真负责的工作才是神经病,工作能混一天就混一天……多少人是抱着这辈子可以轻松混日子才考的公职?
那就应该送去精神病院,慢慢接受治疗啊,鬼知道这种人会不会明天就“犯病”把律师的老婆给干了呢?
有正义感的人越多,罪恶才越少。
这么累,归根结底就是希望以后能够轻松。现在太多太多的年轻人都缺少一种拼劲儿了,社会环境影响,谁都不希望过苦日子,谁都想过的舒舒服服。
涂哥哈哈一笑,的确,他不仅没有感到不舒服,反而还觉得特别舒服!他www•hetushu.com就喜欢这种对胃口的领导。
就好像哪个什么“间歇性精神病”一样的玩意儿,连精神医学都没有的概念,硬是被某些没有原则的执法者给编造了出来,最终成了一种法律概念!
那些平日里耀武扬威的混蛋们是不是都应该好好的窝着了?
听到小刘激情澎湃啊,他觉得年轻人就需要这种话来鼓励。
陈巍不只是为了自己而憋屈,而是为了所有跟他一样的人都感觉到憋屈!什么时候能有一个更合理的办法,若是有什么办法能选出一群铁面无私的人全国上下去巡查,可以有“先斩后奏”的权利该多好啊!
“我还就敢正大光明的告诉那些混蛋玩意儿,愿意在我手底下做事情就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给我做事情,不愿意的就给我滚蛋!华夏那么多人,我就不相信正直的人凑不出整个警界!”陈巍说的都是心里话。
这是他最大的力量去做了。
轻轻松松……
间歇性精神病照样可以开着宝马车在大街上耀武扬威,照样是每天潇潇洒洒的,小日子比谁都舒坦吧?
这个世界需要好人,真的需要好人。
第二是因为这群犯罪分子实在太可恶了,居然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做出和图书这些事情来。无奈警察做事情必须要拿出证据来,所以他还要忍受他们的逍遥法外!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陈巍道:“很简单,因为你也是个有原则的人,所以你不会觉得我的规定或者什么让你感觉不舒服,你适应我的一切节奏。”
只可惜这种幻想根本就不现实啊,是不可能存在的啊,陈巍心中也无奈没有什么好办法能解决这种头疼的问题,所以他这件事情上也是非常的郁闷。
真的是应该好好窝着了,鬼怕恶人,但恶人也怕死!
这种最后如何了?虽然一时哗然,但是最终也就不了了之了,这几年以来人们也就淡忘了……
谁还敢欺男霸女,谁还敢横行霸世?
涂哥点了点头。
其实这话陈巍即便是不听,也能知道一些人对他的看法。很多人都觉得他的要求过于死板,可是对于陈巍而言,规矩就是规矩!绝对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
佐媚烟一听,这个是对天娱集团未来影视制作有至关重要作用的,她当然必须去见!
涂哥对此竟然完全无话反驳,除了佩服就是佩服!
陈巍觉得这样就足够了。
一想到那些人的嘴脸,陈巍就觉得浑身上下都恶心。
间歇你MLGB。
尤其是父母已经和_图_书过的舒舒服服的人,更是会有这种想法。
另外两个没有入眠的就是徐云和佐媚烟了,原本佐媚烟都计划好了明天要去的地方,但是半夜巫山云雨之后却接到一个电话,是之前联系过的一个特技制作团队突然要到访燕京,所以问佐媚烟是否有时间去见一下。
尤其是他的身份,他的职位,他的社会责任!
“陈局,你真应该给我们年轻人开个讲座!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警校!”小刘情绪亢奋了。
陈巍哎的叹息了一声,他只是他自己,他只是一个人,他没有那么多的力量去改变什么,他能做的就只有做好自己,用自己的影响去影响身边的人,让更多的人可以受到他的影响。
可是陈巍自己心里会不舒服啊,毕竟他是真不想给徐云的公司造成任何影响,不希望徐云公司里的艺人出问题。
其实今天晚上和陈巍一样不能入眠的还有涂组长和小刘,他们都有些兴奋,有些激动。
第三就是因为涂组长和小刘了,在如今这个年头,他们这样子的人已经变得越来越少,陈巍实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让他们这类好人越来越少!
所以陈巍就最痛恨这种事情,没有原则的人是他最无法接受的人,为了利益什么乱七八糟和_图_书的借口都能瞎编。
“我不管其他人如何说我,只要是我认为对的事情,我就会那么做。”陈巍道:“我的原则或许会让很多人感觉不舒服,但是我就是要告诉那些人,如果他们太舒服了,不舒服的就是老百姓了!”
“不适应的人,是没有原则的人。”陈巍道:“我原本就看不起这些人,凭什么还要顾及他们的感受?他们不爽就不爽去!我才懒得理会他们的感受呢!有本事他们就干到比我还高的位置弄我啊!”
所以徐云和佐媚烟根本就没睡着,订了凌晨最早的机票,因为时间仓促,又连夜在一些二十四小时商店里随便买了点小小的特产,看时间不够了就直接赶往了机场准备值机。
就这一个观点,就彻底毁掉了一批人!为了日后的轻松,多少人考试之前奋笔疾书,那学习状态比大学时候还厉害呢。
“是!”涂哥和小刘纷纷应声。
有多少人想对冒出这个词儿的律师脸上喷一泡尿的?全国上下有一个算一个,除了那个间歇性精神病一家没这个想法,其他人恐怕是都有。
执法者就是执法者!如果执法者没有了原则,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就都会变出来的,无中生有的玩意儿也会出现!
“你说的真没错,没学到你的优点,拍和*图*书马屁学的挺多呢。哈哈哈哈!”陈巍对涂组长大笑几声:“走吧,送我回去,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以后工作也要注意休息,我希望你们工作一切顺利的同时,身体也能健康。”
第一是因为徐云公司的人有可能染上了那种东西,虽然他知道他做任何调查,哪怕是直接去天娱集团抓人,徐云都不会怪他给天娱集团造成什么影响。
只可惜,这跟他的原则是冲突的,他只能遵守自己的原则,而不是违背原则做任何事情。
这种事情是最让陈巍心中憋屈的了,其他的都还好忍耐,但这事情他实在是忍不了啊。作为一个执法者在这种时候是最无奈的了,而且他相信这种无奈在全国上下每天都会发生。
这种事情只有考的人才知道!
陈巍这个年纪已经是过来人,他也知道现在大家都希望孩子去考公职,尤其是北方。
只要不能证明病好了,那就一直在精神病院里面关着!出来那不是祸害别人吗!
……
反正律师都证明了“不可能从科学上证明被治好而不会在发病”,那这事儿就要这么办!
如果真的有这种铁面无私的队伍存在的话,这个社会会安定多少?
甚至是每个地方都有他这种无奈的人!
“我相信,你就不会感觉到不舒服。”陈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