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五季 龙舞天下

第107章 唯一证明的机会

徐云恶心和痛恨这类人,可却没有办法永远的杜绝这类人,如何把这类人斩尽杀绝,或许是他这辈子都要考虑的一个问题了吧。
所以他对这害人的东西有多么痛恨,不言而喻了。
韩妍儿做了一个深呼吸:“如果我这次完成配合,并且戒掉我的这个恶习,我还有没有机会……有没有机会在天娱集团做一个……”
韩妍儿浑身上下直冒冷汗。
所以徐云干脆就直接决绝,没有必要因为要利用韩妍儿而给她一个他不可能做到的保证。
韩妍儿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但是她没有因为徐云的话而彻底放弃希望,她反而有了一种动力,戒一年不行她就五年,五年不行她就十年,哪怕她这一辈子都住在戒毒所,她也要住下去!
这个小伙子的父亲当时一边着急送人去医院急救,一边还要应付公检法,让他免予起诉……这些都是徐云亲眼所见。
说完,徐云就发动汽车掉头准备返回酒店。
而当时,这个小伙子哭着说他不是人,痛定思痛,毫不犹豫的去了戒毒所!之后的一年中,他都在戒毒所度过的,戒了一年,在很多人看来应该是可以解决问题了。
“韩妍儿,你的遭遇我很同情,宋在龙会用这种东西控制你,我也很愤怒。”徐云道:“像你这样的www.hetushu.com女孩,在华夏也不少见。在华夏也有很多没有人性的混蛋,仗着势力和金钱做一些混蛋的事情,他们厌倦了夜场里一勾就有的女人,开始喜欢小女孩,让手下一些长得还不错的马仔小弟去中学给他找长得漂亮的女学生。”
韩妍儿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这个她真的不敢说出保证的话来。
但说实话,这一步棋是很险的。
反正她的钱够了,她就是想要得到徐云的肯定,让徐云知道她可以做到,她宁愿在戒毒所生活一辈子!
“徐总,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韩妍儿道。
不少富贵之人,即便是在戒毒所出来,也会作为隐秘的爱好偷偷进行,而在公众面前继续过体面生活。
可是结果呢……她戒毒之后还是因为过度抽食而死在了自己的床上……被人发现的时候,可怜的孩子正坐在她的尸体上哭闹,想向从前一样弄醒母亲。
瘾君子会采取各种方式,使用一切具有依赖性潜力的物质满足自己,这种和一切承诺都无关,滥用者一旦产生了依赖的状态,就会迫使他们无止境地追求使用……
韩妍儿的心情此刻已经跌落到了谷底之中。
“没有。”徐云回答的很干脆。
对此戒毒所里的人或许更有http://m.hetushu.com发言权,不少戒毒所里的人都说,不管当时心多诚,立什么样的誓,对自己下多大的死手,彻底戒毒成功的一个也没有。
韩妍儿知道,徐云说的这类女孩跟自己差不多,只不过自己没那么凄惨。
韩妍儿愣住了,她坐在车内半天都没有说话,因为徐云的回答太过于坚决了,这让韩妍儿完全没有看到希望。
“有人说,现在这个世界,不只是黑夜让人觉得恐怖,即便是白天,也会让人心慌。”徐云道:“因为有些豪车里面,名贵的西装之中,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只只鬼蜮。”
这种不自信的感觉她自己很清楚,别说是一片麻古放在自己面前,即便是什么都没有,她能坚持和熬下来的可能性都不敢保证百分之百!
财富,尊严,瘾君子的存活期,这是存在换算的,如果是资金充裕,而且还有人照料,瘾君子肯定是可以一直嗨下去,有不少人是靠着交替品种和间歇性戒断保持快感。
“这些马仔小弟为了钱就去学校找女学生,用一两个月的时间去谈恋爱,然后开始哄骗女孩接触这类东西,从药丸开始一直到粉面……当女孩接触到不可接触的白面或者麻古之类的药物之后,就可以领给那些没有人性的大哥。”徐云道:和_图_书“这些混蛋喜欢玩儿新鲜的,一般玩儿个半年左右就扔掉了……而这些女孩的命运,也会直接跌落地狱。”
徐云这样做真的是够“狠”!够“毒”!
听说这事情的时候,徐云的心就好像是被人用满是荆棘的边条狠狠的抽打了一下,那种痛是许久无法治愈的,即便是现在,徐云一想起来还是会感觉火辣的疼痛。
韩妍儿愣住了。
这种人在国外很常见的。
“如果连这一关你都过不了,我是没有办法相信你的配合。”徐云淡淡道,他知道,自己现在也是赌,赌韩妍儿可以赢,赌她的意志力可以熬过去。
徐云点点头:“那你把药片收好,我送你回去。你自己的人生和未来,你自己慢慢考虑……”
她真的是没有想到徐云会把话说的那么绝,那么死,一点余地都没有。
“不是我不相信,我希望你可以做一件让我能够相信你的事情。”徐云把这片麻古递给韩妍儿:“如果明天这个时候我去找你,这片药还在,我就选择相信你。”
“你问。”徐云点点头。
可是后来徐云又在一次任务中无意碰见了他,原本帅气的小伙子已经牙全掉光了,佝偻得像个被火烧过的蚂蚁,就是那种马上会死的人才有的面相。
“我……一定会抓住这次机会的。”韩妍hetushu.com儿终于咬牙说出了这句狠话!
“我只是不想给你一个毫无意义的承诺。”徐云道:“或许这个答案你无法接受,但这就是我能给你的答案。”
徐云曾经还在部队的时候,参与一个任务的时候,认识了一个高瘦帅气的小伙子,他就是那种毒瘾发作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他因为毒瘾给家里要钱要不出来,直接用菜刀剁掉了他母亲的一只手!
这或许是韩妍儿这些年来做出的最简单的一个决定!这是唯一一个她说完之后,心中都有些犹豫不确定自己究竟能否做到的决定。
可一旦马死黄金尽,流落到穷困的成瘾者圈子里,大概一两年内就消声觅迹了,搞不好就尸骨无存了。
“你比那些女孩还算幸运,因为你若能控制住自己,还能有一个不错的人生。”徐云道:“而那些女孩,却再也没有了自己的人生……做小姐……或许是她们最‘好’的职业了。”
复杂的社会中,这个染缸之中,多少人因为混蛋和恶魔,一个不小心就跌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他说他这辈子,唯一的骄傲就是教会了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女孩陪着他一起抽白面,跟他一起住在一个破旧不堪无人问津的危房之中。
这种现象在这个社会存在太多太多了。
一旦犯毒瘾,往往是六亲不认的和_图_书
不只是高丽,也不只是华夏,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角落,似乎都有鬼蜮的存在!
虽然这种时候他应该给与韩妍儿希望,可是徐云不会说空话,所以他不会说那种毫无意义的保证。
“好,这是你自己的决定,我希望你能够坚持下来。”徐云道:“不过我现在还在担心一件事情,你的毒瘾什么时候会发作,当你发作毒瘾的时候,你还能有这份决心吗?”
那次事件是徐云最不愿意回想起来的,后来他听说,那小子死了,而那个女孩居然给他生了一个孩子,而他死了之后,女孩发誓要戒毒,要用自己的余生弥补和偿还自己可怜的孩子。
宋在龙那种人,就是徐云说的这种鬼蜮!
对于韩妍儿来说,徐云可以相信她一时的毅力,可以相信她戒毒的毅力和决心,但是他绝对不会相信她对自己一生一世的保证,因为徐云见了太多这种保证,没有任何一个是有效的。
这事情虽然过去有几年了,但徐云现在想起来仍然浑身都是鸡皮疙瘩。
“说真的,我特别痛恨染了这种东西的人。”徐云摇摇头:“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机会在你手里,明天如果我能看到这片麻古,我愿意相信你一次。但若明天看不到这片麻古,我希望我们就不要再见面了。”